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香港淪為戰地

2019-11-18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333.jpg

在香港抗爭運動的力量正衰減之際,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上星期五不治身亡,歷時逾半年的抗爭再次注入了新的刺激因素。抗爭者不只砸商場、縱火燒警署,還破壞輕軌鐵路,四處設置路障,意在癱瘓全港公共生活。抗爭者在中環馬路上設置的路障更猶如軍事陣法——馬路上散布的磚頭以竹竿捆綁,再綁到路旁的柵欄上,如有警車或其他車輛強行駛過,路旁柵欄就會被拔起,如骨牌般壓往路上駛過的車輛,這個布陣背後顯然有專人指點。

如今,香港每天有數十人在衝突中受傷,有市民星期一被點火燒傷三成皮膚,七旬老人前天在清除路障時被磚頭砸中頭部,據報已腦死;各所大學附近的通道都嚴重阻塞。

林登社群裡流傳的一張照片中,通往香港中文大學的一條路旁掛了土製的「CU入境處」牌子,一個全副武裝,戴防毒口罩的黑衣蒙面人手執自製武器在牌子下守衛,宣示抗爭者接掌了中大校園的主權。這幅畫面和好萊塢電影《蝙蝠俠:黑暗騎士》中叛軍控制了市政府的一幕差不多,青年抗爭者儼然將虛擬世界搬進現實里。

這張照片印證了網上消息所稱,中文大學成了反政府基地,不僅各入口被黑衣人控制、連校巴和卡車都被黑衣人徵用和駕駛,駕車的不是校巴司機和大學職員,幾個物資站還在源源不斷收集和分配物資,學生在動手製作燃燒彈。

這幾天裡,不只大陸學生撤離到深圳避難,逾百台灣學生以及約80名韓國學生也匆忙撤離。誰也不知道究竟是誰委任、選舉,或賦予了黑衣學生管制校園的權力,學生們則反指警方才是在校園締造「恐怖」的罪魁禍首。

面對多處陷入無政府狀態,港府是否會實施宵禁,昨天(11月14日)成了熱議課題。多港媒報道,政府高層前晚召開緊急會議至深夜,商討是否實施宵禁。大陸《環球時報》推特也一度搶先報道香港將實施宵禁,後來又刪除。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強調前晚只是舉行普通會議,港府昨晚正式否認將實施宵禁。

從建制派各人員的講話中,港府不敢宣布宵禁的原因呼之欲出。首先,港府擔憂此舉將動搖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並觸發股市崩塌等骨牌效應。

同樣重要的是,實施宵禁需要大量警力,港警目前根本沒有足夠人力去執行。實施宵禁後,激進抗爭者必定以身試法,則港府須要更強力鎮壓,必定激起強烈反彈與更多死傷,其後果又是港府無力承擔的。港府現在是左支右拙,投鼠忌器,就如它不敢取消本月24日的區議會選舉一樣。

曾經與林鄭月娥角逐特首之位的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領銜125名前高官與各界名人,本周二在報上刊登廣告,聯署呼籲港府儘力確保24日的區議會選舉順利進行,以「一票顯民心」。

這個廣告本身透露了香港政治現實的複雜與上層政治鬥爭之激烈,125名聯署人中包括前運房局長張炳良、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港大學者陳文敏等,是曾俊華個人支持力的一次展示。港媒報道,曾俊華本星期三還現身灣仔,與黑衣抗爭者同行。

香港亂局何解?實際上,因周梓樂不治而激發的這一波新的抗爭風暴,既屬偶然,但更有其必然性。自從6月中香港的抗爭爆發以來,種種跡象顯示,抗爭運動的資金來源仍未被完全截止,物資來源沒有截止,抗爭者仍在源源不斷地製造汽油彈,文宣的渠道與平台也在不停歇地運作,社會對港府的不滿仍未消減,激進抗爭者的「無國」意識形態基礎,對北京當局的怨恨與族群仇恨還在滋長,還在不斷累積鬥爭經驗,以此推論,香港的抗爭動能自然衰竭,實在不容樂觀。

過去幾天來,除了抗爭者以外,有更多無辜市民受傷甚至性命危殆,如果香港的混亂局面持續下去,尋求玉石俱焚的抗爭者很可能採取更激烈的行動,比如嚴重破壞電力、輕軌等基礎設施,造成更直接或範圍更大的傷亡。北京昨晚的最新表態是支持港府、港警依法施政、嚴正執法,支持香港司法機構依法懲治暴力犯罪分子,換言之,中央的武裝力量尚不會直接介入香港「止暴制亂」,而港府又缺乏實際管治能力,香港更嚴峻的情況還在前面。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