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趁歇馬反思馬匹權益

2019-09-20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HORSE1.jpg

拜無休止的暴力衝擊所賜,9月18日的夜馬取消,馬迷失望,不過吳桐山無失望,因為我不是馬迷。

先申報,我自問除了偶爾買六合彩,從來不賭,因為自己自小認知家中不少病態賭徒,知道賭無可能發達,賭馬更無可能。在我睇來,停跑馬應該是功德而不是罪孽。再加上現在全球都強調要保護動物權益,特區政府也打算修改動物保護法,提升動物權益,但大家有沒有考慮過馬匹的權益呢?

有三位香港大學社會學學系的學生去年研究過香港賽馬活動,其中有一些事實令人吃驚。譬如馬匹的賽馬生涯通常由2歲到11歲,相當於人類的18歲至75歲,明顯過分勞累。研究的過去三年內最少有28匹賽馬死亡,所有馬匹都是於意外發生後一個月內死亡。即使如此,馬會仍然宣布2017至2018年度,將會增加本地5天賽馬日,意味著馬匹「抖暑」的時間減少。另外,一如所有法律的落後一樣,本港的馬匹保護法律同樣落後,在英國,在一般的平地賽馬項目中,如騎師鞭打馬匹超過7次即屬違法,但香港則沒有此限制。

總而言之,賽馬,就是為了滿足人類的私慾,去令馬匹付出慘痛的代價。人類口口聲聲說「馳騁賽場」,喜歡那種速度感,但那只是人類的喜歡,馬匹會喜歡被人綁住鞭打,拼命往前跑嗎?子非馬,安知馬喜歡呢?

當然,人類有生存權,如何任何事是生存必須的,那麼哪怕可能侵害其他動物的權益,恐難避免,不可能每個人都做割肉喂鷹的偉人。但賽馬這種活動,與人類生存八竿子打不著任何關係,純粹只是一種娛樂、博彩。就因為如此要虐待其他動物,道德嗎?

有人反駁說這是人類文化傳統,應該保持。鬥牛還是西班牙傳統呢,不是一樣可以立法禁止?扎腳還是傳統呢,你怎麼不繼續?在角鬥場用人和野獸搏命也是古老的傳統,你怎麼不去鬥?傳統絕對不是狡辯的理由。

事實上人類的很多傳統都只會將「惡」發揮到極致。例如追求純種馬,就逼著馬匹要近親繁殖,結果是增加馬匹患有遺傳病的機會,還進一步經過基因篩選令馬匹的四肢變幼,從而令動作敏捷。更會用藥物提升馬匹的表現,而不顧藥物對馬匹身體的傷害。為了我們的愛好,人類可謂壞事做盡。

世界不少國家的愛護動物組織,都有提出過對賽馬權益的關注。但在香港,也許是馬會的影響力過分強大,本地的愛護動物組織,都只是提及寵物、野生動物的權益,但對賽馬權益似乎從未有人深入探討,遑論有人提出保護建議。

在意外停跑馬的這一日,我們都只是關心自己少了落注機會,是應該埋怨黑衣暴徒還是埋怨何君堯?難道我們就不能關注一下馬匹的意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沙中線紅磡站月台層板工程有部分鋼筋被剪短,事件關於公眾安全,引起社會極大的關注。港府和港鐵7日終於給公眾一個交代,一方面港鐵相關高層引咎辭職,一方面政府亦會委任數名資深工程管理人員組成顧問團,協助港鐵公司加強沙中線項目的工程管理,以期挽回公眾對港鐵工程質量及安全的信心。

    陳正偉  2018-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