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死都不行,你想怎麼樣?

2019-07-15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umum.jpg

時事短打  鮑渤

儘管林鄭特首已鄭重宣佈《逃犯條例》修訂「壽終正寢」,但抗議示威並沒有告一段落,遑論告終。從電視台滾動播報沙田新城市廣場「肉搏」所見,抗爭已經從「佔領中環」走向社區化。最令人惶恐不安的是,「和理非」變得越來越暴力,警察的手指竟然被示威者咬斷,哪來的這麼大仇恨?

林鄭的「壽終正寢」說,本港的所有媒體,還有英國BBC、《衞報》、美國CNN、彭博、日本NHK、《朝日新聞》等國際媒體都以顯著篇幅報道。最觸目是美國《華爾街日報》的標題:Hong Kong Protesters Say 'Dead' Isn't Enough for Extradition Bill 。也就是說,死了還不夠,死了也不依不饒。

中國人形容死亡有很多字眼。林鄭冠以逃犯條例修訂工作「壽終正寢」,不明白她為何選用這個成語,但卻無意中在香港掀起一場語純語文的討論。筆者讀本科修的是中國語言文學專業,如果純粹從字面理解,確實是用詞不當。「壽終正寢」通常指一個人安享晚年之後高壽辭世,正寢指舊式住宅的正房。換言之,老死才可稱為壽終。逃犯修例還沒擺上立法會二讀就停擺,也就是說還沒出世已經夭折,應該叫「胎死腹中」較為契合語境。

但林鄭用英文強調「The bill is dead」,意思是再明白不過了。筆者甚至認為這比「撤回」還要決斷,因為撤回可以重遞,死卻不可復活。反對派如今「得勢不饒人」,佔領中環時期提出但沒有做到的社運「遍地開花」正在十八區逐步呈現。

筆者之前撰文指出,香港已經陷入回歸以來最嚴重的管治危機。近日來沙田、將軍澳、上水發生這麼多事,特首林鄭如同人間蒸發(筆者發稿之際,她終於現身醫院看望受傷警員),政府運作貌似停擺。如何解開因「反送中」帶來的死結,的確是當務之急、重中之重。

其實,香港鬧到目前這個地步,是政經糾纏的惡性循環,是許多長期存在但卻有意或無意迴避的深層次問題的逆襲。考驗北京決策者、香港為政者智慧的時候,似乎驟然來臨。

有太多的問題值得拷問:反修例只是反修例嗎?青年問題僅僅是青年問題嗎?換特首撤閣員改組行政會議就能帶來善政和良治?搞好民生必然帶來政治穩定?「8‧31框架」之外重啟政改是癡心妄想?北京真的給了「真普選」,糾纏不休的香港人就能釋懷嗎?在不同立場「企硬」的港人,是否有能力達成以「和解共生」為主旋律的南非式大和解?還有,是強調「先有一國,才有兩制」,還是讓一國與兩制並行不悖,相向而行又相得益彰?

有一點是肯定的,再如此內耗、撕裂、空轉,香港真的「玩完」。不論你從屬何種政治光譜,都沒有好處。本文標題「死都不行,你想怎麼樣?」,也是留給「守護我城」的每個市民冷靜思考的問題。

所幸的是,香港現階段面臨的僅僅是Deadlock,而不是Dead end。目睹香港招牌式的「和平示威」越來越Turn ugly,襲警和「違法達義」常態化,但願「反送中」不會導致為香港法治送終。死結或可解,死胡同不可逾越。我們還有機會,讓美國《財富》雜誌在九七回歸前的「香港之死」預言不至於成為現實。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