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銳民:港人只能穿花衣上街?

2019-07-29
 
AAA

WALK.jpg

多名在元朗附近居住的朋友昨天WhatsApp時,只有一個話題:「你系邊度(在哪兒)?已回家?如果出元朗市區,就要小心,不要着黑衫。」

「不敢了,白衫也不敢,愈講愈恐怖!」「刀劍無眼,着什麼顏色都死。」「那就不着衫吧,最安全!」「或者要花衣了。」

「白衣人」星期天大鬧港鐵元朗及朗屏站,專找穿黑衣的年輕人來毆打,甚至殃及池魚,最終導致45人受傷其中一人危殆、三人嚴重。網上不斷流傳「白衣人」繼續作惡的傳言,他們膽大包天,連何時採取行動,竟都預先通告。

據傳一名「阿嫂」(黑幫龍頭夫人)在事件中受傷,黑幫召集幫眾從市區到元朗找「白衣人」算賬。結果,元朗、天水圍、屯門的多個港鐵站及附近商場、店鋪、銀行等,下午就關門,瀰漫恐怖氣氛。

也有部分在市區上班的元朗居民,被上司發現他們昨天整個早上都無心工作,心不在焉,於是在下午就宣布這批員工提早下班,回家照顧家人。

最終證實,所有關於「白衣人」或所謂「黑幫算賬」都是謠言。網上一度流傳某黑幫頭目身亡,導致「白衣人」瘋狂打人,也是假消息。該黑幫頭目正在屯門醫院留醫,既然「大佬」沒事,又怎會再鬧事呢?元朗昨天白天一片死寂。

事到如今,香港這場舉世矚目的「反修例」運動,從最初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經民陣的六次大型遊行、激進示威者佔領立法會、包圍警察總部、在沙田新城市廣場鬥毆,再到星期天傍晚香港中聯辦之後,已成為名符其實的政治戰爭了。

現代戰爭仍講求兵法,無論是強調「無大台」(即沒有幕後組織者)的反修例港青,還是港府警隊,都在這場戰爭中運用了《孫子兵法》的「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相對來說,似乎示威者的能力更勝一籌。

首先,在今年2月港府剛推出修訂《逃犯條例》草案不久,網上已傳出一份招聘通告,表示需要全職或「自由人」做視頻、公關、文宣、等,特別表示要招募「一定數量有拍攝及基本採訪經驗的學生」。

該通告最吸引港青之處,是表明「我想做一件香港沒有人做過的事」,「成就一件痴線(喪心病狂)而我認為對香港有意義的事」。不過要找對了人,主事者才會全面解釋到底要成就的是什麼事。

「獲聘者」可能已散落在不同的社交媒體Telegram群組內了,也有人專攻連登、高登等討論平台。看似「沒大台」的反修例運動,總是有無形「黑手」在Telegram群組內引導港青意見。當各群組聚集了一班「鐵杆」之後,他們就會離開鍵盤,面對面地開會決定運動路向。

在反修例運動中,媒體及政界紛紛驚呼「高手在連登」。的確,連登內不少人的分析理論水平非常高。其中,曾任壹傳媒市場運營總監,並在香港中大任兼職講師的徐緣,就發表了不少「上兵伐謀」文章。

據建制派反映,徐緣撰寫的「藍絲攻略——拆解18種建制」一文最令他們吃驚,該文把建制各路人馬的特色及缺點,完全分析透徹,就像一部克敵制勝的「武功秘笈」,讓示威者們的實力頓時增強不少。

徐緣曾是壹傳媒老闆黎智英的左右手,而黎在這場反修例運動中出力不少,甚至走到華盛頓獲美國國國務卿蓬佩奧接見。從連登、徐緣、黎智英到美國這個關係鏈,令人產生了不少暇想。

另一方面,建制尤其是警隊,面對反修例運動的步步進逼,最初束手無策,近期開始也用上了《孫子兵法》,但仍以防守為主,而且手法拙劣。星期六晚到星期天凌晨的「白衣人大鬧元朗」就更令警隊陷入「誠信破產」的邊緣。

雖然警務處長盧偉聰昨天強調,警方與違法人士,尤其與黑社會勢不兩立,不能接受有人污衊警隊與施暴者有關聯,希望社會相信警隊會全力調查。但無論「黃絲」還是普通百姓,都不相信警隊的解釋。

香港曾經是全中國最安全的城市,但「白衣人」大鬧元朗數小時期間,香港警隊竟幾乎「零執法」,整個過程實在給了太多素材供Telegram群組內的「黃絲」去做文宣了。

這場戰爭還要打下去,「黑衣人」仍可憑藉其人多勢眾,到處「佔領」,讓香港陷入近乎無政府狀態;而不承認跟「白衣人」同路的建制派,要如何力挽狂瀾?還要看下去。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