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畫傳情 當杜國威不只是編劇…

2019-04-26
 
AAA

1.jpg

著名編劇杜國威一生與筆結下不解緣,前半生用筆寫出無數個撼動人心的劇本;近年他執起放低了50多年的畫筆,畫出一幅又一幅的畫作,更加舉辦畫展。杜Sir坦言重拾畫筆令他找回自我,感覺人都較以前年輕。回望過去35年輝煌的編劇生涯,杜Sir調皮地唱起徐小鳳名曲《隨想曲》的一句「名利我可以輕放手」,當杜Sir不是編劇仍會發現他的愉悅及知命。

1.jpg

《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劇照。(資料圖片)

10.jpg

《我和春天有個約會》用上意會方式畫出牡丹及蝴蝶。

 當《我和春天有個約會》變成畫作…

中央圖書館為杜Sir舉辦作品展的主題為「筆畫傳情」,展期至6月30日,分兩期更換不同展品。而作品展中的畫作,亦有大家耳熟能詳的戲劇主題。如《我和春天有個約會》用上意會方式畫出牡丹及蝴蝶,至於《榕樹下》則以嬉笑怒罵的方法,畫出廟街賣唱的生活情況。還有《地久天長》、《刀馬旦》、《聊齋新誌》及《誰遺香茶挽夢回》等等。

11.jpg

作品展有多幅杜Sir年輕時畫的不同花卉的作品。

WhatsApp Image 2019-03-27 at 21.20.55.jpg

WhatsApp Image 2019-03-27 at 21.20.02.jpg

杜Sir指中國畫除了強調畫,亦要留意書法。

杜Sir十分滿意展覽的主題。的確,杜Sir過去筆下的劇本正正繫於一個「情」字。劇本多講述好人如何刻服逆境困難,改變人生。這更成為不少人心目中杜國威劇作的印象。「我一生追求的便是愛的感覺,不是狹窄,只談兩個人之間的感覺。而是我喜歡一個你關心人,又被人關心的感覺。」但杜Sir卻說自己非一個快活人,電影劇本試過被要求大幅刪改,又試過被人家奚落,「我心中有很多不開心的事,但我報復的心理 少過寬恕的心理。」

7.jpg

杜Sir談起畫作都特別雀躍。他又感激中央圖書館為作品展提供場地,同時精心擺放陳設。

當執起畫筆 重遇相隔50年的緣份

同樣是手持一支筆,作畫與編劇。杜Sir毫不猶豫笑言作畫自在,編劇卻比較辛苦。苦,在於編劇工作要顧及太多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你要喜歡『人』才可以寫人物,即使那個人是多麼討厭都好,你都要好安心去訪問他,亦要寫他。你訪問他時,不是這麼單純從你的角度出發,呢個原來是投資,與導演有關係,你是否要想想,要寫得突出一點呢?這一些事,我浸淫在這個香港社會,已經學懂了。」

12.jpg

杜Sir筆下的《刀馬旦》。

現在編劇工作減少,杜Sir就會在每晚夜闌人靜時鋪出長長的畫紙作畫,「我不能辜負我支畫筆……這是一個緣份,你想想,支筆我留了50年」。杜Sir早在中學生時代便跟隨已故的莫德光老師及嶺南派畫家呂化松老師學習書法及水墨畫。與寫畫的緣份在50年後才開花結果,「好似春嬌遇上志明,哈哈哈」。杜國威講起畫作特別雀躍,水墨畫有自己的特色,「就是支毛筆的墨,你舞墨的感覺,不是畫出來,是寫出來。我們叫寫畫,我的人物都是寫出來,不是畫的。寫的代表人的氣道。」

2.jpg

回望過去35年輝煌的編劇生涯,杜Sir調皮地唱起徐小鳳名曲《隨想曲》的一句「名利我可以輕放手」。

當春嬌遇上志明…

醉心作畫令杜國威身心都變得年輕,看電影反而變成一種娛樂。《狂舞派》,《春嬌與志明》等他都有捧場,甚至跟記者討論起陳果導演的新作。問到杜Sir有無技癢?他說不排除會再寫劇本,不過一定會堅持寫自己想寫的東西。他笑言「我寫不寫到一個煙灰筒,邊吸邊吸 夜晚上床?寫不到嘛。就算識寫,別人都會覺得你寫這些不好看。」反而他欣賞現時有不少追求創意的年輕人,寧願看到他們觀察新事物,不斷追求社會進步的心。

3.jpg

4.jpg

作品展亦有多部杜Sir名作的劇本,可供參觀者翻閱。

回看35年編劇的日子,部份作品更被列為教材。杜Sir坦言得到如此佳績好難得,又會有幾多個金庸?「我已好夠運氣,有無一個人可以紅足35年?無論如何你都要退位啦。還有,我是否留下東西?我都留下作品了,還要紅到幾時?」

杜國威作品展--筆畫傳情

展期:即日起至6月30日
地點:中央圖書館8樓-珍本閱覽室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