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穎:說「特朗普是商人」誤導中國

2020-01-13
朱穎
上海師範大學商學院經濟學教授
 
AAA

32.jpg

如果一個中國老百姓說「特朗普是商人」,僅一己之見;如果一位專家在中國眾多的媒體上說「特朗普是商人」就是誤導中國;如果誤導老百姓,沒有什麼後果,幾乎所有的老百姓都會認為特朗普與自己無關;如果誤導中國媒體,媒體傳播信息的認知視角偏差了。如果誤導中國領導人,危害極大。把一個錯誤的認知植入高層領導決策,事關國家命運的定奪。

中國精英階層有影響的人士說「特朗普是商人」的人不少。2016年一位前高官這麼說特朗普:「特朗普是一名商人,更講實際,講利益,他要比講政治、講意識形態的希拉莉更有利於中國。」2019年8月他還在說:「特朗普作為一個商人,實施高關稅政策,無非就是想多收幾個錢,……」

有一位經常在媒體做演講的美國問題專家,也就是在電視訪談節目說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成功地把美國「忽悠」了的專家,他也說特朗普是商人,而中國最擅長和商人打交道。

但在2019年6月他又說:「我承認我們智庫看不懂特朗普」。既然看不懂,是不是說「特朗普是商人」的說法也錯了?他是不是在「忽悠」中國輿論?他曾「忽悠」說中國有三張對付美國貿易戰的王牌,結果被證明全是廢牌。

中美貿易戰持續至今,應該讓中國人看清特朗普了,他出身商人,但他已轉變為政治家,他既有與美國盟友斤斤計較的商業氣息,也有從戰略視角把握美國國際地位的長遠考量,更有基督徒的使命感。他拉開了21世紀中美戰略對決的序幕,貿易戰只是第一幕,他所領導的政府,為當今全球兩個最大國家的戰略博弈布下了一盤大棋。

首先,特朗普回歸保守,矛頭直指共產主義。特朗普和特朗普政府大肆抨擊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這是美國政府自冷戰結束以來的保守主義回歸。這一回歸把中國視為美國全方位圍堵的對象。這就是國際社會議論新冷戰的客觀依據。

特朗普意識形態是基督教。他說,美國是一個「信仰者的國家」,而且「信仰深植在我們國家的歷史中,這是美國建國的精神和靈魂」。他還說「在美國,我們不崇拜政府,我們崇拜神。」「我們的權利不是來自任何人,而是創世主。」

出於基督教的信仰,特朗普以及特朗普政府全世界範圍強烈抨擊共產主義。2018年9月25日特朗普在聯合國呼籲世界各國抵制社會主義。2019年9月24日,特朗普再次在聯合國抨擊共產主義。

2018年10月23日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發佈題為《社會主義的機會成本》的報告,痛批社會主義讓某些國家造成飢荒慘劇,並警告美國如果走委內瑞拉式的經濟路線,將使經濟受到重挫。白宮發表的2019年《總統經濟報告》中專設了題為「市場與社會主義」一章,抨擊社會主義。

雖然特朗普抨擊社會主義既是國內政治的需要,也是針對中國的需要。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上抨擊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並點名批評中國的現行政策,是與中國爭奪國際輿論和道德的制高點。2019年11月7日特朗普在白宮發表某一個紀念日(編按:指「全國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日」)的聲明,並在白宮會見了持不同政見者。

國務卿蓬佩奧是特朗普政府主打對中國政治戰的幹將。按理說,美國的外交部長應該積極發展與中國的關係,但蓬佩奧成了嘮嘮叨叨在全世界到處宣揚中國威脅的「祥林嫂」。這是特朗普團隊的分工合作,他們既有主打貿易戰的幹將,也有主打政治戰的幹將,還有主打軍事競賽的幹將。

2019年12月18日蓬佩奧對《華盛頓郵報》說:我們今年在向世界通報中國執政黨構成的威脅方面也取得了切實進展。「隨着這種威脅的不斷加劇,我們在轉機時睡著了幾十年,我認為特朗普總統設定了條件,讓我們可以在世界各地演講……」聽清楚了嗎?蓬佩奧背後是特朗普,彭斯副總統兩次對華政策演講的背後也是特朗普。

2019年7月特朗普在白宮會晤27名來自17個國家的所謂「宗教迫害倖存者」,其中有四人來自中國。2019年3月彭斯發表批評中國宗教政策的言論。蓬佩奧指責中國阻撓一些國家參加國際宗教自由大會。特朗普宣布2019年12月10日為人權日,蓬佩奧接着抨擊中國的人權問題。28日蓬佩奧發推文,就中國公民信仰問題抨擊中國的執政黨。看到了嗎?蓬佩奧是在配合特朗普抨擊中國。特朗普可以不指名道姓,蓬佩奧則單刀直入。

其次,特朗普在確認了美國競爭對手後,作出了大幅度提升美國軍事實力的努力。2019年12月9日美國國會通過2020年國防授權法案,國防預算提升至7380億美元(約1萬億新元),組建特朗普一直在期望的太空軍。之前,特朗普讓美國正式退出中導條約,2019年12月12日,五角大樓在加州測試了一種常規配置的陸基(地射)彈道導彈。12月25日媒體報道說,美國防部權衡從非洲撤軍,集中力量應對中俄。26日中國國防部回應說,若有人硬要逼中國成對手,中國定是合格對手。

最後,美國國會不斷造出觸及中國核心利益的法案。美國的兩黨高度分裂,彈劾特朗普法案法就是一個證明,但兩黨在認知中國威脅論上高度一致,以致國會通過了涉及香港、新疆、西藏和台灣的法案。這些法案全部獲得特朗普簽字,這些法案都觸及中國的核心利益。

特朗普成功地凝聚起國會在認知中國方面的共識,這是他突出的政績,這個政績立即讓人聯想到特朗普所崇拜的里根以及里根的「星球大戰」計劃。還記得特朗普上台後馬上給蔡英文打的那通電話嗎?特朗普對中國的布局從此開始。

本文至此,要問幾句:中國大陸的專家們還會繼續說「特朗普是商人」嗎?讓「特朗普是商人」的說法繼續誤導中國嗎?如此誤導中國的後果沒有被證明嗎?

 

(作者是上海師範大學商學院經濟學教授)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特朗普政府來者不善,不像是在虛張聲勢,勢必還將有後續動作,不僅會制裁所謂「損害香港自治」的個人,而且還會以階梯式制裁進行威懾,制裁執行港版國安法的實體。

    張介嶺  2020-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