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反修例輸了第一陣,絕不能再輸第二陣

2019-06-17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s1.jpg

特區政府決定暫緩《逃犯條例》,北京可以說是輸了第一陣,但反對派完全沒有收手的意圖,明顯是想趁勝追擊,表面上是想逼政府撤回《逃犯條例》、逼特首林鄭月娥下台,但其真正目的絕不在此。反對派背後的美國只有一個目的,就是通過搞亂香港來迫使北京就範,如同中美貿易戰一樣,無論北京如何讓步,美國都不會滿意,除非北京徹底下跪投降。所以,試圖通過暫緩修例來平息事態,根本就是太傻太天真的幻想。

漢初地方諸侯坐大,威脅中央地位,漢景帝採用大臣晁錯的策略進行削藩,結果激起諸侯起兵造反,是為七國之亂。叛軍打出的口號是「誅晁錯,清君側」,一開始,叛軍勢如破竹、官兵節節敗退,驚慌失措的漢景帝天真地以為,滿足叛軍的要求就真的可以平息事件,揮淚殺了晁錯。但是叛軍完全沒有撤退的意圖,這時漢景帝才知道,叛軍的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搶他的江山,然後他才義無反顧地與叛軍決一死戰,最終成功平叛。

反對派現在同樣如此,「撤回條例、林鄭下台」不過是表面上冠冕堂皇的口號,他們真正的目的就是徹底搞亂香港,乃至奪取香港的管治權,現在的反修例就是佔中2.0,是顏色革命的延續,這就是反修例的本質,不認清這一點,就無法制定出正確的對策。如果現在北京再讓一步,滿足反對派「撤回條例、林鄭下台」的訴求,反對派也不會就此收手,就如同漢景帝殺掉晁錯一樣,不但於事無補,反而會淪為千古笑談。

當然,漢景帝殺掉晁錯後叛軍也不收手,叛軍也就暴露了他們的真正意圖,很難再站在道德高地號召人心,漢景帝也沒有了退路,要麼繳械投降、要麼全力反擊。現在政府已經暫緩修例,反對派依然得寸進尺,也等同暴露了他們的真正目的絕非反對修例,而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所以現在在北京面前的也只有兩條路,要麼徹底認輸,承認一國兩制徹底失敗,將香港的管治權拱手讓出;要麼反守為攻,與反對派決一死戰。

所以,現在的問題不是怎麼讓步而是怎麼還擊,但這也是最危急的關頭,非常考驗北京當局的智慧。反對派及其背後的美國明知北京絕不會讓出香港的管治權,也絕不可能下跪投降,但仍要拼個魚死網破,其背後的動機不可不深思。筆者認為,美國是希望逼北京出動軍隊,在香港再搞一次六四事件,這樣才能徹底孤立北京,從而達到阻撓中國崛起的目的。但同時美國和反對派又賭北京不敢出動軍隊,所以才會如此肆無忌憚。

這個時候,北京能夠直接在香港出的招確實不多,也許圍魏救趙是一個好的策略。最近香港局勢如此動盪,但習近平依然出訪俄羅斯,與普京頻繁互動,相信所謀者大。香港不過是中美博弈的其中一個戰場,北京在此被束手束腳無法出招,但在其他戰場則未必。中俄如果聯手,美國也不得不重視,也許在不久的將來,世界某個看似和香港毫無關聯的角落,會發生一些令美國不得不讓步的事情。這個世界是大國的棋盤,普通人甚至一些小國也不過是棋子而已,月底大阪將舉行G20峰會,相信屆時香港的事件會有一個了結。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