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崢:美國對伊朗的網絡攻擊可能改變了戰爭規則

2019-07-15
李崢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AAA

ii.jpg

美國網絡司令部

6月底,在美國無人機被伊朗擊落後,美國採用了不同尋常的報復手段。在特朗普總統授權下,美國網絡部隊對伊朗多個軍事、情報機構展開了帶有破壞目的的網絡攻擊。這次攻擊的具體效果仍然是個謎,但這種新的軍事報復手段有可能改變各國的軍事安全認知,進而產生不可預料的連鎖反應。

雖然對伊朗的攻擊並不是美國首次對他國發動網絡攻擊,但此次攻擊具有一些不同以往的特徵。這是美國首次將網絡攻擊作為報復他國的政策工具。與以往發動的網絡攻擊不同,美國政府和軍方有意公布了攻擊的一些細節,例如攻擊目標、攻擊目的等。美國網絡攻擊的目的是損壞伊朗的武器裝備和指揮系統,帶有鮮明的破壞性意圖。這些特點讓這次攻擊更像是一次經典的網絡戰爭。

近年來,隨着美國網絡部隊建設完成階段性目標,美國在網絡空間的軍事姿態也變得更富進攻性。據美國媒體披露,美國可能至少已經對三個國家開展了類似的網絡攻擊或網絡滲透。除了伊朗之外,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網軍對朝鮮的導彈發射開展了網絡干擾,導致不少導彈在發射升空後不久就發生爆炸。這種做法與此次對伊朗的攻擊類似。一個月前,《紐約時報》披露美國在俄羅斯電網系統植入「進攻性」木馬軟件,試圖在特定時刻啟動並造成重大傷害。

伊朗、朝鮮和俄羅斯都與美國存在一些矛盾,受到美國的經濟制裁,而網絡攻擊被美國視為一種「更安全、門檻更低」的懲罰性措施。美國將網絡攻擊視為一種對外政策工具,給網絡空間的和平與穩定帶來了新的不確定性,損害了各國在網絡安全上的互信。

首先,這種做法可能改變各國對網絡軍事化的態度,更多國家將把網絡攻擊能力建設視為迫切需要。網絡空間處於攻防不對等的局面,攻擊成本低、易實施,而網絡防禦難度大、難持久。美國認為,顧及到與美國軍事能力存在顯著差距,他國不會貿然動用軍事手段回擊美國的網絡攻擊。因此,網絡攻擊給美國在準軍事對抗方面提供了額外的優勢與靈活性。但是,這種優勢很快就會被消除,美國的競爭對手將儘快研發對應的網絡攻擊手段,對美國形成威懾,或者在必要時運用網絡攻擊作為回擊。

第二,這種做法削弱了美國與其他國家的軍事互信。美國曾經以網絡攻擊「受害者」自居。美國政府2011年推出的《網絡空間國際戰略》,提出通過增進國際合作增強美國及全球互聯網的安全性和可靠性。這一時期,網絡安全成為美國與其他國家國際合作的重點領域。如今,美國突然改變立場,實施一些自己先前反對的網絡行為。例如,美國曾經表示反對在和平時期對電網等關鍵基礎設施發動網絡攻擊,而對俄羅斯電網的惡意網絡滲透顯然違背了這一立場。這種前後不一的行為讓更多國家擔憂美國也在暗地裡對它們開展類似行為,因而造成嚴重的不信任感。

第三,這種做法有可能促進網絡黑客等給網絡安全帶來消極作用的組織發展壯大。黑客不僅將成為網絡武器研發的重要外包商,也能夠通過各種渠道獲取他國軍方研發的網絡武器庫。一些國家也可能將一些黑客組織改組為「網絡民兵」或「網絡私掠組織」,替代常規化網絡部隊的角色。這些新的任務和資源都會讓黑客組織滋長。在缺乏網絡安全合作的情況下,跨國黑客組織甚至有可能成為威脅國家安全的新勢力。

第四,網絡領域的「911」或者「珍珠港」隨時可能爆發。隨着5G技術和物聯網的發展,一國社會運行將更加依託網絡空間,網絡戰所帶來的潛在危害也隨之擴大。相比傳統戰爭,網絡戰的攻擊目標更多、攻擊範圍更大,更容易產生不可預料的連鎖反應。

對中美關係而言,美國對伊朗的網絡攻擊將成為中美兩軍關係的一個潛在風險。兩國軍方需要為此類事件做好預案,管控網絡攻擊升級的風險,為網絡攻擊行為設定規則和界限。網絡攻擊不應成為一個毫無顧忌的軍事選項,美國應當謹慎看待這種做法的成本和後果。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美國的大選正式拉開大幕。時間不是特朗普的朋友,特朗普由着性子耍世界的空間也進一步收窄。他接下來能呈現給美國選民什麼樣的成績單,將直接影響特朗普的政治命運。

    周德武  2019-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