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官商之間:應如水晶一般透明

2019-10-21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1.jpg

10月16日,《紐約時報》頭版刊發了一篇關於德意志銀行如何在華拓展業務的報道。文章之所以引人入勝,是因為它揭示並詳述了德銀在中國市場的取勝之道,即對政治權貴的公關和利益輸送。消息來源可信,都是《南德意志報》獲得的出自德銀及其外聘律師之手的內部機密報告和文件。

報道顯示,德銀為中國領導人拱手送上奢華禮物,邀請領導人的家屬和親信參加昂貴的高爾夫球活動,向中間人支付數百萬美元的酬勞,以換取與領導人會面的機會,同時還聘用了100多名中共權貴的子女和親屬。當然,他們中多數人並不能勝任。

多年來,有關跨國公司,尤其是國際投資銀行如何覬覦中國巨無霸國企在香港或紐約上市的豐厚承銷費,一直是坊間茶餘飯後的談資。據信有國際投行為了拿下股票發行承銷業務,不惜放棄原則來討好政治權貴。

可以說,這篇報道很好地佐證了這些談資。這些內部文件包括電子表格、電子郵件、內部調查報告以及高管的談話記錄等,涉及的時間跨度長達15年,而重點是2002年至2012年這十年。

對熟悉中國經濟21世紀前十年蓬勃發展情況的人來說,聚焦這段時間不足為奇。在此期間,由於政府管制不力,官場腐敗猖獗,尤其是權貴家族的子女和親信,為了能輕鬆賺大錢或利用政治關係謀得高薪職位,可以說他們無所不用其極。事實上,公眾對官員腐敗深惡痛絕,習近平主席也正是通過反腐來鞏固了自己的權力地位。自習近平2012年底上台執政並發起反腐運動以來,已有大批官員落馬,其中包括一些黨政要員。

依據以往經驗,中國政府很可能會對這些令人難堪的爆料保持沉默,尤其是爆料還涉及前領導人及現領導人及其家庭成員,包括前總理溫家寶及其子女。

其實,大可不必。儘管爆料令人難堪,但也表明在管好領導人子女和親信這件事上,急需的是透明度和問責制。領導人的子女和近親的商務活動一直是中國最敏感的政治禁忌之一。

這篇報道稱,德銀對前國家主席江澤民贈送了價值1.8萬美元的水晶生肖虎和B&O頂級音響,而向前總理溫家寶贈送了價值1.5萬美元的水晶生肖馬。

為了自己的聲譽和形象,其實中國政府應該說明是如何處理那些禮品的,並公布領導人和官員接受禮物的有關管理規定。

與美國等國家一樣,中國政府對官員接送禮物的價值也規定有上限,超過上限的禮物都要上繳國家。

但報道也表明,與神秘而複雜的政治遊說相比,請客送禮不值一提。在美國等西方國家,遊說是合法的,而且有嚴格的規範,但在中國,政治遊說多是台下交易,是秘而不宣的事。

鑒於中國政策制定過程不透明以及政治體系的神秘性,為獲得與決策者會面的機會以及敲定巨額生意合同,因此找對中間人對中外企業來說都至關重要。在中國,能夠接近影響力人物的中間人,通常都是領導人的近親及熟人。

這就不難理解德銀為何要向這些中間人支付數十萬美元,以安排德銀高管與中國領導層的會面,並聽取他們對德銀在華投資的建議。

在2002年至2012年胡錦濤執政期間,這種以權謀私的現象尤其嚴重。由於他不夠強硬,許多有權有勢家族都敢於涉足其中,由其子女或親信充當中間人,因此賺得盆滿缽滿。習近平發起的反腐運動,也許能起遏制作用,但並不可能徹底消除以權套利的行為。

其實,如何規範領導人子女和近親的商業活動,一直是一個熱點政治問題,也是令公眾不滿的原因之一。但這並非是一個中國獨有的問題。例如,美國前副總統拜登之子亨特•拜登在烏克蘭和中國的商業活動,也一直受到白宮的窮追猛打,媒體對此也越發關注。亨特最近接受採訪時表示,他沒做錯什麼,但承認自己「判斷失當」。這也使他和其父親拜登成了對手攻擊的靶子。

而在中國,這些高官的子女被統稱為「太子黨」。他們享受着非同一般的奢華生活,媒體又被嚴禁報道他們的商業活動和個人生活情況。

而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的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毛澤東和其他開國元勛對其子女和親屬的言行管理得非常嚴格。多數官員子女都選擇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這是他們理想的職業發展道路。毛澤東甚至還把他最疼愛的兒子毛岸英送到了朝鮮戰場的前線。在美軍的一次空襲行動中,毛岸英壯烈犧牲。

自中國1978年實行對外開放和經濟改革以來,商業機會不斷湧現。許多「太子黨」開始涉足商界,利用其父母的政治地位,瞄準工業品或消費品政府定價與市場價格之間的巨大差異,從中牟取暴利。群眾對「官倒」和其他腐敗現象的不滿,也是爆發1989年學運的重要原因。而那場學運,最終被血腥鎮壓。

之後,中國政府就關閉了很多「太子黨」的企業,包括鄧小平之子鄧朴方名下的康華髮展總公司。但隨着中國經濟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末和本世紀第一個十年裡的蓬勃發展,在前國家主席江澤民和胡錦濤領導之下,由鄧小平倡導實施的嚴控官員子女經商的政策出現了鬆動。

在這一時期,中國迫切需要國際投行的幫助,以改組巨無霸式國有企業,為在海內外上市做準備。眾多國際投行施展了渾身解數,吸引「太子黨」加入他們的團隊,以便利用其父母的政治關係網和地位拓展業務,贏得商業合同。

然而,在國際投行謀得一份高薪職位不足為怪,也不會引發太多爭議。有些「太子黨」的商業行為更為激進,他們利用自己的關係網,涉足從地產開發到基金管理等諸多領域,賺取巨額回報。在習近平的反腐運動中,眾多落馬官員的妻子或子女也都被控以權謀私。

中國政府這些年確實出台了一系列規章制度,以約束高官的商業和投資活動,包括內部申報商業利益等。但正如《紐約時報》報道所顯示的那樣,這些措施收效甚微。這些年來,要求政府高官依據國際慣例公布自己和親屬資產的呼聲也越來越高。

本月初,黨的理論刊物《求是》發表了習近平去年一月在黨的高級幹部研討班講話的詳細摘要。習近平警告稱,黨所面臨的考驗是長期和複雜的。習近平指出,特權是最大的不公,並敦促高級領導幹部要嚴格要求自己,並加強對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的教育和約束。

其實,公開透明的制度以及更好的公眾監督,是會有助於實現以上目標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中國高層正拓寬官員選任的領域和範圍,逐步打破主要從黨政系統選拔高官的慣例,為幹部隊伍增添新鮮血液和活力。

    于澤遠  2019-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