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出現「止暴制亂」的轉捩點

2019-12-27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BO!.jpg

持續六個月的暴動,港府始終無法有效的「止暴制亂」,直至聖誕佳節期間,仍時有反政府的暴力事件發生,不免教人對港府心灰意冷。筆者認為,雖然港府在「止暴制亂」上暫時仍無法交出成績,但反對派、港獨及暴徒的氣燄已不及初時,儘管曠日持久,轉捩點已不知不覺的出現:

1. 中央最高層的表態

雖然不時傳出中美貿易談判的好消息,但於最近一次的中美領導人電話通話裡,國家主席習近平表達「對近一段時間以來,美方在涉台、涉港、涉疆和涉藏等問題上的消極言行表示嚴重關切」。

在美方一面倒的唱好的情況下,國家主席卻發表出對主權上比較強硬的言論,呼應了中國政府早前就香港及新疆問題上,認為美方是「干涉中國內政」的指控。此外,早前習主席訪問南美期間,依然不忘發表對香港亂局之關切言論,已表明中國政府最高層絕不會放任不管香港。

在中美貿易議題上,始終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絕非西方媒體及某些本港媒體說得這麼一面倒。現在,反而是中國在簽訂協議之前向美方施壓,要求美國不要再「干涉中國內政」。

2. 強調基本法下的「十權」及將會有的機制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表述了在《基本法》下,中國政府擁有的「十權」,並談及將來需要有機制去體現中央的諸般權力,明顯一改以往只談「兩制」,而把「一國」輕輕帶過之態度。過往,中國政府不只一次的強調,談及「兩制」之餘,也要說「一國」,並且「一國」在「兩制」之上。可是,這次的表述,是進一步說明中國政府擁有「十權」,並表明將會有機制去強化「一國」。儘管具體的細節及時間表尚未出爐,但我們已可肯定,中央政府將會改革港澳的「一國兩制」,重建、深化及強化當中「一國」之含量。

3. 「反修例」暴動期間,仍要提及23條立法

不少中央官員亦關注香港對23條立法的進程,並發表了公開的言論。由此可見,雖然港府在修訂《逃犯條例》上弄至焦頭爛額,但中央政府在23條立法之立場上並無動搖,甚至乎認為立法比以往更有急切性。

在客觀政治環境上,純以票數上,建制派理應仍有足夠的票數可支持方案。但在港府的立場上,剛被「反修例」暴動所打擊,又如何有政治能量去再推23條呢?民望極低的特首林鄭本人,還有什麼動機去推23條呢?港府自然是希望等新一屆立法會議員當選才談不遲。可是,到時候,如果是泛民議員當道呢?

在這情況之下,還不只一名中央官員依然重點談及23條,足見中央政府之決心。無論是繼續由港府主動立法,還是在基本法容許下由中央政府主導,皆會是選項之一。

4. 中央支持警隊及「新任一哥」上場

港府警隊的「新任一哥」上場,在理大暴動一事上,採取圍捕的策略,有效的打擊暴徒。很明顯,在理大一役之後,大批暴徒被拘捕,未成年的亦逐一記錄在案,着實讓不少人喪膽;參與暴動的人數正急劇減少。此外,警方主動的在各處檢獲武器及炸彈,拘捕涉案疑犯,粉粹了某些暴徒把暴力升級之計劃。暴徒的氣焰,已相對削弱了不少。

此外,「一哥」亦受到中央政府高規格的接待。中央政府亦在不同的場合上,清清楚楚的說明支持警隊執法,即讓一眾港府高官、政客、反對派及港獨份子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之期望落空。警隊執法,一眾港府文官為了平息民怒,自然想順勢把這隻「黑鍋」推卸給警隊。中央政府在現在的「一國兩制」之機制下,儘管給予港府官員很大的自由度,但同時亦特地的表明立場支持警隊。因此,我們可以肯定反對派及港獨份子的詭計無法得逞。

