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銳民:暴力選舉開始了

2019-11-04
 
AAA

23.jpg

我的岳母住在香港一個典型的老人屋邨,邨內有人非法養狗;也有人非法開賭,互不干涉,相安無事。

日前,一名80多歲的婆婆遛狗,沒把狗帶拴好,小狗箭步向前沖,走到賭檔附近小便。一名約70歲的賭徒不知是輸了發晦氣還是脾氣差,竟拿起鐵棍擲向小狗,小狗幾乎被打盲。

婆婆趕至保護小狗,但怯於該賭徒凶神惡煞,只能忍氣離開。數天後,婆婆在女兒及20多歲的孫子陪同下再遛狗,又遇上該賭徒,但對方惡人先告狀,竟聲稱要到房署投訴婆婆非法養狗。

雙方展開罵戰。多名街坊路見不平,紛紛指責該賭徒不應打狗,可被檢控虐畜;更鼓勵婆婆到區議員辦事處投訴有人非法聚賭;又強調屋邨有恩恤政策讓獨居長者養狗。

本來道理完全在婆婆那一邊,但婆婆竟然說:不敢投訴。她解釋,因該區的區議員屬民建聯,而最近看到一些視頻,令她不敢到民建聯的辦事處。她在手機的社交通訊平台內,播出一段閉路影片顯示,一名長者準備如常進入建制派區議員辦事處,竟遭一名青年不斷抯撓,而且狠狠掌摑。

民建聯前區議員陳雲生確認,視頻發生在該黨區議員葉文斌辦事處外。他指出,其服務的地區也有長者義工被恐嚇,被問「屋企系咪想裝修」(是否想找人破壞你的住家)。

在香港,區議會屬於兩級議會制度下較低的一級,本來只管所謂芝麻綠豆的民生小事,很少涉及政治事件。但下月的區議會選舉被視為可影響2022年特首選舉的前哨戰,讓區議會選舉也變得高度政治化。

雖經歷四個多個月的反修例風波,作為全港最大政黨的民建聯,已有上百個議員辦事處被「裝修」了,尤其複印機及電腦等被徹底破壞,失去選民資料,讓這批尋求連任的區議員很難作選舉文宣,形勢更趨險惡。

但特首林鄭月娥已多次表明,四年一度的區議會選舉,是香港重要政治體制的一環,會盡最大努力依法舉行有關選舉。建制派對港府的安排也沒異議,在艱難環境下堅持備選工作。

事實上,這次港府的政治失誤後果,肯定比2003年的「50萬人大示威」更嚴重,當年的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大敗,可預期這次區選將出現同樣情況,能取回三成議席已不錯了。

然而,非建制派看來認為戰果只是七比三仍不滿足,要做到九比一的絕對勝利才滿意。所以,勇武派抗爭者已積極配合,不斷以暴力作手段,為非建制派打好這一場選戰。

下月24日舉行的這場區選,有逾千人競逐452席,首次出現沒有「自動當選」這回事,區區都有角逐。新增選民登記近40萬,總選民人數增至413萬。實際投票率如無意外應該會相當高。

總的來說,這場區選選情,可說是回歸以來未有之局,非建制派氣勢大盛,其組軍除傳統泛民這條戰線外,還有以年輕人為主的本土派,他們多以素人面目出場,部分與勇武派暗合。

非建制的選舉策略,除勇武派的暴力參與外,還有非常高明的文宣配合。事實上,過去數月有關工作已令人大開眼界,跟港媒外媒合作做的文宣工作,比港府新聞處積極得多。所以建制派一直在挨打。

雖然非建制在這場區選大勝已可預期,然而,他們仍在嚴防港府採取「DQ」(取消候選人資格),阻撓熱門參選人入閘。其中,角逐南區海怡西選區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能否入閘備受關注。

作為民建聯元老的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稱,不想評論目前社會形勢,但可以留意某些事實,例如參與示威人數及受影響地區是否減少。他說,有非建制派呼籲選民將抗爭行為化成選票,因此,希望現在的暴力行為愈來愈少,不要影響區選。

對於建制派擔心選舉不公平,他認為不無道理, 因為建制派議員的辦事處屢遭破壞,要求保障選舉公平是相當合理。但相信建制派也不希望押後選舉,如果押後選舉,選舉工程會更複雜。

總之,這場區議會選舉將是香港罕見的一場「暴力選舉」,或許這是港人必須經歷的考驗,我將堅持到時參與投票。過程雖然難受,但雨過天晴,期望選舉過後,香港重返安寧。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葉文斌是區議會選舉屯門兆翠候選人,同區候選人有甄霈霖。)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