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修訂《逃犯條例》需審慎 以免阻礙大灣區發展

2019-04-30
 
AAA

bay1.jpg

日前有政黨發起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遊行,有數以萬計市民參加,是自「佔領行動」後最多人參與的遊行。與此同時,商界和專業界別也分別發表意見,擔心條例修訂後,在大灣區或內地其他地區發展的商人和專業人士,很易會被引渡至內地受審,影響他們在內地和香港發展的信心,甚至已經有著名商界人士,擔心條例通過後,會被引渡至鄰近地區,因而離開香港。

誠如政府所言,修訂《逃犯條例》不但可以處理港人在台涉及殺人案,以及堵塞現有關於引渡疑犯的法律漏洞。但是,如果處置不宜,不但政府的目標無法達成外,更可能大大打撃本地和國際商界對香港前景,以及「一國兩制」的信心,最終不但影響香港經濟和民生,以及特區政府的管治威信,更會嚴重地阻礙大灣區的發展,對國家絕對有害無益,因此政府的修例工作,必須從長計議。

今次政黨發起反對修改《逃犯條例》的遊行過後,一些建制派人士仍抱著以往「敵我分明」的態度,一口咬定發起遊行的泛民陣營,是「逢中必反」、「逢政府必反」,甚至批評他們利用反對修例機會,對特首林鄭月娥和特區政府施政不滿的「情緒發洩」。特區政府也擺出不理民意的強硬態度,表示遊行人數多少不是政府考慮重點。

以上種種言論,不但對於為修例「降溫」毫無幫助,反而令民間的反修例情緒持續高漲。要特別留意的是,部份較為溫和的建制派,也基於自身政治利益,又或者所代表的商界和專業團體利益,也反對政府修例。此外,部份原本支持政府的友好傳媒,其報導取向和社論,也漸漸地傾向反對政府修例。

固然,以政府目前在立法會擁有的票數,要通過《逃犯條例》修訂,應沒有難度,但是,這做法將會為特區政府以至國家,埋下進一步社會撕裂和經濟發展備受打撃的伏線,更會令民間對政府日後施政,抱著「逢政府必猜疑」以至「逢政府必反」的心態,不利特首和特區政府施政。

首先,修例通過後,部份在港的本地商家,有可能為了自身的安全和利益,會選擇「撤資」,這樣對於本地經濟,以至就業率,將會有很大程度的負面影響。與此同時,國際商界和企業,是否繼續在港投資,或者開設分公司,也因為修例影響他們的信心,計劃可能因此生變。最終受害的,會是政府的財政收入,和市民的生計。

其次,部份商家和專業人士,可能會對「一國兩制」產生更大的懷疑和不信任,他們會選擇「用腳表態」移民海外,對於香港目前急需的創新科技人才、醫療人才、高端服務業人才,只會「雪上加霜」,打撃香港經濟發展,令香港「跑輸」其他同區城市。

現時國家積極推動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希望通過大灣區發展,為國家的經濟注入新動力和新思維。本來,香港積極參與大灣區規劃,對自身也好,對大灣區也好,以至對國家也好,都是極為重要的。倘若《逃犯條例》修訂議案通過,令本港商界不但對香港沒信心,也對大灣區發展毫無信心,這將會嚴重地阻礙大灣區的發展,令大灣區發展規劃變成「廢紙」,對國家利益只會有害無利。

因此,特區政府修改《逃犯條例》過程中,必須極為審慎,要做好諮詢、釋疑工作,令社會各界對修訂案的疑慮大大減低,否則,只會令特區政府成為破壞香港繁榮穩定、影響國家利益的「兇手」。順帶一提,若政府預計修訂案的諮詢工作需時甚長的話,其實可以考慮,以一次性的、個案形式的立法,將在港疑犯以不涉及「一個中國」情況下,以司法管轄區合作方式,移交台灣當地的法務部門處理。這樣,既可彰顯公義,也可避免因倉猝修例而導致的種種問題出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事態的發展已經表明,林鄭及其政府的高級官員太天真了,嚴重低估了香港各界超乎尋常的反對聲,尤其是遭到了通常都非常配合而又勢力強大的工商界的反對。

    王向偉  2019-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