中央政府堅定支持警隊的態度下,加上「新任一哥」上場,警方在執法上,將會越來越強硬,會至力做好「止暴制亂」的工作。

5. 開始凍結及追查暴動的資金

警方終於凍結了「星火同盟」的資金。「星火同盟」所收集的資金來源不清不楚,資金往來又透過多間空殼公司進行,賬目不明,並與開立賬戶之目的不符,已明顯涉及「洗黑錢」的範疇。

過往,我們較少看到涉及政治敏感之團體或政黨會牽涉入「洗黑錢」的案件,現在港府、金管局及警隊已依法處理相關案件,不再因涉及政治事件而卻步。

一場持續六個月,牽涉社會各階層的反政府暴動,絕不可能沒有「大台」,亦不可能不用錢。警隊凍結星火同盟的資金,一來,可以有效的把用來暴動的資金截斷;二來,或可以順藤摸瓜的揍出幕後金主。港府可以透過本地法律,把幕後黑手繩之於法。就算他們最終可以逍遙法外,中央政府亦有一系列的經濟手段可以利用,把他們加以制裁。

筆者相信,凍結「星火同盟」資金只是第一步,尚有不少支持暴動的資金平台,將會成為被打擊之對象。

6. 香港公務員始終無法太過份,或許從教育局開始有改變

一直以來,香港教育局在「反修例」暴動上的取態都是無可無不可。甚至乎,起初教育局不曾譴責參與暴動的教師。反過來說,曾有教授因指責參與暴動的學生是「暴徒」而被校方解僱,教育局則因為「事不關己」而「己不勞心」。當社會輿論開始質疑教育局在暴動上的責任時,教育局亦第一時間指出這只是學校的責任。

我們先不去評論教育局是否責無旁貸,而是在多次教育局的發言裡,都不曾見過官員有所承擔。可是,近來教育局的態度,亦開始有一些微妙的改變。本月,教育局曾召開記者會,稱至今共有約80名教師及教學助理被捕。按此,教育局已再向全港學校發信,要求學校將其中「涉及嚴重違法事件而被捕」的教師立即停職,至少在語氣及態度上漸趨強硬。

儘管教育局的表現仍絕不理想,亦不能指望他們有什麼作為,但其近來的發言,已開始呼應了中央官員對本港「教育界出問題」的嚴重關注。至少,在港官員不見得可以「為官避事」或因為自己的政治立場而任意妄為。

7. 「入境黑名單」之擴張

近日,有不少港人被澳門拒絕入境。亦有港人只打算在國內城市轉機而避拒和遣返。以往,只有個別的政客會遭中國及澳門拒絕入境,但現在可見,這份「入境黑名單」似乎正在擴大。

據報道,除了表明直接及間接支持港獨的政客會披拒之外,某些政治團體的二、三線成員、在暴動期間被捕之人士、個別曾出鏡的示威者或暴徒,甚至乎曾經煽風點火的新聞工作者、意見領袖或網紅,都有可能被列為被打擊之對象。

當然,如果確實已有這份「黑名單」,以常理計,深圳的「名單」,或許和澳門不同,又與北京的有異,各政府的覆蓋未必百分百相同。但無論如何,在客觀情況下,我們已可確切看到中國各級政府對暴徒的拑制。

傳統以來,中國政府為免把太多港人推到「對立面」,往往採取寬鬆的手法去處理香港事務。但近來香港的問題,明顯已逾越了中國政府的底線;近來暴動發生後,中國政府已逐漸改變態度,各級政府亦毫不猶疑的制裁犯事之港人。

總結

總的來說,在「止暴制亂」之立場上,中國政府的態度絕不含糊。雖然港府暫時未能解決當前之困局,但中國政府明顯沒有退讓。縱然我們見不到解放軍南下,也沒有在香港實施「軍管」,但不代表中國政府會放任香港不理。現在參與暴動的人數減少,暴徒已揚言把暴力升級,亦明顯沒有影響中國在治港問題上的態度。

正如中國政府所言,國家尚有很多手段可用;「止暴制亂」的轉捩點,已在不知不覺間出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