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中興事件的妥協:中國對美貿易談判之痛

2019-07-29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Z1.jpg

去年5月,習近平主席出乎意料地與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電話,要求美方放鬆對中興通訊的致命性制裁。中興通訊是中國最大的通訊設備製造商之一,因被指向伊朗和朝鮮出售含有美國產部件的產品而遭美國制裁。

當時,中方官員並未預料到這次通話會給隨後的中美貿易談判帶來如此重大的影響。

特朗普政府去年4月宣布對中興通訊實施為期7年的禁令,禁止中興通訊採購美國產部件。對於擁有7.5萬名僱員的中興通訊而言,這無異於宣判了死刑。

在接受福克斯新聞網採訪時,特朗普講述他與習近平通話的情景。習近平表示希望能保住中興通訊工人的飯碗,而且不少人的就業地點就在他的老家陝西省。

通過電話中一番討價還價,特朗普和習近平最後達成了協議。作為放寬制裁的條件,中興通訊需支付13億美元的罰款和徹底改組最高管理層,而且還要聘用美方的合規管理人員,以便從內部對公司的業務進行監管。

起初,美國同意赦免中興通訊還被視為習近平個人外交的傑出成就。當時,受中美貿易戰等因素的影響,中國經濟增速放緩,這一外交成果成功地避免了中興通訊的破產,挽救了大量的就業機會。同時,這也很好地說明只要兩國領導人攜手合作,就能克服障礙,化解貿易緊張局勢。

然而,好景不長。隨着中國官員意識到這種豁免與金杯毒酒無異,北京權力中心的樂觀情緒很快就消失殆盡了。中興通訊協議似乎是在鼓勵特朗普政府在談判中持有更咄咄逼人、更強硬的立場,也使得北京期望與美方達成協議的努力變得更複雜更困難。

周二(7月30日),時斷時續的中美貿易談判又要在上海重啟了。雖然中興通訊早已不是談判的內容,但中興通訊協議的影響仍在困擾着雙方談判代表。屆時,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和其他高級官員將與中國副總理劉鶴和商務部長鍾山舉行為期兩天的談判。

這將是中美貿易談判在5月初破裂以來雙方的首次高級別、面對面會談。在日本大阪G20峰會期間,習近平與特朗普舉行會晤,共同決定對持續了一年有餘的關稅戰按下暫停鍵。在過去幾周,雙方高層談判代表也舉行了幾次電話商談,為這次面對面談判打下了基礎。

這次選擇上海作為談判地點,也頗有深意。此前多輪談判,都是在各自首都北京和華盛頓進行的。之所以選擇上海,是因為中方官員認為在上海談能使雙方談判代表更放鬆,可以進行全面深入的談判,免受在權力中心談判時無時不在的政治壓力。

據彭博社7月24日援引不願透露姓名的白宮高級官員的消息,這次上海談判中,雙方將就懸而未決的問題進行廣泛交流,但預計不會取得重大突破。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23日表示,即將舉行的談判是一個積極的信號,表明雙方都在採取措施,以緩和緊張局勢。

據中國官方媒體報道,中國買家已開始履行承諾,採購更多的美國農產品。特朗普政府也表示,很快將允許美國科技公司向華為出售產品和服務。華為是中國另一主要通訊設備公司,也被美方列入實體名單。

庫德洛表示,美方談判代表已通知中方談判團隊,美方希望重回5月初達成的原協議文本。當時中方認為協議條款不平等,故而拒絕接受。

在影響中美達成協議的所有障礙中,包括美方提出的結構性經濟改革、竊取知識產權、公平投資環境以及北京提出的取消貿易戰中美方加徵的所有關稅等等,其實真正有決定性影響的是協議該如何執行的問題。

根據已被北京拒絕的協議文本,華盛頓堅持擁有懲罰北京的權利。即一旦中方違反協議,美方就可以對中方實施懲罰,而北京不得反對或報復。甚至還有這樣的建議,華盛頓可以在北京設立合規辦事處,專門監督中國對協議的執行情況。

在華盛頓看來,考慮到北京在履行對外開放承諾方面的不到位情況,有效實施才是協議成功的關鍵所在。

但在北京看來,華盛頓的要求無異於「不平等條約」。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中國被迫接受西方列強不平等條約的恥辱歷史。

如今,中國官員已意識到接受中興通信的豁免條件讓華盛頓產生了錯誤想法。他們同意美方在公司內部設立合規部門來監控公司的每一筆交易,合規人員需由美方選定,而中興通信則需要支付他們的薪酬。這意味着公司的全部運作都備置於了美方的嚴密監視之下。

美商務部長羅斯6月在解釋美方取消對中興通信制裁的決定時表示,如果美方認為中興通訊違反了協議,華盛頓仍有權關閉中興通訊。

在中美談更大也更重要的協議時,中方官員相信美方會要求擁有類似的權利,而中方認為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顯然,北京對當時同意中興通訊協議有點兒後悔了。中方官員現在認為,在美方宣布對中興通訊實施7年禁令後,中國政府應該允許中興通訊宣布破產,並對其資產進行分割並出售給不同的企業,同時對員工進行再培訓或另行安置。

如果中美雙方不能相互妥協,掃除協議執行問題這一主要障礙,那麼已持續一年多的貿易談判就無法擺脫談談停停的怪圈。

 

王向偉是《南華早報》前總編輯,現常駐北京,擔任《南華早報》編務顧問。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劉鶴臉上常見兩種表情:笑與不笑。談判不順,頂多眉頭深鎖,不顯怒容;在白宮橢圓辦公室,他平靜觀察特朗普戲劇化的表情;協商氣氛緩和,他同萊特希澤和姆努欽握手微笑。

    2019-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