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幸好」這些食肆歧視的是內地人而不是黑衣暴徒

2020-02-18
 
AAA

343.jpg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約百家食肆近日以防範疫症為由,在門外張貼「拒絕接待中國人」等告示,或查問操普通話客人,若回答來自內地即拒諸門外,有食店負責人表示,「逐客令」僅為防疫,並非歧視內地人。

這些食肆以莫須有的理由「逐客」,當然是違反了《種族歧視條例》,該條例列明,任何人士或機構在沒有合理理據下,基於他人的種族而給予較差待遇,如拒絕提供服務,即屬違法。故此這些食肆若無合理原因,拒絕招待所有從內地而來或操普通話的客人,但同時招待其他族裔客人,即屬違反條例。

至於這些食肆辯稱拒絕接待有「合理理由」,就是為了防疫云云,顯然是狡辯之辭。目前受感染的不獨是內地人、也不獨是操普通話人士,香港人、外國人同樣有感染,如果要防疫為什麼不一概拒諸門外?如果這些食肆真的為防疫,合理的做法是要求食客量體溫或做足防疫措施,而不是高調指「拒絕接待中國人」?況且,香港人都是中國人,他們拒絕接待中國人,根本是言不及義。

其實,打開天窗說亮話,這些食肆的做法不過志在政治宣示,在政府嚴防控關之下,所有內地入境的市民和旅客都要接受強制檢疫14天,請問有什麼旅客會為了來香港而願意接受14天的強制檢疫?現在還會來香港的內地人已是少之又少,不少食肆早已門可羅雀,是否拒絕接待內地人根本無關宏旨。所以,這些食肆的標示,明顯不是為了防疫,因為已經沒有多少內地人會光顧,還拒絕什麼?他們目的是要將內地民眾標籤化,拒絕接待內地人的背後,是要將內地民眾標籤為「感染者」,都是傳播病毒,所以內地民眾一律不會接待,其背後就是這樣一種扭曲心理、一種極端歧視的思維。

這些行為當然違反了《種族歧視條例》。但問題是平機會能夠有力執法嗎?不要說內地人根本不會主動去平機會投訴涉嫌歧視的食肆,而平機會也鮮有引用《種族歧視條例》75條,向區域法院申請強制令制止有關歧視行為,在當前的政治氣候下更不可能,原因是四個字:投鼠忌器。不要說平機會,就是政府部門對於一些涉及政治的議題,在執法上都是畏首畏尾,更何況平機會?所以,平機會申請強制令制止食肆歧視行為,恐怕機會不大。或者,到了內地關口重開之日,內地旅客再次來港購物消費之時,這些食肆為了生意考慮,才可能將有關貼示拿走。說到底,對不少食肆而言,摻和政治不過是一種政治營銷而已。

這些食肆應該慶幸,他們歧視的是無處投訴維護的內地旅客,而不是黑衣暴徒,在反修例風波這段暗黑歲月中,不知有多少食肆商鋪被反修例人士指稱為「藍店」,就隨時面臨滅頂之災,他們或因某名股東說了句暴徒不中聽的話,或者有食肆在招呼上稍為待慢,甚或商鋪有中資背景,以至店名有一個「中」字,就隨時成為暴徒針對、破壞、縱火的目標。

這些食肆商鋪並沒有歧視過黑衣暴徒,更沒有在店外張貼「拒絕接待黑衣人」,但就莫須有的成為暴徒肆意破壞的目標。比較而言,這些歧視內地人的食肆,「幸好」只是歧視內地人而不是黑衣暴徒,現在才可以老神在在、面不紅氣不喘的狡辯自己並沒有歧視,而不必擔心成為被針對的目標。一些反修例人士開口閉口「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請問黑衣暴徒的暴力滅聲、一些食肆的公然歧視,又是什麼良知?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一場反修例暴亂叠加一場疫症,不但給香港帶來傷筋挫骨的破壞,但更令人揪心的是,在這兩場天災人禍中,一些香港人的醜態、偏頗、狹隘,完全表露無遺。回歸這麼多年,香港在很多方面都取得了長足的進步,惟獨在包容和同理心,在專業操守和良知上,卻像是回不到過去。03年的悲慘歲月儘管悽愴,但這座城市依然散發著人性的光輝,撫今追昔,令人唏嘘不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到底香港特區政府出了甚麼問題呢?顯而易見的是,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香港是缺乏領軍人物的。

    郭金鋒  2021-0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