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子瑋:探討未來優化公民教育的方向

2019-08-20
陸子瑋
基本法基金會研究員
 
AAA

civic1.jpg

論到香港的公民教育(civic education),以現時的香港教育課程架構下,基本是由通識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主理。它的理念主要強調通才教育(General Education)及全人教育(Holistic Education),培養學生能夠接觸不同學科領域的知識,以至將不同的知識融會貫通,望能解決學術分科過度細化及知識被割裂的問題,同時加入博雅教育的意念,培養能夠獨立思考分析的「完全、完整」的人。

雖課程原意是理想及正面,但實施多年後一直受到不同社會人士及團體批評。加上,近期各個大型示威事件,及上月首任行政長官及現任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先生就通識教育提出針對性的見解,社會再次熱論有關通識科問題,兩邊議論紛紛。

本文內容雖是有關香港的公民教育,但並非針對性評論通識科的利弊,而是嘗試以超越現時政治局面的框架,從宏觀角度及客觀方式探討香港整體公民教育未來的改善方向。筆者在探討公民教育議題時,順道聯絡數位中學教師,了解通識科在校實踐的情況。據他們經驗之言,教育局雖就通識科設立了政策框架,但在教學實踐層面上,還是主要依靠教師的取材;換言之,對於教師如何理解公民教育的理念成為至關重要的一環。

筆者借鑒由國際教育成績評估協會(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Evaluation of Educational Achievement)進行《國際公民與公民權教育研究》(2009年及2016年)(International Civic and Citizenship Education Study),該研究超過30個國家參加,針對8年級(則是中二學生)的中學學生施測,有超過14萬名的學生接受測驗及調查,亦包括6萬多名教師及校長等人的調查資料。雖香港特區在研究中被分為「不達抽樣要求的地區」(not meeting sampling requirements)(注:未能達到研究抽樣要求的數目),但也具備相當重要的參考價值,為本文提供較數據化的根據。

GRA.PNG

根據上述數據顯示,不論是2009年至2016年間,香港教師對於公民教育的教學方向,非常側重於「提升公民權利和責任的知識」及「促進學生的批判性和獨立的思維」的重要性。在2009年的數據結果,兩者分別得到64及59;2016年,73及58,前者則有明顯上升的趨勢;其次就是「促進尊重和保護環境」及「提升有關社會、政治和社會公民機構的知識」,分別得到48及45(2009年),和46及53(2016年)。最不受重視的,分別是「提升捍衛自我觀點的能力」、「培養學生衝突管理的技能和能力」、「支持制定打擊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的有效策略」,不論是2009年或2016年的結果,百分比多年來維持低過20,遠低國際社會的平均百分比,甚至在「衝突管理」及「捍衛自我觀點的能力」方面有明顯下降,相比「促進學生參與學園生活」及「促進學生參與當地社區工作」更低。

這數據反映,不論是通識實施前後,香港教師對於公民教育的理解及意念,基本沒有明顯改變,反而強化了教師對於「公民權利和責任」的重視性。在公民教育中,能夠提升及強化學生以批判性和獨立的思維認識公民權利是正面之事,而且過去教育局在2017年在初中德育課程增加了「憲法及基本法」課題,強化了公民教育的生活、歷史及法理的層面。 可惜,從上述數據結果顯示,香港教師相比國際社會,比較明顯忽略公民教育中的「衝突管理」及「種族主義」的元素,反映出香港公民教育出現缺陷和不足之處,阻礙達到公民教育所強調的「完全、完整」核心理念。

強化「衝突管理」,微觀上即可提升新一代處理日常工作及生活層面的能力;宏觀上即可提升人才競爭力及加強社會穩定性,可謂相輔相成。尤其過去10年間,全球的經濟民生問題、政治氛圍出現激烈變化,加上科技政治之間的互動所引起的權力轉變情況,不論是歐美、亞洲及本港社會都一致出現強烈的政治正確、排外心態和不同形式的種族主義。政治及文化意識形態兩極對立化,社會撕裂和激烈衝突成社會常態(香港也在其中),面對著現時對立及兩極化的環境中,過去強調公平、公正、平等及互相尊重的文明、公義、法治、民主及自由最終只會因長期的負面兩極政治環境,成為時代的受害者(victim of the times)。

香港作為對外最開放的城市,自然對於國際政治文化的風向特別敏感,所以教育下一代「完全、完整」的公民教育是至關重要。本文建議,教育局及在港的教師團體可因著時代的變化,適時彈性優化公民教育(特別是通識科)的理念。以上述本文的重點,可在課程、日常學習、考試及學校活動增加「衝突管理」(conflict management)的元素,同時結合民間力量,透過教師培訓、學生講座及活動等等,提升教育前線人員對於「培養學生衝突管理的技能和能力」、「捍衛自我觀點的能力」及「打擊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的重視性,使之更臻完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