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香港騷亂:為何會這樣?將來會怎樣?

2019-11-18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cy1.jpg

我在香港已生活了近20年,早已把這裡看作了自己的家。然而,11月11日傍晚,當我拖着行李走出港鐵銅鑼灣站時代廣場出口時,我目之所及,給了我一種莫名的奇怪感覺:多數店鋪關門謝客,霓虹燈也不閃耀炫目,街上顧客和行人稀少,往日那種深夜時分仍人流如織的景象不復存在。

酒店員工強烈建議我要待在房間裡,不要隨意外出溜達。在酒店房間裡,電視新聞頻道正在播放令人震驚和不安的畫面:警察近距離開槍,擊中一名暴徒,以及一位老者被暴徒淋汽油後,被另一暴徒點火焚燒。

之後兩天裡,如此混亂的局面仍在繼續,導致中小學校和大學停課,而由於遭到了暴徒的破壞和威脅,港鐵不得不關閉部分車站,有些線路服務受限,甚至全線停駛。

就在寫這篇專欄時,又傳來了更令人揪心的消息:在港內地學生因擔心自己在校園的安全問題,不得不乘車和船緊急撤離,返回深圳。在他們緊急撤離的前一天,警方和暴力示威者在香港中文大學校園對峙和激戰了一個晚上。

同時,在學生及其家長的呼籲下,台灣當局也同意安排航班,撤回在港中大及其他大學的台灣學生。

在當前亂局之下,那些只講普通話的內地和台灣人很容易成為暴徒襲擊的目標。在我與當地朋友和熟人分別時,總不忘相互提醒一句「注意安全」。

香港,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要回答這個問題,就看向誰發問了。本地人、內地人、外國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觀點和看法,給出不同的答案。

我意識到,無論他們觀點如何,其觀點大多不是基於主流媒體的報道。作為一名從業30年的記者,這令我倍感痛心。他們的觀點和情緒更多是被網上虛假消息和謠言所左右。在當下,網上充斥着加工過的照片或編輯過的視頻,無論是親政府或反政府的任何一方,都只放大於己有利的一面,而這也加劇了香港社會的撕裂程度。

很多人都先入為主,願意閱讀、相信和談論那些信以為真的事情,並把與己不同的觀點斥為假消息或宣傳。

過去一段時間,很多人都在談論沉默多數這一話題,稱沉默的大多數是反對暴力、渴望和平與穩定的。有人認為,沉默多數是因為害怕,怕自己成為受害者,才不敢發聲的。

這也許不無道理。然而,我越來越傾向於贊同我同事雲丹·拉圖(Yonden Lhatoo)的觀點。他上月在專欄裡寫道,香港沒有什麼沉默多數之說,只有驚恐少數,其他人似乎都對暴徒政治和亂局持聽之任之的態度。

過去幾個星期裡,暴力不斷升級,使人們有理由相信幾千名死硬派勇武暴徒是鐵了心要毀壞公私財產,並對敢於公開反對他們的人實施攻擊。

媒體報道稱,在被捕人員中,有的非常年輕,還只是12或13歲的孩子。如果這些黑衣少年的父母、親戚或鄰居說他們對孩子們每天晚上做些什麼一無所知的話,是難以令人信服的。同理,如果有人還進行辯解,並拿無法阻止自己所愛之人幹違法的事為借口,那就更是自欺欺人了。

11月12日,網上流傳這樣一段視頻。在香港金融中心中環,當一撮黑衣人試圖去阻塞中環交通時,大批穿着考究的專業人士和上班族,像對待英雄一樣給予他們夾道歡呼。

主流媒體也該有所行動了,再也不能把這些人稱為示威者了。6月份,當200多萬人和平遊行時,他們是示威者。而現在,當那些死硬勇武鐵心要摧毀我們這座偉大城市時,我們就該用恰當的詞來形容他們,以反映他們的本質:他們就是暴徒。

沒錯,是會有人認為警察有時也過度使用武力。相關警員應被調查,而且一旦發現有犯罪行為,就該受到相應的懲處。但是,這絕不能成為暴徒毀壞公共或私人財產或毆打他人的借口。

就那些腎上腺素分泌旺盛的大學和中學生而言,我不懷疑他們不達目標決不罷休的決心和能力。

三十年前,作為一名研究生,我也曾是天安門廣場示威者之一,並目擊那場慘劇。現實情況似曾相識。一幫原來只會謹遵在學校和家裡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的學生,突然間感受到了腎上腺素激增帶來的力量。

暴徒似乎突然間有了無限權力,可以決定讓香港部分地區陷於癱瘓,或決定哪些店鋪可以繼續營業。他們成了媒體關注的焦點,被譽為英雄或自由鬥士,而且如果謠言成真的話,甚至還能輕易找到女性夥伴。

就特首林鄭月娥及其管制團隊而言,她們是一幫絕望之人,迴旋空間有限。五個月過去了,妥協的窗口已關閉。此外,如果想要滿足示威者提出的其他要求,包括赦免被捕者和實施普選,都要事先徵得北京的批准。

就中央官員而言,他們是一幫多疑之人。除非確信不會失去對香港的控制權,否則他們就不可能給香港更多自由。而暴力不斷升級,使得中央確信更不能作出任何妥協。有報道稱,講普通話的內地學生因擔心人身安全,不得不撤離,與內地有關的企業和店鋪遭到破壞,這些報道內地民眾中激起了共憤,敦促中央政府對香港必須強硬。

有意思的是,包括中央電視台在內的內地官媒經常報道香港局勢,如中央官員和在港官員譴責暴力,但在畫面使用上非常謹慎,不播放暴徒肆意猖狂、放火燒內地相關企業和店鋪以及內地學生被迫撤離的鏡頭。據推測,這麼做是為了防止在內地產生副作用,為了更好地保護在內地成千上萬的港人和港資企業。

接下來會怎樣呢?人們越來越擔心,北京可能會以香港暴力不斷升級為由,推動香港出台並實施國家安全法。然而,目前尚不清楚北京是否有具體時間表,也不清楚會推動香港頒佈或由北京直接實施此類法律,這也許需要數月甚至更長時間才可見分曉。

也許,近期人們應更關注梁振英就香港事態的表態。

在上月發表的臉書貼文中,梁振英警告稱,隨着香港示威活動參與人數的大幅下降和暴力事件的不斷升級,香港騷亂已經進入了一個更危險的「獨狼行動」階段。

歷史教訓表明,獨狼式襲擊易施難防,危險性更大。11月6日,建制派議員何君堯在街頭拉票時,光天化日之下竟然遭到了一30歲男子的持刀襲擊。這是第一起獨狼式襲擊行動。

考慮到過去一周暴力行動的急劇升級,人們應該認真對待梁振英的警告,決不可視為兒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公民抗命的歷史、教條與美德邊界消失了,青年本土派只剩下了「違法達義」,而且根本不區分普通法律和憲法,實際上已經違反了公民抗命的道德前提與基礎,而墮入了「本土恐怖主義」的深淵。

    田飛龍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