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好事》72歲退而不休 義務為基層滅蝨

2019-07-24
 
AAA

WhatsApp Image 2019-07-24 at 10.43.15.jpg

 一覺好眠,對每一個人都十分重要。但無數基層市民在夜幕低垂後,面對的是一場人蝨大戰!退休裝修師傅鄧渭然兩年前成立「滅蟲滅蝨特攻隊」,義務為公屋戶、劏房戶、老人院等基層住戶滅蝨,並到各社福機構與社福中心向社工講解滅蟲大法。兩年來,他已經收到超過五千個求助。

WhatsApp Image 2019-06-04 at 14.27.24.jpg

(受訪者提供圖片)

求助者六成公屋戶 自掏荷包助處理

晚晚「俾蝨咬」噩夢的苦主不單止是劏房住戶!鄧渭然5年前已義務幫基層市民進行滅蟲滅蝨,他說求助個案有六成都是公屋住戶。他相信是公屋戶較多方法求助,而且「幾年間蟲蝨(在社區) 擴張得好快,主要是因為香港人口密度高,物流大。面且氣候潮濕,氣候變暖都加劇蟲蝨滋生。」

今年72歲的鄧渭然退而不休,繼續造福基層。他坦言「真的好辛苦,但無辦法。」他自幼在大角咀長大,深明基層面對蟲蝨之苦。退休後,鄧渭然陪兒子到加拿大讀書,期間認識了一名農務科教授,學習了生態環保滅蟲蝨方法。回港後引入生態環保滅蟲產品,兩年前成立「特攻隊」,更設立24小時熱線,開社交網站,並親自上門處理個案。他會到有需要的單位噴兩次藥,再找社工清理家內雜物。噴一次藥的成本約一千多元,是鄧老先生自己掏荷包付出。

WhatsApp Image 2019-06-04 at 15.12.58.jpg

(受訪者提供圖片)

WhatsApp Image 2019-06-04 at 14.58.11.jpg

(受訪者提供圖片)

WhatsApp Image 2019-06-04 at 14.29.39.jpg

(受訪者提供圖片)

蝨不可怕 辦講座教育社工及市民

鄧渭然說,「年紀大了,做得一單得一單,幫到幾多就幾多啦!」錢事小,要有時間,有時要上去兩次,又要辦講座,作為退休人士,都好難長期維持。」他指,基於對蟲蝨不理解,年輕人都不願加入當義工,怕蝨上身後到處傳播。「就連社工入劏房都驚!」他近年開始進行社區教育,與社區團體聯手辦講座,「入屋前於自己身上噴藥,做好防護就不怕。」希望潛移物化可以扭轉社會一些誤解。

WhatsApp Image 2019-06-04 at 14.35.05.jpg

34483196_625437231151311_7318883185897504768_n.jpg

(滅蟲滅蝨特攻隊Facebook圖片)


防蝨秘訣 不建議用蝨彈


蟲蝨最好都是從預防著手。鄧渭然稱最重要記著三大秘訣,一是減少家中雜物「衫勿堆積如山,舊紙皮,紙箱勿執拾收藏。」;二是保持清潔「勤點洗衣服,人的體味都吸引蟲蝨」;同時要保持地方乾爽,「開抽濕機或風扇都可以」。

如果不幸家中有木蝨,出動糯米是否能有效治木蝨?鄧渭然笑稱「如果治到,政府每個人派一隻糯米雞搞掂啦!花椒八角可能有效,但會返來。」他亦都提醒市民若在門或櫃罅位放滅蝨粉要小心,因為一旦被風吹起,長者及小童吸入對身體不好。

至於好多人一見有蝨就會用滅蝨彈。鄧渭然不建議這做法,因為既不環保又不健康,「化學物質會飄浮於空氣中,吸入不好,而且整個社區都受影響。蟲蝨更會出現抗藥性,只會更惡。」他自己幫基層住戶滅蝨時都會使用生態環保滅蟲蝨劑。

WhatsApp Image 2019-06-04 at 15.13.50 (1).jpg

(受訪者提供圖片)

關愛基金撥款太少「無咩用」

預防蟲蝨靠自己,但鄧渭然希望政府在治理上能多協助基層市民。他試過上門為協助公屋戶滅蝨,房屋署不但無派人幫手,更派出四名職員「招呼」監察他們工作。政府最近宣佈透過關愛基金撥款2.8億協助合資格的劏房戶滅蝨,二人或以上家庭每戶1萬元。鄧渭然形容金額少「無咩用」,「只是俾生意外面的滅蝨公司做」。他批評政府當局既然知道蟲蝨擴散的情況,不如加強官方直接支援,「無理由要民間幫返轉頭」。

延伸閱讀
  • 八十後的雷煒程因為早年父親患末期癌症,打算讓他在家療養度過人生最後一段路,才發現一般住屋環境對病人而言其實是障礙重重,親身經歷激發他創立社企「長屋設計」,為居家安老長者及長期病人,「度身訂造」家居設計裝修,短短4年間已完成約1200個項目。

    2019-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