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四中凸顯國安 中央對港收緊

2019-11-04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SAFE1.jpg

香港愈反抗,北京愈強硬。

2003年五十萬大遊行,中央改變放任政策,變成對港「有所為」。2014年政改爭議,民主派追求「真普選」,拒絕「袋住先」,威脅「佔領中環」,北京則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亮明對港擁有全面管治權。梁游立法會宣誓風波,全國人大常委會重拳釋法DQ兩人。

這場反修例風暴,獲得美國、台灣聲援,企圖逼北京就範,重啟政改實現「真普選」,在中央眼中,這就是一場「搶奪管治權」的「顏色革命」,雖然不派兵鎮壓,但豈會讓步。剛剛閉幕的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四中全會,顯示中央對港收緊控制,凸顯維護國家安全。

四中全會聚焦中國之治,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香港暴亂持續五個月仍未平息,不僅是香港回歸之後最大的政治危機,也是國家實行「一國兩制」面臨的重大挑戰,會議自然免不了討論香港之治。

會議公報罕見提及香港,首度提出「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維護國家安全成為主旋律,並將在這方面「制度化」,而且要求建立「執行機制」,避免名存實亡。

香港遲遲未就《基本法》23條立法,特區政府如今處於弱勢,根本無力立法。中央會否將《國家安全法》等全國性法律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堵塞制度缺口,尚待觀察。但即使引入國安法,亦須由特區政府透過本地立法實施,這與23條立法面臨的問題一樣:即使建制派掌控立法會,特區政府是否有這個能量去推動?

全國人大常委會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沈春耀在記者會解讀四中《決定》,指出《決定》圍繞按照「一國兩制」原則治理好香港、澳門提出了五大工作任務和要求。這五大任務和要求,其實就出自尚未正式公佈的《決定》,與中央過往對港口徑相比,不乏新意。

·完善中央對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的任免制度和機制、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制度,依法行使憲法和基本法賦予中央的各項權力。

目前特區主要官員是特首提名並由中央任命,今後中央對主要官員的任命制度將更嚴謹,全面介入,甚至包括考核、面試主要官員人選。基本法第15條只規定了「中央人民政府依照本法第四章的規定任命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行政機關的主要官員。」並沒有規定中央直接免職的權力。換言之,如果中央認為特首不符合要求,而特首又不願意下台,中央無法直接免職,不排除未來也會在這方面補缺。

至於完善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制度,預料將強化人大常委主動行使解釋權。

·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支持特別行政區強化執法力量。

「支持特別行政區強化執法力量」,說得很白,就是特區執法不嚴,力量不足。這應該不只是指警隊,還包括司法體系。

·完善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同內地優勢互補、協同發展機制,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支持香港、澳門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著力解決影響社會穩定和長遠發展的深層次問題。

「著力解決影響社會穩定和長遠發展的深層次問題」是新提法。暴亂發生之後,北京官方媒體已經開始聚焦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強調必須解決房屋問題、批評「既得利益集團」阻礙港府拓地建屋。但作為中共中央則是首次有這樣的表述,預料北京會向地產商和財閥施壓,要求特區政府必須有所為,同時繼續推動大灣區建設以化解深層次矛盾。

·加強對香港、澳門社會特別是公職人員和青少年的憲法和基本法教育、國情教育、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教育,增強香港、澳門同胞國家意識和愛國精神。

加強「國情教育、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教育」是新提法,相信是針對香港公職人員、青年缺乏國民認同感,缺乏對中國歷史的認識,缺乏文化自信。

中共十九大之後,由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韓正主管港澳,並且身兼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顯示在「後佔中時代」鬥爭不再是主旋律,「融入」才是主題。與此同時,由不熟悉香港事務的沈春耀擔任全國人大基本法委員會主任(過往兩任喬曉陽、李飛本身都是香港問題專家),亦顯示北京暫時無意啟動23條立法,無意在「釋法」等法律方面上做太多功夫。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息,四中全會的決定,維護國安成為壓倒一切的任務,而且將利用法律武器,築起防線。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