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不怕2047,只怕變形走樣

2019-09-30
曾鈺成
立法會前主席
 
AAA

CNN.jpg

「一國兩制」肯定超越2047,這是毫無疑問的。

1984年10月3日,即《中英聯合聲明》在北京草簽後一星期,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港澳同胞國慶觀禮團,發表了一篇談話,其中談到香港「如果發生動亂,中央政府就要加以干預」的一段,最近常被引述。但鄧小平的談話裏有以下這一段,近期很少人重提。

五十年後 更不必變

鄧小平說:「(中英)聯合聲明確定的內容肯定是不會變的。我們中央政府、中共中央即使在過去的動亂年代,在國際上說話也是算數的。講信義是我們民族的傳統,不是我們這一代才有的。這也體現出我們古老大國的風度,泱泱大國嘛。作為一個大國有自己的尊嚴,有自己遵循的準則。我們在協議中說五十年不變,就是五十年不變。我們這一代不會變,下一代也不會變。到了50年以後,大陸發展起來了,那時還會小裏小氣地處理這些問題嗎?所以不要擔心變,變不了。」

到2047年,按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國家發展計劃,中國將要成為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那時還會小裏小氣地處理(『一國兩制』要不要變)這些問題嗎?」這句話可以這樣理解:到時如果「一國兩制」依然對香港和國家有好處,中國政府不會因為只承諾了「五十年不變」,便把「一國兩制」終止。事實上,《基本法》並沒有「日落條款」;只要全國人大不把它廢除,《基本法》在2047年後將繼續有效。

還有,習近平已提出了用「一國兩制」實現台灣和平統一的目標。這目標成功實現的時候,大概已接近2047;如果「一國兩制」剛開始在台灣實踐,中國政府有甚麼理由宣布它跟着便要在香港結束呢?

特區前途 繫於當下

我們現在要擔心的,不是香港在2047之後怎麼樣,而是從現在到2047怎麼樣:眼前這場政治風暴何時完結?風暴過後,香港社會的撕裂能否修補?港人和中央政府之間能否重建互信?「一國兩制」能否排除障礙,順利發展,贏回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的信心?

如果這些問題的答案都是正面的:特區政府和香港市民憑自己的力量在一段不太長的時間內成功止暴制亂;然後各方面都認真汲取風暴帶來的經驗教訓,同心合力維護「一國兩制」,港人理解和尊重中央政府對「一國」的堅持,中央政府理解和尊重港人對「兩制」的期盼;在互諒互讓的精神下,問題和矛盾一一得到解決,「一國兩制」行穩致遠──如果是這樣,我們不用擔心香港的狀況在2047年會突然變壞。

如果事情的發展恰恰相反:止暴而不能消怨,制亂而不能安民,社會繼續撕裂,矛盾不斷加深;港人特別是年輕一代對中央愈趨反叛;中央不信任「港人治港」,對特區加強管控──如果是這樣,香港的狀況同樣不會在2047年突然變壞,因為遠沒等到2047,壞日子早已來臨了。

「壞日子」將是怎麼樣的呢?中國政府不會正式宣布「一國兩制」結束,也不會公開承認「一國兩制」失敗;不會修改《基本法》,也不會讓明顯違反《基本法》的事情發生。可是,當中央政府和港人之間由於缺乏互信,處處互相防範,事事不肯退讓,「一國兩制」便會失去《基本法》本來留有的回旋餘地和發展空間。

變形走樣 中央不願

例如《基本法》規定作為政制發展「最終目標」的普選,可能變得遙不可及;「23條立法」可能要馬上進行,而且尺度要收緊;「人大釋法」可能更經常,作為對付觸碰「一國」原則底線行為的手段;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把反對派看作敵對力量,用盡《基本法》賦予的權力實行打壓;反對派全面與政府對抗;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對香港的高度自治失去信心。到時的「一國兩制」,將是完全變了形、走了樣,失去了它的大部分優勢和在國家發展中的獨特作用。

這樣的局面,大部分香港市民不願見到,中央政府更加不願見到。國家領導人一直強調,「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取得舉世公認的成功;「一國兩制」是解決歷史遺留的香港問題的最佳方案,也是香港回歸後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最佳制度。香港回歸後時間愈長,應該愈能證明這論斷正確,而不是相反。特別是對台灣:如果香港成為「一國兩制」實踐的反面例子,兩岸和平統一就更難實現。

香港市民和中央政府都應該盡力防止在香港的「一國兩制」偏離正確方向,變形走樣。在中央政府方面,關鍵的問題是對香港患上的病症能否作出準確的診斷,對症下藥。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