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會否是「廣場協議」的翻版?

2019-10-16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22.jpg

根據美國發放的消息透露,中美雙方在貿易議題上,有機會達成初步的共識,並可能會先簽訂「貨幣匯率協議」。早前,中美貿易談判破裂,人民幣不久便跌穿「七算」,美國隨即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是22年來的首次。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批評美元太過強勢,亦對中國的龐大貿易順差十分不滿。「貨幣匯率協議」的具體內容尚未公布,但據悉美方將要求提高中國央行干預人民幣的市場透明度。此外,相信美方亦希望人民幣對美元重拾升軌。

由於在貿易談判時加入「貨幣匯率協議」,很容易會讓人聯想起1985年日本被逼簽訂的《廣場協議》。坊間卻認為「貨幣匯率協議」和《廣場協議》不同,中國亦不至會步日本之後塵,其理據如下:

1. 美方指中美雙方於早前談判破裂前,已達成「貨幣匯率協議」的共識。換句話來說,即中方不是在拖拉多月後最終才屈服。美方亦指出,相信「貨幣匯率協議」對人民幣的匯價影響甚微。

2. 中國與當年的日本不同。中國有獨立的軍隊,並非為美國的附庸國。日本實力有限,不能與當今中國相比。中國之國內生產鏈亦比當年的日本更完整,產品遍布各行各業。此外,中國尚有13億人口的龐大內需市場,且全國各地區的發展水平不同,有互補作用。綜合來說,中國更有條件作出適度的升值。

3. 日本的失落30年,亦並非單純因《廣場協議》而起。除了世界各國逼使日圓升值之外,日本央行亦實行了錯誤的「超低息政策」,製造更大的資產泡沫,才會導至泡沫破滅後的失落30年。因此,日圓匯率太強是一個問題,息口過低亦是只外一個失敗之原因。中方可以此為鑑,便不會重蹈覆轍。

4. 暫時人民幣只佔國際交易量的2%左右,人民幣穩定升值,亦可吸引更多投資者吸納人民幣,對人民幣邁向國際化極為有利。

筆者認為,以上的觀點過於樂觀。其一、早前已達成「貨幣匯率協議」之共識,不過是美方單方面放話。人民幣貶值後,美國即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貨幣匯率協議」如果達成後,中國便有望從「匯率操縱國」之名單中被剔除。換句話來說,美方的所謂「貨幣匯率協議」,就是要逼令人民幣升值。這一點與《廣場協議》毫無分別。美國明明是要人民幣升值,還硬要說「將對人民幣匯價影響微」,不就是「反話」嗎?

其二、中國的產業鏈較完整。但當年日本的工業水平亦極高,在各行各業都可與美國及德國等製造業大國競爭。那時候,日本在半導體及晶片領域上,甚至乎有獨到之處,美國甚至乎要以貿易戰來逼日本轉讓技術,並以諸般手段,把掌握高科技的日本大財團「廢武功」。這一點,不是跟現下美國對付中國的手段,非常近似嗎?而且,當年日本的國內產業鏈可能不及現時的中國完整,但日本卻早在東南亞和台灣等成立子公司及生產基地;即在80年代初起,日本已發展跟美國一樣的全球化生產模式,絕不比現時的中國遜色。

其三、日本在《廣場協議》之初,世人亦不會預見這協定是「毒藥」。日圓升值,亦有利缺乏天然資源的日本進口更多資源和吸納更多大宗商品。日本企業亦可以把產業鏈升級,專造高端生產;亦可以乘勢收購更多海外資產及企業。因此,中國可能將會簽訂的「貨幣匯率協議」,肯定亦是有其好處和壞處;其本質上,亦類似於《廣場協議》。

至於日本的所謂「錯誤利率政策」,亦可能與《廣場協議》有關。起初,日圓需要升值,但匯價升得太急,亦會嚴重打擊日本出口。央行若出手干預,並拋售大量日圓,卻有可能違反《廣場協議》之約定。至少,《廣場協議》肯定對央行的干預及拋售日圓之規模上有限制。在無可奈何之下,就只得以降息來盡量遏止日圓升值了。日本央行減息後,製造出龐大的資產泡沫;面對過剩的熱錢和遊資,又只得盡量以發債來吸納。在這情況下,若調頭加息,肯定會增加政府的債務負擔,並刺破資產泡沫,但亦有可能會引發更嚴重的升值,形成了一個長達數十年的困局。

簡單來說,《廣場協議》不只強逼日圓升值,亦肯定會限制央行干預及調控的選項及幅度,即大幅削弱了日本央行的管理及應對危機之能力。

「貨幣匯率協議」一樣是逼令人民幣升值,一樣要求中國增強干預匯市時的透明度。那麼,在具體細節上,又會否增加中國央行在管理人民幣匯率時的難度呢?美國對中國央行限制多多,又擺明要求人民幣升值,還逼使中國央行增加透明度,並要求中方公布干預的細節,又會使國際炒家有機可乘呢?

其四、貨幣有諸般功能,例如是儲蓄、保值及交易等等。某國的貨幣能否順利「國際化」,取決於該國的綜合國力,貿易總量、經濟規模、軍事、政治實力、信譽和前景等等。貨幣不是「大宗商品」,更不是「股票」,並非單純「升值」便會有用。如果某國的貨幣升值,但國內經濟差勁,貿易量萎縮,投資者就算對該貨幣有興趣,並囤積居奇,亦不可能視之為「國際貨幣」。三十年來,日圓升值得很誇張了,其「國際貨幣」的地位為何沒有提升?美元連年貶值,卻為什麼至今仍是一眾「國際貨幣」的「龍頭」呢?

最後,現在美方談判的牽頭人、白宮貿易代表萊特希澤 (Robert Lighthizer) 也是當年代表美方與日本談判的領導者。「貨幣匯率協議」會否是第二個《廣場協議》?我們只能拭目以待,留意將來或會公布的條款細則。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