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引領社會進步的力量必須是高尚的

2019-10-30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P1.jpg

過去幾個月的政治紛爭大大改變了香港人的生活。有調查指,鑑於近期的社會事件,52%新人表示婚禮因社會氣氛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包括12%要延遲婚禮、1%要取消婚禮。由此可見,香港人對政治訴求真的很「上腦」。

我自問是一個實用主義者,對任何事都不追求完美,適可而止。因此雖然我也就政治事件發表意見,但絕對不會影響我享受生活的心情。香港人現在的問題,是「窮」得只剩下政爭,完全放棄了對真善美的追求。舉幾個例子。

例子一:屯門有不明氣體令人體不適,不少居民就先入為主地覺得是警隊放毒氣。只要有人說,完全不求甚解就去相信。然後就衝出馬路去破壞社會秩序。其實警方、消防早就澄清不是他們放氣體,雖然他們也找不到原因,但是否這樣就要被攻擊?世界上有很多事,最終都找不到原因,如果所有壞事你都相信是警方或特區政府做的,那麼你還追求真相嗎?難道真相是不需要證據,只需要相信嗎?

例子二:有女記者去警方記者招待會批評警方對記者使用武力,包括用大光燈照射她們,令他們不適。一開始警方代表竟然退回去,讓女記者鬧。我很愕然——究竟這是誰的主場。後來警方才覺得不妥,重新出來將女記者請走。我完全尊重女記者的言論自由,她完全可以發表這些言論,但她應該自己搞一場記者招待會。自己找場地通知記者來採訪就可以了,你怎麼說,是你的自由。但你怎麼可以霸佔了警方的場地,把警方的記者會變成你的記者會呢?事後又有很多人說警方將女記者請走是打擊言論自由,完全沒有基本的邏輯可言。你有結婚的自由,但不代表你可以闖進我的婚禮,把我的婚禮變成了你的婚禮,我把你趕走,怎麼就成了剝奪你結婚的自由了呢?

例子三:星期日九龍又發生衝突,警察、途人、黑衣人都有受傷。在一些網上群組上,我發覺越來越多人見到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受傷,他們竟然是歡呼雀躍。例如黃絲見到警察受傷會慶祝,見到說普通話的途人被打傷也會高興。這種現象令人極為心寒。我很負責任地保證:過去幾個月,我沒有因為任何人的受傷而高興過,無論受傷的人是警察、黑衣人還是途人,我都只會覺得痛心和不高興。雖然我也有政治立場,但我絕對沒有對立場不同的人受傷而高興過。我認為,這是做人最起碼的底線。自由、人權、人道,這些概念應該是超越政治的,當一個人的良心泯滅到為別人的受傷而高興,這個人根本沒有資格談論這些概念。不要說這是誰誰誰逼你的,沒有人可以逼你埋沒自己的良心!只有你自己放棄了。

自由建基於互相尊重,你我都有自由才可能有自由。這個道理,原來現在很多人是不認同、不理解的。如果你的自由是無限的,那麼上帝還剝奪了你永生的自由呢!我們都要追求有證據的真相,追求與人為善,用陽光的心態看人,懂得欣賞自己,也要懂得欣賞別人的美。

我不想談論香港的將來會如何,但我非常十分肯定,引領社會進步的力量必須是高尚的,是令人敬仰的,不可能是可恥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