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氣虹:劉鶴的笑與不笑

2019-10-21
 
AAA

111.jpg

上周五,中美第13輪高級別會談首日議程結束,美國特朗普在議程結束後,與中方代表劉鶴會面,並稱雙方進行了「非常非常良好的磋商」,釋放出不少積極信號,全球暫時鬆一口氣。

自去年2月以「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的頭銜訪美,有時還以「習近平特使」身份,親手向特朗普轉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親筆信,劉鶴近來因中方首席談判代表的形象,為世人熟悉。

許多人印象深刻的另一位中國首席談判代表,要屬1997年起負責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談判的龍永圖。不過,龍永圖當年只是對外經貿部(今商務部)副部長,而今天的劉鶴官拜中共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位列「黨和國家領導人」。

這一變化,除反映當前中美貿易談判較當年中國「入世」談判更複雜艱難,也是入世18年後中國崛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全球經濟版圖中擁有更大利益的現實需要。面對美國總統的咄咄逼人和反覆,中方談判代表臨陣需要更多來自最高統帥的直接授權。

就在劉鶴這次赴美會談前後,中國央行批准PayPal成為首家進入中國大陸市場的外資支付機構。此外,花旗銀行正努力成為首家在中國大陸全資擁有證券業務的外資銀行。

這只是今年以來,中國一系列密集的金融業改革開放舉措陸續落地實施一些例子。本月15日,中國官方決定修改對外資保險公司和外資銀行管理條例的部分條款,進一步放寬外資銀行和保險公司的大陸市場准入條件。事實上,金融業正是劉鶴去年3月出任國務院副總理以來的主管範圍之一,其他還包括國企改革、科技和中美經貿談判。

劉鶴長期擔任經濟幕僚工作,曾參與多份中國經濟長期規劃,並為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三任國家主席起草經濟講稿。中共十八大之後2013年3月,他在擔任了10年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位置上被扶正。兩個月後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多尼隆訪華,習近平向他介紹劉鶴時說:「他對我非常重要。」同年11月召開的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目標,而經濟體制改革正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之一。

劉鶴曾經赴美攻讀工商管理碩士、1995年獲哈佛大學公共管理學位的他,如今擔負對美談判的重任,如何討價還價拿捏妥協空間,避免成為黨內不同派系的抨擊對象,如履薄冰。

所以,對比龍永圖鮮明的戰鬥形象,劉鶴臉上常見兩種表情:笑與不笑。談判不順,頂多眉頭深鎖,不顯怒容;在白宮橢圓辦公室,他平靜觀察特朗普戲劇化的表情;協商氣氛緩和,他同萊特希澤和姆努欽握手微笑。無論如何,身為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設計者之一,以及得到最高領導層的充分信任和授權,讓他胸有成竹。

 

文章原刊《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