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健楚《上大夫堂》禮讚生命禮讚蟬

2019-08-19
余健楚
香港註冊中醫師
 
AAA

 shutterstock_1411698158.jpg

你也許還不知道,
人生只是短暫的曬曬太陽!
——慈誠羅珠堪布(註1)


翻開草叢間那些鋸下的樹木,發現樹皮裡有許多白色卵子,周圍有螞蟻爬來爬去,大夫擔心有蛇匿藏在裡面,於是轉身離開。
回頭一想,剛才看見不就是蟬的卵子嗎?大夫以前只見過成蟲,可沒想到在大嶼山撿木頭時意外發現了蟬卵。
曾經生活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我們,常常在瀰漫繁殖氣息的夏天裡到處聽見悅耳的蟬鳴聲,那是盛夏載滿的音符。
蟬,也叫知了。
小的時候和三五玩伴一起捕蟬,先在樹皮外找來樹膠,黏住樹幹頂端,然後跑去追逐蟬的聲音,一旦發現目標,便會小心翼翼的把手上的樹幹移到高高的樹上,朝向翅膀把牠捉獲。一個又一個的一剎那,讓大家高興不得了!這「玩意」對小伙子而言是好玩,對古往今來的讀書人而言又是情有獨鍾。
二零零五年暑假,大夫在山東青島第一次看見「金蟬脫殼」。當蟬背裂開了一道縫,頭部伸出來,前身往外彈出,像十米高台跳水的後空翻一樣,直到整個身體脫殼而出。從幼蟲到成蟲,蟬,放下了陳舊的軀殼,換上了嶄新的衣裳。人生的自我超越又何曾不是這樣?擺脫一身世俗的枷鎖,過上少私寡慾的節奏。

2s85000090o469376531.jpg
蟬的羽化重生之前,幼蟲蟄伏在沒有陽光的地下生存長達數年之久,直到某個夏天傍晚,幼蟲首次破土而出,靜靜爬到樹上,以蛻變的決心迎接明天早上的太陽。
在陽光照耀下,蟬從此放聲長鳴,只不過,牠曬曬太陽的壽命大概只有短暫一個月。

蟬殼具藥用價值

大夫僅僅覺得蟬的一生留給人類最大的貢獻莫過於牠第一次飛翔前佈施的蛻殼,中醫稱之為「蟬蛻」。常用於溫病初期和外感風熱引發的發熱、咽痛、失音之證;以及麻疹初期起到透疹之效;也用於小兒驚哭夜啼,能多獲良效。
蟬,是在禮讚生命。
蟄伏、破土、放歌,此為蟬的生命三重奏。每個人的生命又該如何彈奏?大夫此時此刻憶念起黃家駒只得短暫的一生,他卻擁有如蟬的三重特性——潛龍勿用,飛龍在天,利見大人。此乃活着之境界也!大夫想着想着,自從寫作《上大夫堂》文章,希望守護在輸出文化、輸出價值、輸出正見和輸出清涼的初發心上,過程中卻意外發現了創作之心路歷程其實也是在尋回純真、尋回童心、尋回自心。
你也許已經知道,短暫曬曬太陽的餘生在止於至善!

A.png
附錄:
古詩賞析:
《蟬》——唐·虞世南
垂緌飲清露,流響出疏桐。
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

B.png

註1:慈誠羅珠堪布是當代著名的藏傳佛教上師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