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本年度香會核心議題

2019-06-10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sr.jpg

一年一度香格里拉對話落幕了,和2010年以後的多屆香會一樣,這個雲集了亞洲以及美英法等約40國防務高官與學者的論壇,重頭戲依然是中美交鋒。作為香會常客的美國防長和暌違香會八年的中國防長,如預期地「出鞘亮劍」,以語言與概念構想「決戰印太」。

出席者普遍評價,波音高管出身的美國代防長沙納漢的大會發言,在措辭上比其前任溫和。例如,沙納漢強調中國現在「依然可以」與美國形成相互合作的關係,中國「可以也應該」與本區域各國有相互合作的關係,但是,上述一切都有前提,那就是中美競爭必須基於國際既已形成的規則,同時「中國侵蝕他國主權和助長對中國意圖疑慮的行為必須停止。」

場邊消息說,沙納漢有意識地降低了劍拔弩張的色彩,倘若另一鷹派人士的意見佔了上風,他的演講將呈現很不同的味道。但即使如此,沙納漢發言的強硬基調卻不可能聽不出來,降低調門的措辭,更多是出於遊說策略的精明。美國已看到,單邊主義在本區域行不通,展示包容性與建設性的表態,更有利於說服本區域國家加入美國的印太戰略。

但美國的「印太戰略」確實有打造軍事性聯盟的含義。沙納漢在香會上宣示,美國將提高對印太地區的投資,從290億美元提升到600億美元,他也呼籲區域夥伴加強防務開支、增進協同合作,擴展區域安全網絡,以剛好地掌握主權和主權權利選擇。他對與會的各國防長說,「你們在購買的是一份長期關係,不是一個平台」;呼籲大家共同預防美國和許多國家一同建設的、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會被一些國家通過武力、掠奪式經濟、科技竊取等「脅迫工具組合」破壞。他此處未點名的「國家」,指的就是中國。

就在他發言的同一天,美國國防部的首份《印太戰略報告》出爐,核心是構建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並把台灣列為美國必須加強夥伴關係的「國家」。報告逾越界限直接把台灣列為「國家」,很顯然,台灣作為美國牽制中國大陸的作用,已正式列入美國印太戰略規劃中。學者幾年前就警告過的美中「新冷戰」危機,苗頭已越來越明顯。

在沙納漢發言隔天登場的中國防長魏鳳和則不避諱全面開弓,包括不具名批評印太戰略具軍事同盟性質、暗批美國才是恐怖主義泛濫等國際問題的根源。他警告,在兩岸問題上北京為維護國家統一將不惜一切不惜一戰,甚至在演講中引述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歌詞——「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讓多數人意外的是,相對於美方的略顯拘謹,中國防長魏鳳和的表現得到更多好評。其中一個原因是魏鳳和回答了更多問題,包括敏感課題,與主持人和現場觀眾互動也輕鬆自然,凸顯了他的自信。日本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小谷哲夫就對本地媒體點評:「從表演上,中國將軍表現得更好」,相信這將推動中國官方決定明年繼續派防長赴會。

然而,在強化信心方面,中美雙方都沒有給大家感覺到任何保障。美國代表的溫和措辭充其量只是修辭上的客氣姿態,美國在經濟、科技、軍事、戰略上圍堵中國的態勢已難以扭轉。但中國也需要明白,中國慣常使用的原則性宣示國際社會是「聽不懂」的,倒是中國與其他國出現分歧時的震怒表現讓一些人難忘。中國強調70年來沒有佔領過他國一寸土地,馬上有人搬出南中國海主權爭議地帶的島礁建設提出質問。也有與會者注意到,魏鳳和沒有提到「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而後者才是國際通行語言。最終,中美都沒法壓倒對方。今年香會的最大主題,是美中競賽正走向一方尋求軍事性同盟的危險方向;而香會最大亮點,是中小型國家清楚地發聲,對「新冷戰」趨勢說「不」。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開幕發言是上述立場的最佳體現。他說:「諸如新加坡這般的小國能力有限,無法影響大國的決策,但這並不意味着我們完全任人支配」;「小國可以聯合起來,擴大其影響力,在關乎自身的課題上採取共同立場,包括貿易、安全、科技等方面。」

《華盛頓郵報》專欄記者點評,這是香會「最有意思」的演講。誠然,中小國不能改變大國的決策,卻有能力看清風暴將至,拒絕依附於任何一方,拒絕被動地淪為大國博弈中的一顆棋子,這是中小國家維護自身獨立與安全的唯一出路,如果此舉能為區域的總體安全作出貢獻,更是利己利人。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