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中國的司法體系:完善尚需時日

2019-07-15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LAW1.jpg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及本世紀的前十年裡,富豪劉希泳可謂是中國民營企業家中的頂尖人物。他是位於香港尖沙咀君怡酒店的老闆,藉助於他與中國政界的密切而複雜關係網,他成功地一夜暴富,大發橫財。

據稱,劉希泳憑藉與國家安全部的關係,倒騰油水很大的紡織品配額,因此積累了大量財富。他是一名巧舌如簧的精明商人,與大陸和香港精英交往甚密,還娶了中央電視台的一名美女主持人為妻。

然而,2016年,劉希泳突然間從公眾視線中消失了。據說他是因涉嫌賄賂在中國大陸被捕了,但直到2018年9月,人們才從9名大陸檢察官被審判的案件中,首次得知劉希泳的下落:他早在2017年就被嚴刑折磨致死。

同樣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在西南省份雲南,孫小果是個惡名遠揚的惡棍和強姦犯。但由於他母親和繼父都在公安隊伍工作,他竟然逃避了牢獄之苦。1997年,在長達8個月的時間裡,他多次實施強姦並侵害年輕女子及未成年少女,孫小果於1998年被判處死刑,雲南省高級法院維持對他的判決。

但對他的判決並未嚴格執行。他的刑期被不可思議地減至20年。更不能理解的是,他只在監獄呆了不到14年,就被莫名其妙地釋放出獄了。

今年4月,警方在調查一個案件時,意外發現孫小果竟然是個自由身,經營着一家夜總會,並參與了黑幫活動。他的案件因此再成輿論關注的焦點,在全國激起了軒然大波。迄今為止,已有40多名前和現任執法人員接受調查,這當然也包括他的母親和繼父。這一案件仍未完結,隨着調查的深入,預計會有更多官員被牽涉進去。

這兩個互不相干的案件都非同尋常:劉希泳因涉嫌賄賂被酷刑折磨致死,而孫小果雖被判了死刑,但他服刑尚不足14年,竟然能被釋放而重獲自由之身。

這兩個案子是證明中國執法和司法體系不透明和腐敗的最佳例證,也是對香港近來圍繞逃犯條例修訂亂局的腳註。根據現已徹底擱置的逃犯條例修訂案,香港將依據個案原則,可以向大陸等引渡在港的逃犯。

事實上,修訂逃犯條例並無不妥,況且港府還特意設置了諸多保障條款,以防條例被濫用。但港人對大陸執法和司法體系缺乏信心,以及對條例實施的誤解,是導致了數十萬乃至上百萬港人上街遊行示威的主要原因。

他們的擔憂不難理解:任何令大陸當局不爽的人,都有被投入大陸司法體系這一黑洞的風險,或不能受到公正的審判,其權利也可能得不到保障。

有人也許會說,大陸已決心糾正司法不公和完善法治。例如,對劉希泳實施酷刑的人已被判刑,孫小果也重新被送回了監獄,而牽涉此案的相關人員也正接受調查。

這都沒錯,但至少可以說,圍繞兩個案子的所有努力並不對稱。就劉希泳案件而言,導致他被捕、受刑和死亡的原因至今仍不明朗,人們紛紛猜測,他可能是北京政界幫派權力之爭的受害者。

時至今日,即使對劉希泳實施酷刑的人已被判入獄,但劉希泳的妻子和家人仍不可以公開討論他的案子。相對而言,大陸當局卻借孫小果案引發的公眾憤怒情緒,於去年發起了一場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將打擊的目標鎖定黑惡勢力以及他們在司法體系裡的「保護傘」。

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已經把孫小果案列為第一要案,抽調了執法精兵強將組成督辦組,要把這一案件辦成一樁「鐵案」。

這場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是習近平主席鞏固黨的絕對領導的最新舉措。此前,已經發起實施了反腐運動,清理從中央到地方和軍隊里的貪腐官員。全國各地,無論是街道還是辦公樓,公園甚至小學,都張貼或懸掛有「掃黑除惡」的大幅標語口號。

最近幾個月,幾乎天天可以看到現任或退休執法官員被調查的報道,他們有的被控涉嫌腐敗,有的則是被指為賭博或賣淫等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

據媒體報道,在這場掃黑除惡的專項鬥爭中,過去一個月裡,僅黑龍江省就有幾十名公安部門的高級官員被調查。

毫無疑問,通過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以及對黑惡勢力保護傘的打擊,定能提升公眾信心,但要實現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義」這一宏偉目標,中國政府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在不少政治敏感案件中,神秘及缺乏權利保護和程序正義仍是普遍現象,尤其那些涉及中國富豪或官員的案件。

民營企業家因被控經濟違規而被投入監獄或被軟禁的案例不少,他們在監獄一待就是幾年,既不能會見他們的律師,也不能見家人,更別指望得到公正審判了。

葉簡明就是最近的案例。葉簡明是中國第四大石油公司中國華信能源的董事局主席。他曾與外國政府高官來往甚密,還擔任過捷克總統澤曼的顧問,但自去年2月以來就從公眾視線裡消失了。據信他與中國軍隊的情報部門有着密切關係。

即使是某些已經被判刑的富豪,也會毫無理由地被拒絕會見他的家人或律師。前安邦保險集團董事長吳小暉就是這樣的例子。這名曾高調收購紐約地標性酒店華爾道夫酒店的富豪,去年5月因詐騙罪和職務侵佔罪被判處18年徒刑。

吳小暉的母親上個月在網上發表了一封公開信,稱自去年8月以來,她兒子會見家人和律師的要求經常被拒絕,已有近20次了。

依據中國的法律,葉簡明以及其他未審而被投入監獄的知名商人也許真的有罪,但問題是他們必須要經過公正審判。只有這樣,政府才能實現習近平設定的遠大目標,才能提高公眾對司法體系的信心。

 

王向偉是《南華早報》前總編輯,現常駐北京,任該報編務顧問。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大陸這一陣憤怒過去後,相信NBA還是會回到中國。但是眼前的這場風暴讓人看到,在貿易戰、科技戰之後,中美角力已開入價值觀的新戰場,攔也攔不住。

    韓詠紅  2019-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