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亞非:大國憂患意識與「悲劇情懷」

2019-10-14
何亞非
外交部前副部長
 
AAA

333.jpg

近來一些美國學者認為,面對中俄挑戰,美國縮手縮腳,不敢直面應對,喪失了採取果斷行動所必需的「悲劇情懷(Tragic Sensibility)」和憂患意識。

所謂「悲劇情懷」,是來自古希臘對悲劇的痴迷和反思。古希臘盛行演出悲劇,產生了很多至今膾灸人口的悲劇和劇作家。悲劇既是全民的主要文化生活和娛樂,更是保持希臘國民關心國家命運興衰永不懈怠的憂患意識之來源。古希臘歷史學家和海軍將領修昔底德,對當時希臘與斯巴達之間的戰略競爭,以及雙方並非刻意追求戰爭卻最終未能逃脫伯羅奔尼西亞戰爭災禍的歷史,寫過長篇論述,分析刻畫入木三分,希望人類未來的大國領導人能夠保持「悲劇情懷」,從大國戰爭的歷史悲劇中汲取教訓,時刻警惕,防止再次陷入戰爭陷阱,即「修昔底德陷阱」而不能自拔。

回顧美國二戰後牽頭建立其主導的國際秩序和治理體系,美國總統威爾遜、羅斯福及社會精英對二次世界大戰美國被動捲入並付出巨大代價均有切膚之痛,由此產生的「悲劇情懷」和憂患意識十分強烈,認識到要阻止戰爭再次對美國帶來禍害,需要建立以美國實力為後盾、能夠遏制和約束大國行為的治理體系和國際秩序

為此,美國在二戰行將結束之際即開始籌劃新的國際秩序,倡導建立了聯合國和以「五大國協商一致(否決權)」為基礎的安理會集體安全體系。同時,美國從北約開始,在歐洲、東亞、拉美編織了不少多雙邊軍事同盟網絡,以美國強大的軍事實力和全球投放能力形成威懾,阻遏任何企圖改變世界政治版圖的力量。美國迄今建立的全球安全架構由三個層面組成:30多盟友、約30個准盟友、更多數量的安全和外交合作夥伴。美國及其盟友合計佔全球GDP和軍事支出均在60%以上。

同時,美國認為,只有國際安全機制遠遠不足以從根子上防止戰爭,國際政治軍事安全有賴於國際經濟安全和繁榮,兩者相輔相成,密不可分。

因此,1944年的布雷頓森林會議具有劃時代意義。美國主導創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關貿總協定(GATT)就是給美國治下(Pax Americana)的集體安全體系綜合配套,使之成為涵蓋國際政治、安全、經濟、金融、貿易方方面面的全球治理體系。突出的是,以美元金本位為核心的布雷頓森林體系既穩定了國際貨幣體系,又使之運轉自如。

這些是美國為建立其設想並能控制的國際秩序決心付出的必要代價,而驅動美國這一對外戰略的潛意識正是「悲劇情懷」,或者說「憂患意識」。美國二戰後的戰略安排和國際秩序十分成功,尤其在冷戰以後更是達到頂峰,已經持續了70多年,其中「美國單極世界」則延續了30年。

2003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被弗里德曼、扎克里亞等著名學者稱為標誌「美國世紀結束」的分水嶺,美國從此開始走下坡路。由此引發的美國對外戰略大辯論很大程度上把美國國運起伏歸咎於這70多年長期和平產生的「自我麻醉」和「自滿自足」。美國精英希望通過重拾「悲劇情懷」,使美國防止過度收縮和孤立。

美國對外戰略如今再次聚焦大國競爭,尤其與中俄戰略競爭,與美國重拾「悲劇情懷」密不可分。美國內現在凝聚人心靠的也是這種憂患意識。美國精英因此敦促美國人民接受這種觀點:要防止美國失去世界霸權,要維護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美國面對南海、烏克蘭、敘利亞、伊朗等事關美國核心利益的挑戰,得「敢於亮劍」,以遏制中俄等「修正主義國家」的「進攻性」舉措。美國出現這些言論和行動有相當的市場。

今年是新中國建立70周年,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艱苦奮鬥、改革開放,取得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已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政治、經濟、軍事、科技、文化、教育等領域成就有目共睹,正處在向世界強國邁進的歷史轉折期。

美國的歷史和現實對中國是一面鏡子。自鴉片戰爭到新中國誕生前的「百年恥辱」,自中國共產黨成立以後上下求索,自新中國建立以來的70年奮鬥歷程無不告訴我們:憂患意識需要切記心上。居安樂而思憂患,能幫助我們對當前極其複雜敏感、充滿各種陷阱的國際環境時刻保持清醒頭腦,同時為國家和世界和平穩定、經濟發展多做思考和籌劃,也要準備付出必要的努力甚至犧牲。中國作為世界大國這樣做有其必要。

1、堅持不懈把中國自己的事情做好。堅持黨的堅強領導,保持政治穩定、社會和諧、經濟發展,這是中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長治久安並對世界和平與經濟繁榮做出重大貢獻的根本。

2、敢於鬥爭、善於鬥爭、爭取合作,妥善處理好大國關係,特別是中美關係,避免陷入新興大國與霸權國家「你死我活」的「修昔底德陷阱」。在中美關係競爭與合作共存但競爭佔主要面的今天,需要做好最壞準備,不要抱有幻想,同時繼續從最好處做最大努力,以鬥爭求合作,努力擴大合作面,積極探索一條和平競爭、擺脫全面對抗的大國相處之道,建立新型大國關係。近期而言,考慮美國大選、彈劾等因素,繼續冷靜觀察,不可急於對一些事情下結論。

3、在國際上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維護世界和平與現有全球治理體系,包括自由貿易體系,並對WTO等體系性安排進行必要的調整,以適應全球化的結構性變化。繼續積極提倡集體安全、合作安全的新安全觀,反對「零和遊戲」的安全思維模式。這是中國外交的優秀傳統。

4、繼續實踐正確的義利觀,積極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全球合作夥伴關係網絡、人類命運共同體建造,力所能及地提供惠及世界各國的全球公共產品。要從世界大國的高度來看待中國對未來世界秩序的塑造、全球治理體系的改革和維護,積極做貢獻、出思想、提方案,施加影響。如今中國已經建立110對各種形式的夥伴關係,參與幾乎所有政府間國際組織和500多項國際公約。未來的世界是各國共同的世界,促進國際關係民主化,使全球治理體系更趨公平、公正、合理,以中國之道參與和引領國際新秩序,應該成為中國外交的重要目標。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