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中美貿易戰會波及澳門博彩業嗎?

2019-06-10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MACAU.jpg

中美貿易戰是否會影響澳門博彩業特許經營權?自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升級以來,這一問題就一直縈繞在投資者和分析師的腦海里。

起初,多數人都認為貿易戰打不了太久,況且美國賭場經營商還在澳門蓬勃發展的博彩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因此似乎沒人對這個問題過分擔心。

然而,5月初中美貿易談判破裂之後,這一樂觀心態開始轉向悲觀。對美國賭場經營商而言,他們能否續約澳門賭場特許經營權也不再是一件十拿九穩的事了。在美國賭場經營商中,至少有一人是美總統特朗普最大的政治捐款人,同時對特朗普也有着特殊的影響力。

5月初,特朗普指責中國在貿易談判中後撤,因此大幅升級了貿易緊張局勢。這引發了中方以牙還牙的關稅報復。特朗普政府還把中國最大的通信設備商華為列入黑名單,這基本斬斷了華為購買和使用美國部件和服務的途徑。美方還威脅要以國家安全為由,對更多中國科技企業實施制裁。

中國則指責美方應對貿易談判破裂負全部責任,並表示在磋商談判中,就所有的問題達成協議之前,談判桌上的一切都只是討論,而不是協議(Nothing is agreed until everything is agreed)。

在美方對華為實施制裁之後,中方不僅言辭變得強硬了,也開始對美國利益採取了反制措施。

中國政府宣布將實施「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將那些傷害中國企業利益的外國公司和個人納入這一黑名單,同時還對美國速遞企業聯邦快遞展開了調查。鑒於這一黑名單制度如何實施尚不明朗,美國在華企業因此感到惶恐不安。

上星期二(6月4日),北京再次採取非同尋常的措施,對有意赴美的學生和旅遊者發出安全預警,提醒他們注意風險。

最近,中國官媒及社交媒體紛紛就中國可以用來反擊美方的武器提出建議,包括停止採購美國大豆、禁止向美出口稀土(製造高科技產品的必須原料)、甚至拋售所持有的美國債等。但是,如果真的實施這些反制措施的話,也會大大傷害中國自身利益,給世界經濟帶來驚人的破壞。

就對美反制措施而言,澳門賭場牌照可謂既有效又易於實施。

澳門政府2002年授予三家美國賭場經營商特許經營許可,從而結束了賭王何鴻燊對澳門賭場博彩業的壟斷,澳門博彩業因此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這三家美國賭場經營商分別是金沙、永利和美高梅(美高梅是與賭王何鴻燊之女何超瓊的合資企業)。它們的營收佔澳門376億美元博彩市場約60%的份額。澳門博彩業規模差不多是拉斯維加斯的6-7倍。

三家美國公司的賭場牌照以及另外幾家港澳經營者的賭牌都將在2022年6月到期。澳門政府已明確表示,將「認真考慮」新的賭場特許經營權的條件。

金沙中國的老闆是謝爾登•阿德爾森。他也是世界最大賭場經營商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的董事長和大股東。阿德爾森和他的妻子是特朗普的最大政治捐款人,據稱對特朗普的捐款高達至少2500萬美元,並被美國媒體賦予了「特朗普首席捐款人」的綽號。關於他與特朗普政府前所未有的關係及對特朗普的影響力,美國媒體都曾給予了詳細報道。其影響力的例證包括成功勸說特朗普履行競選承諾,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搬遷至耶路撒冷,以及特朗普親自出面遊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准許阿德爾森在日本建賭場。

澳門永利的老闆是美國另一博彩大亨史蒂夫•永利。但由於受到數十名前員工及現僱員指控性侵或性騷擾,永利於去年辭去了在自己所創建公司的職務。辭職之前,永利曾擔任共和黨全國委員會財政主席,近年來也被視為共和黨的慷慨捐款者。雖然辭去了共和黨內的職務,但據稱他與特朗普仍然保持密切關係。

目前尚不清楚阿德爾森和永利對特朗普發起的對華貿易戰持何立場。隨着2022年澳門賭場特許權競標日期的臨近,北京不會忽視這樣一個現實情況,即他們對特朗普政府都具有非同一般的影響力。

人們普遍認為美國賭場運營商推動了澳門博彩業的轉型,為澳門未來發展做出了至關重要的貢獻。但如果中美兩國貿易緊張局勢惡化,那麼從國家層面考慮,它們對澳門未來的貢獻就不值一提了。

另外,北京一直有這樣一種聲音,認為美國人在澳門賺得太多了。但除非發生最糟糕的情況,北京不大可能會在賭場牌照到期前撤銷美國企業的賭場特許經營權,但可能會採取其他方法讓美國賭場經營者感到不自在或擠壓它們的盈利空間。這包括借打擊洗錢之名,加大審查和監管。不過,澳門確實是中國商人逃避資本管制向海外轉移資金的理想渠道。

在賭場特許經營權展期之時,澳門也可以提出更高的要價,提高一次性付費數額,或把博彩稅從現在38%-39%的水平,進一步提高。另外,澳門政府還可以選擇一兩家對博彩業覬覦已久的澳門或香港公司,向它們頒發博彩全牌照,讓其參與澳門博彩業的競爭。

 

王向偉是《南華早報》前總編輯,現常駐北京,任編務顧問。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劉鶴臉上常見兩種表情:笑與不笑。談判不順,頂多眉頭深鎖,不顯怒容;在白宮橢圓辦公室,他平靜觀察特朗普戲劇化的表情;協商氣氛緩和,他同萊特希澤和姆努欽握手微笑。

    2019-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