東京觀察/安倍政權在「令和」後立即「和諧」豬隊友意欲何為?

2019-04-21
胡煒權
日本國立一橋大學博士
 
AAA

abe1.jpg

自日本政府於4月1日宣布新天皇德仁的元號後,不少媒體已經從多角度去解讀這次首次使用《萬葉集》作為新元號的出典根據,筆者也曾就此事,主張無需過份地「上綱上線」,過度解讀。

大家不要忘記,這次天皇換人是自明治維新以來首次,也迫使安倍政權以追加特別法的方式,予以追認。換言之,這次天皇讓位本來就屬於異例,在這異例下採用新方式來制定元號,也是順水推舟,「剛剛好」而已。

無論如何,新元號已經塵埃落定,而在「令和」公布後,日本隨即掀起了一股「令和熱」,由「令和」的出處《萬葉集》相關的書籍大賣,到各種炒作「令和」的商品促銷,再到媒體大量走訪各地姓「令和」或者名字叫「令和」的國民,從這些表面來看,彷彿日本人陷入了「令和」熱潮之中。

但是,筆者在4月2日開始留意日本雅虎等主流網站的熱門搜尋關鍵字排行榜,兩周過去後,均未發現「令和」成為網民熱搜的關鍵字。反而,日本職棒、櫻花開花等消息、新聞在同一周裡均凌駕於「令和」,可見在媒體炒作背後,日本人其實沒那麽的熱情期待。

在公布新元號之後,接下來的熱門話題當數安倍連續「揮刀」,辭退了兩名問題多多,失言多於做實事的大臣。

筆者較為關心的是,日本政府在新元號出台後接連開鍘,更替大臣的意義。從結論上來說,有兩重意義,其一,這一連串的舉動都是安倍政權為了借這次新時代到來之際,重新向國民宣傳政權,為今年底的大選,延續執政自民黨的「一強獨大」的政局。

首先,其中一名被辭退的奧運事務大臣櫻田義孝在這兩年的失言、失態早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實,而安倍在兩年內多次在在反對政黨的猛批下,依然力挺保其官位。可是,就在令和年號宣布後不足兩周,安倍態度一轉,二話不說的將櫻田拉下台。

另一名被「秒殺」的國土交通副大臣塚田一郎則因為公言向反對派稱自己辦事要揣摩上意,自招麻煩,兩天後便丟掉烏紗。兩次神速處置都一反近年來安倍政權對豬隊友「戒急用忍」的作風。反而突然的大義滅親難免使人認為是希望利用宣布新元號的時機,趕快處置豬隊友,將內閣的傷害減到最低。

當然,如果說這個突然果斷只是為了避免新天皇登基後,內閣立即出現尷尬,間接讓新天皇沒面子,於是早早處置櫻田等人。這不過是其一的考量,更重要而且更根本的動機就是為了4月至7月的地方選舉和參議院選舉鋪頭造勢。

雖然在野黨派早已不足為懼,而自民黨內也還沒出現足以動搖安倍地位的黑馬,但是政界一直盛傳安倍想破例第三次連任首相,致使黨內外的反對人士多次在安倍出現各種醜聞時,內外夾擊,力阻其聲望上升。加上自第二次上台以來,各種政策、措施「雷聲大雨點小」,甚至多次出現「甩漏」,結果變成安倍自吹自擂,民間感受不到的尷尬局面,這些都使安倍政權的民望度處於停滯不前。

對於安倍來說,要成功「冧莊」,除了希望反對派繼續分裂內鬥外,還是需要繼續製造強勢領導,推陳出新的政治形象。

當然,自從天皇明仁在兩年多前宣布讓位後,政界和日媒都得到消息指,本被天皇「偷襲」的安倍陣營已經計劃將計就計,借助天皇換人的機會,為自民黨和自己製造有利形勢。包括盛傳內閣決定將天皇明仁的讓位和德仁登基的時間安排在地方選舉前夕,還有不顧強硬保守派的要求,以方便民生為名,將新元號提早在新皇登基前一個月公告天下,提早催生「新時代」氣氛。

究竟安倍想借助新天皇即位,來穩固政治生命和自身地位的算盤能否打響,除了看兩場選舉國民是否接受安倍籌謀兩年多的宣傳戰外,還要寄望新天皇即位後,政權能持續為日本帶來有利好消息,同時還要減少提携豬隊友上台,自找麻煩。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九州自古以來就非常盛行劍道,日本劍道最高級別的「全日本劍道錦標賽」,在過去的10次比賽中,九州出身的選手竟然8次獲得了冠軍。宮崎也有很多擊劍場,同時也是製作擊劍道具的中心地。

    黃匯傑  2019-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