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波:香山論壇對北京有什麼用?

2019-10-31
周波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客座研究員
 
AAA

XS1.jpg

在亞太地區所有安全論壇中,香格里拉對話會無疑是最具影響力的一個。對話會聚焦中美。組織者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會安排美國國防部長在第一天第一個發言,中國代表團團長在第二天第一個發言。這樣美國及其盟國就可以說中國的「壞話」,中國在第二天肯定反擊。效果是戲劇性的,空氣中瀰漫著火藥味。

現在香格里拉對話有了一個競爭對手——北京香山論壇。自2014年以來,中國國防部已將論壇升級為1.5軌會議,與會者包括政府高級官員和知名學者。香山論壇成長很快,今年,包括23名國防部長和6國軍隊總長(國防軍司令)在內的76個國家的代表將於10月20日至22日出席第九屆論壇。似乎為了有別於香格里拉對話會,香山論壇邀請了來自各大洲的代表團,並在精心選擇的主題上力求平衡。例如,第一次全體大會是討論大國關係和國際秩序,但是另外一次全體大會則是討論中小國家利益,雙方相得益彰,平衡互補。2015年,馬爾代夫國防部長也在大會上發言,這對於一個大型論壇來說是罕見的。

人民解放軍的訴求是什麼?如果說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天安門廣場閱兵式展示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武器裝備方面的最新成就,那麼論壇的目的則是提升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軟實力,包括在國際舞台上的話語權。

這當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國際媒體主要由西方國家塑造,不一定對北京友好——大多數情況下可以說不友好。但中國現在更強大,因此更有資格和理由闡述自己的觀點。政治上,雖然國際秩序仍在很大程度上由西方主導,但中國已不再怯於說自己是當前國際秩序的受益者,因此也是捍衛者。經濟上,中國的巨大成功必然會吸引聽眾和追隨者。軍事上,中國的崛起是和平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開始為世界提供更多的安全產品,這一切足以駁斥有關中國人民解放軍「脅迫」或「獨斷」的指責。

北京香山論壇的首要價值是展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未來發展方向。2017年中國公布了一份雄心勃勃的路線圖,即中國軍隊將於2020年實現機械化,2035年實現現代化,到21世紀中葉成為世界一流軍隊。幾乎沒有人懷疑這一目標可以實現。中國在國防方面進行了持續的投資,中國軍工幾乎可以獨立生產任何需要的東西。對許多人來說,中美軍隊之間的差距似乎正朝着對解放軍有利的方向在縮小。

這就為論壇提出了一系列最重要的問題:解放軍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作用是什麼?到20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時是否也是與台灣統一的最後期限?如果美國厭倦了當世界警察,解放軍是否願意在當前的人道主義行動之外發揮更大的作用?如果西方真的誤判,認為中國最終會成為「我們中的一員」,難道大國競爭(GPC,即Great Power Competition,五角大樓最新的「大國競爭」的英文縮寫)不是又一場冷戰的前奏嗎?中國和美國是否只能像一個笑話說的那樣,只有在火星人入侵時才能合作?

該論壇的另一個價值是澄清一些在中國看來只是抹黑中國形象的不實之詞,尤其是在南海爭端上。都說中國在南海實行軍事化,但軍事化到底是指什麼並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如果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南海島礁上部署武器被認為是軍事化,那麼美國海軍的抵近偵察以及大幅增加的「航行自由」行動又算是什麼呢?尤其是美國還堅持宣稱它在南海問題上不持立場。這些島嶼被稱為「人工島」,但如果中國軍隊已經駐紮在這些島礁嶼上,而且它們的名字在這之前就已經為人所知,它們又怎能是人造的呢?

所謂的「基於規則的秩序」也是如此。如果對此沒有詳細的定義,這到底指什麼只能是雞同鴨講。若這只是為了暗示中國不遵守國際規則,那麼絞盡腦汁也很難想出哪些國際條約上還沒有中國的簽字。今天,中國在每一次國際會議上都是多邊主義的支持者甚至是捍衛者。相比之下,美國總統特朗普自詡為不可預測的貿易保護主義者,他領導下的美國政府為了捍衛「美國第一」毫不在乎打破任何規則。

在北京香山論壇上,西方高層代表團的缺席是顯而易見的。相比之下,中國人民解放軍至少有膽魄派遣一個又一個高級代表團去香格里拉對話經受風雨。在6月份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上將從容地回答了21個問題,並且表示如果還有其他任何問題儘管提。這是前所未有的,充分說明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自信,展示了大家期望看到的形象。

 

(本文原刊於「中美聚焦」網站)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