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死了一隻羊‧影評】李美:超凡意境:醉生西藏美 夢死羊與人

2019-07-16
 
AAA

WEST1.jpg

電影劇照

王家衛的電影,都很藝術,很美,韻味深長。《撞死了一隻羊》也不例外,王大導縱然充當監製,導演由原著小說作者萬瑪才旦擔任,惟綜觀全片,還是充斥滿滿的王家衛味道。必須溫馨提示,這齣藝術片除了很藝術,也理所當然地很慢,觀眾未必容易接受;只不過,這作始終媲美經典。

西藏近年成為旅遊熱點,相信在王家衛的鏡頭加持下,這個地方肯定熱上加熱。如果說,《東邪西毒》拍出沙漠之美,有種黃色淒美感;《撞死了一隻羊》則凸顯了西藏高原之美,主色是偏綠的荒涼感。片裡的人與物,放在現實大家或許都不會瞄上一眼,但王大導就是能夠發掘其中美態,堪稱化腐朽為藝術。事實上,片中呈現的西藏,便跟一般紀錄片裡大不相同,焦點不在甚麼特色景點、壯觀建築,畫面皆是最平凡、最平素、最平民的,不過已教人目不暇給。

除了景觀,片中內容亦與《東邪西毒》有點相像。「醉生夢死」的元素,在電影裡也重點呈現;注意,這非低手的「彩蛋」玩法,僅輕輕擦過提及便算,而是完完全全地緊扣主題——又或準確地說,是暗暗地從故事裡透出。畢竟,原著小說跟王家衛無關,並無理由大玩醉與夢,但王大導卻成功將這西藏故事拍出自家風味來;重要的是,自家風味沒有蓋過原作,而是與劇情相輔相成,繼而昇華。

對,這一切,就是意境。環顧香港,大概只有王家衛有能耐建構意境。由畫面,到言志,甚至聲音,王家衛的《撞死了一隻羊》都帶領觀眾走進一個特別的光影世界。這非「漫威世界觀」之類,而是一個超然脫俗、使人「醉生夢死」的西藏意境。

 

(注意,以下完全劇透)

e1423b00bb8387063c748ec3046dd554size_1080x720_size.jpg

電影劇照

《撞死了一隻羊》片長僅僅87分鐘,即是不足個半小時,在唯美鏡頭下,還花費不少篇幅拍攝西藏風景,從而使人更易融入相關世界,包括開首長時間拍攝貨車在荒漠行走;然而,這個非常簡短的故事,卻蘊含非常深長的意思,甚至每一幕戲、每一個人物、每一個道具等等,都可以大書特書、大有解讀及細味的空間。

本片涉及多個「金巴」:真名為金巴的演員,飾演在西藏車途上撞死了一隻羊的貨車司機金巴;後來,他在途中載了另一位金巴,這由更登彭措飾演,他打算去殺死一個仇人。此外,本片的英文名是《Jinpa》,其實亦即「金巴」;「金巴」在藏文裡,則有施捨或布施意思。

電影一開始,就黑底白字開宗明義,西藏文化是有仇必報;到了結尾,則黑底白字談,「如果我讓你進入我的夢,那也會成為你的夢」。毫無疑問,本片談及一個關於殺生與超渡、救贖、布施的故事。

故事由撞死了一隻羊展開,司機一心打算超渡自己誤殺致死的羊;所以,內心帶有罪咎、渴望得到救贖的他,布施般義載了在荒漠獨自上路的殺手。可是,幫助這位殺手,又到底是個義舉嗎?在超渡亡羊之後,司機驚覺應該尋回殺手,於是驅車前往十字路口(或丫叉路口)的彼方。尚幸,殺手並沒行兇,他看到仇人一家之口,就淚流滿臉奪門離去,不知蹤影。司機發現悲劇沒有上映,也啟程離去了,沒再找尋殺手;反而,在修車後的一場夢裡,他夢見自己代殺手行凶,夢醒後並如電影海報所說「除下墨鏡,放下執迷」,也就是說,司機就讓殺手進入自己夢裡,在夢裡報仇獲得釋懷解脫好了——如此的話,司機也算超渡了一隻「迷途羔羊」。死了一隻羊固然不幸,亦令司機悔疚不已,因此,司機覺得,就別要多死一個人或一家人,乃至令一位殺手抱憾終生。簡言之,《撞死了一隻羊》是一個金巴(名詞:司機)金巴(藏語動詞:施捨或布施)金巴(名詞:殺手)的故事。

本片故事其實很簡單,但卻充斥了大量對立符號。司機與殺手恰是一個對比:一個殺了羊,一個想殺人;一個是誤殺,一個想謀殺;一個恨錯難返,一個臨陣覺悟......單是司機一人,便經歷了許多對立衝擊,包括犯罪與超渡、殺羊與救人等等。其中,他甘願負責羊的超渡費用,卻額外付鈔買半隻羊吃,過程裡便涉及金錢與罪過的衝突,包括他想羊獲得西藏崇高的天葬,不想簡單被乞丐拿來醫肚;他面對老板娘(索朗旺姆 飾)的調情,卻一直心繫仿如孤單殺手的狗隻,這跟他與愛人(加花草 飾)做愛時的不舉,及後馬上換衫尋找殺手,兩段情與義的對碰也是一脈相承;最後的最後,慣於玩鏡像的王家衛,亦用了湖影來將兩個「金巴」合二為一,這幕湖中倒映所反映的,是虛假的夢、虛假的殺人、司機代殺手的圓「夢」、司機金巴幫殺手金巴的金巴布施。

除此以外,外來啤酒與本地啤酒的對立、天葬秃鷹與大型飛機的對比、以至司機的皮褸牛仔褲與殺手的藏族服,也觸及到西藏文化之於外來工業;而首尾呼應的路邊撒尿、餐館內不斷重覆骰子遊戲的客人、防止殺手殺人以免再添仇恨等等,亦涉藏傳佛教中的「輪迴」命題。

不得不提,戲裡還有一個隱性對比,就是殺手復仇對象瑪扎(然秀新巴 飾)的模樣。即使鏡頭沒有交代,但相信他在觀眾內心形象,肯定是窮凶極惡的;沒料到,瑪扎卻竟然以平凡老人姿態登場,他且十分虔誠,又有妻小在旁……這個對比衝擊,正是殺手不忍不下手的主因。

較諸《東邪西毒》,本片色彩縱然較單調,演員臉孔也很平凡,但整體意境卻毫不遜色,故事某程度且還更加簡潔,簡單兩位金巴已牽引出龐大的張力與思考空間。負責編導的萬瑪才旦誠非無名小卒,他此前的「藏地三部曲」《靜靜的嘛呢石》、《尋找智美登》和《老狗》已是獎項滿身,2015年的《塔洛》更首次闖入三大電影節,現在於王家衛的協助下更榮獲威尼斯影展地平線單元最佳劇本獎。當然,如果萬瑪才旦不是有才,王家衛也不會看他一眼跟他合作。

總的來說,《撞死了一隻羊》可用「醉生西藏美 夢死羊與人」總結:王家衛讓觀眾醉倒於西藏之美的光影世界,又強化善用了夢的元素來總結西藏文化,很好把萬瑪才旦原著故事的兩條主角線連繫一起。

最後必須嘆句:香港居然沒有吹捧本片,豈不可惜!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創意產業日新月異,電影應該嘗試以新的模式運行,從而尋找新的商機,傳統電影界無須視OTT市場為敵,相反,與其合作更具創新性,這樣藝術與科技才能在新時代下共榮。

    政策‧正察  2020-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