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海澄:停止衝擊 香港最後改革的機會

2019-08-14
余海澄
公營機構公共事務顧問
 
AAA

FIRE1.jpg

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22年,《逃犯條例》引發的政府風波毫無疑問地衝擊一國兩制,更令社會出現比「佔中」更前所未有的撕裂。一切的暴力行為,正破壞社會安寧,影響市民生活。筆者希望少數激進示威者可以停止衝擊,要求全社會一起「攬炒」,既不文明,也不民主,要追求所謂的祟高理想根本背道而馳。同時,中央政府、特區政府,以至全社會應該認真反思,未來應該如何進行改革,以確保一國兩制可以繼續「不走樣,不變形,行穩致遠。」

勿讓「攬炒」成為主流

連月來無休止的示威行動,越來越激進,每一次的警民衝突,不僅令警民受傷,更傷及無辜街坊。更重要的是,每一次都增加雙方之間的仇恨,導致不少人士情願「攬炒」,將全港市民置於危險之中。撫心自問,激進示威者在爭取民主過程中,卻要求全港市民一起「攬炒」,有違民主精神,根本是自打咀巴。情緒與仇恨很容易蓋過理性,繼而作出激烈不顧後果的行為,激進示威者影響的不是自己,而是全香港人,包括一直支持你們的「和理非」。筆者懇請激進人士三思,勿再將香港推向極端,給香港一個最後改革的機會。

必須大改革 香港才會重生

正如特首所言,香港的確五勞七傷,原因是今次的風波是香港深層次問題的終極引爆點。特區政府管治22年以來,既未能解決年輕人上流無望,貧富差距,房屋土地短缺等社會問題,又不敢撼動既得利益者,如電視發牌,Uber合法化等,均保護既得利益者,遑論挑戰地產霸權呢?今次的政治風波對社會帶來的衝擊與震撼,好比當年「六七暴動」。如果政府在聆聽民意的方式及處理特權階級的手法上,沒有像「六七暴動」後大刀闊斧的改變,解決香港的各種社會問題,那麼香港將難以管治,甚至是親身終結一國兩制。

大改革之路漫長,不過令香港擁有這次最後機會,決定權在香港人手中。正如特首所言:「當一切平靜之後,真誠的對話,修補撕裂,重建社會和諧將會開始。」筆者明白很多人對香港政府,甚至香港絕望,但懇請熱愛香港的人三思再三思,停止暴力衝擊,讓我擁有一次大改革的希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長期以來,新聞自由是港人最珍視的價值之一;但在過去兩個月,我作為記者,在遊行活動中就親身經歷了不少遭示威者恐嚇、要求「不要拍照」的場景。

    戴慶成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