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英國老狐狸被特朗普揪住了尾巴

2019-07-11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DALLOCK.jpg

英國駐美大使達羅克 (Twitter圖片)

英國駐美大使達羅克辭了!有點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畢竟納入到特朗普的法眼,沒有幾個能安身的。特朗普在推特上連續向達羅克開炮,稱其是「愚蠢的傢伙」, 「在華盛頓不受歡迎」。

「不受歡迎」在外交中具有特定含義,這等於是特朗普給這位大使下逐客令了。與其呆在華盛頓不受待見,還不如一走了之,給美英關係及時止損也不失為明智的選擇。

特朗普如此生氣,也不能全怪美國總統。畢竟全世界對特朗普的認知還停留在多變、善變和易變及不靠譜這個層次,但達羅克在發回的外交電文中,形容特朗普「無能」、「不稱職」,把對特朗普的評價下拉一個檔次,實在是讓人大跌眼鏡。

英國作為國際舞台長袖善舞的老狐狸,居然因為外交密電的外泄,讓特朗普揪住 「尾巴」不放,這個劇本播出來還是讓不少人對英國的治理水平多了幾分疑問。

雖然,星期日郵報是英國的一家小報,但有文字、有真相,只不過泄密者對內容進行了剪輯,美國對此深信不疑。

正在美國訪問的貿易大臣福克斯為了息事寧人,趕緊向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道歉,但從特朗普的後續反應看,美國總統根本不接受這個道歉。尤其令特朗普不快的是,英國政府還在為達羅克辯護,英國需要駐外大使的「開誠布公」,首相文翠珊還稱讚達羅克「值得信賴」,這讓特朗普顏面掃地。

於是,特朗普遷怒於文翠珊,指責這位首相不聽他的話,把脫歐的事搞得一塌糊塗。「還好,英國馬上就要換新首相了」。紐約時報形容這是特朗普在向文翠珊「無禮告別」。英國媒體認為,這是自1956年蘇伊士運河事件以來美英關係最差的時期。

WeChat Image_20190711112257.jpg

特朗普在推特上攻擊文翠珊

美國曾是英國的殖民地,兩國都是盎格魯撒克遜民族的正宗繼承人。特朗普在美國上周的國慶日發表演講時,因提示器短路,總統的大腦也跟着短路,直接把128年之後出現的飛機搬到了與英國開打的獨立戰爭場景之中,成了全美國的笑柄。

中國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曾經對美國人的心理作過形象的比喻,稱美國是歐洲「負氣出走的逆子」,既然離家出走,就要用自己的開拓和創造,混出個模樣讓老爸看得起。

美國的制度其實並不是什麼原創,而是開國者們吸收了歐洲老祖宗制度設計的優點。獨立戰爭之後美國開打內戰,最後終於達成了美國發展方向的共識,讓南方種植園主靠邊站,北方資本主義在廣袤的美洲大地開花結果,「1885年美國工業生產超過英國,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基辛格《大外交》第21頁,比中國共知的1894年份早了近十年)。

但英國沒有選擇與美國開戰,而是選擇接受美國的崛起,把主要精力放在了遏制另一個快速崛起的強國----德國身上。美國在二次世界大戰中,均選擇了站在英國一邊,共同抗擊日爾曼民族的傲慢、無知與狂妄。

但兩次世界大戰也把英國送上了手術台,日漸衰弱的英國(父親)如今只能寄居在美國(兒子)的屋檐下,英美這對特殊關係成為國際關係中一道獨特的風景線。自1956年蘇伊士運河事件之後,英國一直扮演着美國政策追隨者的角色,在歐洲儼然成為美國的代言人。

近幾年,美歐關係漸行漸遠,美英關係的縫隙也日益擴大。尤其是在對待氣候變化、中東以及中國崛起等問題上,英國有意與美國拉開距離。

前外相約翰遜入主唐寧街只有一步之遙。他口無遮攔、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風格讓許多英國人對他充滿了恐懼。尤其在脫歐問題上,更是讓留歐派如鯁在喉。

這位同樣出生於紐約、不修邊幅、頭髮如雞窩的約翰遜最近收斂了許多。在前天保守黨黨魁之爭的電視辯論中,主持人反覆追問如何看待達羅克大使的政治前途。外相侯俊偉迅速表明態度,他若擔任首相,「會讓達羅克留任」。而約翰遜始終顧左右而言他,對達羅克的去留不置可否。

工黨發言人稱,約翰遜在達羅克事件上的態度表現得像個美國傀儡,將自己「典當給了美國總統」。

shutterstock_1406010806.jpg

基本確定入主唐寧街10號的約翰遜

作為脫歐的堅定推動者,約翰遜與達羅克不是同路人。達羅克的反脫歐立場顯然不是約翰遜相中、繼續扮演美英聯繫人的合適角色。與其達羅克等着被調回,還不如主動辭職,留得個反特朗普鬥士的英名。畢竟特朗普這兩年多次對英國政局指手畫腳的事做得多了,上至首相之位,下至倫敦市長,特朗普對這些人事安排都要發表意見,讓英國人十分尷尬。

雖然脫離歐盟後的英國有求於美國,但是特朗普對英國骨子裡透着的不尊重還是讓他們無法接受。文翠珊首相心裡明白,她的下野已經進入倒計時,與特朗普較勁也沒有什麼政治包袱。如果順着特朗普的意願,美國將來會更加肆無忌憚。

不過,特朗普對達羅克的不依不饒和睚眥必報的性格特徵,讓人們對特朗普與約翰遜兩人的相處還是捏了一把汗。

翻翻舊賬,約翰遜對特朗普在反移民政策上也有過激烈批評,稱特朗普「完全瘋了,表現出驚人的無知,不配做美國總統」。在特朗普訪英期間,這段話還被反特朗普的人士投射到倫敦最著名的建築物大笨鐘上。未來特朗普會不會拿約翰遜的這段話說事,也是巨大的未知數。

對於約翰遜來說,保守黨的這場辯論對投票結果已無關緊要,緊要的是一邊要解決好脫歐問題,另一邊還得設法修復美英關係。正像宋代詩人楊萬里所寫的,「正入萬山圈子裡,一山放過一山攔」。表面上看,英國可以擺脫留在歐盟的煩惱,但接着還有更多的問題橫亘在英國人面前。 

特朗普已多次向約翰遜送去了橄欖枝,並鼓動英國趕緊離開萬惡的歐盟。特朗普希望約翰遜能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與他一起開着反全球化的民粹主義大船在世界橫衝直撞,但這是英國需要的方式嗎? 

過去未去,未來已來。昨天的陽光曬不乾今天的衣裳,不想脫歐的人正在抓狂;美英關係留下了深深的創傷,一走了之的達羅克留下了一地雞毛。離經叛道的約翰遜啊,有人說你是「邪惡、小丑、種族主義的偏執狂!」你到底是英國的災星,還是帝國的希望?全世界帶着忐忑,臉上又多了幾分迷茫。

 

文章原刊於《公評世界》微信公眾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