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中央不干預底氣何在?暴亂必慘敗原因為何?

2019-10-22
 
AAA

BO1.jpg

香港的暴亂正呈現兩個新趨勢:一是暴亂國際化,香港正在向全世界「輸出暴亂」,西班牙、智利、英國以至美國的反政府騷亂,都有明顯香港暴亂的影子,外國激進示威者更不諱言是向香港學習,包括堵機場、燒鐵路、到處縱火,都有師法香港之意。看來,好事不出門,香港的暴亂卻是輸出全球。

對於在暴亂中一向批評香港不遺餘力的西方國家而言,這不啻是及身而報,將來西方國家要再譴責4個月來未有因暴亂而造成一人死亡的香港警隊時,恐怕也會留有餘地,對於香港暴徒的支持和吹捧也會適可而止,以免引火燒身。

二是暴亂恆常化。由於香港警力不可能短期內大幅增加,再加上特區政府到了今日仍然平亂決心不足,仍然和戰不定,要集中所有力量全力平亂看來是不切實際,暴亂儘管有走下坡之勢,但在流寇式破壞下,要將所有暴徒全數拘捕,不可能在短期內達到,香港的「週末騷亂」還將持續一段時間。

對於香港形勢,中央當然了然於胸,但至今僅限於口頭譴責、練兵示警,近期甚至連港澳辦的記者會也有一段時間沒有召開,似乎中央是完全放手讓特區政府處理這場動亂,儘管特區政府在處理這場暴亂的表現並不令人滿意,但中央仍未有作出干預,當中究竟底氣何在?

一是看準這場暴亂不管怎樣鬧,對於內地的幅射效應極為有限。在暴亂剛發之時,內地有關部門還擔心可能對內地有「倒灌效應」,對內地造成不良影響。但結果這場暴亂反而令內地更加團結一心,甚至連所謂自由派分子,也紛紛出來譴責暴力。香港這場暴亂,讓14億人更加明白到「利莫大於治,害莫大於亂」這個顛撲不磨的道理,反而形成更大的向心力,激發更大的愛國熱情,尤其體現在年青人身上。暴徒本來打算在十月一日70周年國慶在香港策動大暴亂,令中央難堪,但結果當日香港有香港鬧,內地還是紅旗飄揚,歡渡國慶,這些暴徒把自己看得太高,把香港看得太重要,這場暴亂根本傷不到內地根本。

二是正如新加坡李顯龍所言,所謂「五大訴求」志在奪權,這是一場暴力奪權的政治運動,企圖打垮警隊,癱瘓政府,繼而通過「雙普選」奪取香港管治權,這才是這場風波,這場「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本質。然而,不管暴徒怎樣鬧,駐港部隊始終在這裡,有解放軍在「顏色革命」就不會成功,企圖以暴力迫使特區及中央政府接受「城下之盟」,接納「五大訴求」根本是天方夜譚。在原則底線下中央不會讓步,也不會允許特區政府讓步,有駐港部隊坐鎮列陣,暴亂翻不了天,奪權更是痴心妄想。

三是回歸22年,香港並未有經歷真正的「去殖民化」,各種潛藏的政治矛盾、一些人的反中思維,並沒有因為回歸而消除,只是一直隱藏下來伺機而發。2003年的反二十三條,五年前的「佔中」,正是這種政治矛盾、社會矛盾的大爆發,而這場反修例暴亂更將回歸以來的各種政治藥引一次過引爆,形成這場十級政治風暴。要處理這場暴亂,需要弄清亂源,標本兼治,現在正是要讓膿包爛透,讓各種敵對勢力暴露出來,讓社會各界看清在教育界、司法界、在公務員團隊、在醫護界、在不同專業界潛藏的問題和毒瘤,直面這些膿包,大破才能大立。

而且,在「一國兩制」之下,中央介入成本太高,後遺症太大,既然如此,不如讓特區政府、讓香港社會自行處理,反正暴徒也翻不了天。他們要奪權,始終還是要夠文鬥,要靠一人一票選舉,所以他們真正目標是11月的區議會選舉以及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但很快他們就面臨兩難,再打下去,民意將會愈發逆轉,而政府也有更強的理由取消或延遲選舉,但鳴金收兵集中選舉,又會被指責為食「人肉饅頭」。升級暴力成本大,轉軚又不容易,將令暴徒內部出現分裂,最終這場暴亂將會以最滑稽姿態收場。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