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重啟政改必須在《基本法》框架內進行

2019-11-25
 
AAA

111.jpg

(本文為《灼見名家》專訪曾鈺成的報道,本網獲授權轉載。)

持續逾五個月的反修例風波,港府至今仍未找到實質的解決方法。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希望政府不避困難,「在非常時期,有些措施可能過去政府不敢做,或估計不會成功,現在都要拿出來試一試,是時候採取一些果斷措施,如加快興建公營房屋。大家都看到房屋問題是造成社會矛盾的嚴重問題。」

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訴求,其中包括實行雙普選,即是要重啟政改。曾鈺成認為,重啟政改不能不談,是有必要的,雖然有建制派人士說不能,但是否就讓它無限期擱置?一如23條立法不談就可以嗎?事實並非如此。回歸過了22年,還要等到何時才能實現普選目標呢?

曾鈺成說,中央一直沒有說不能重啟政改。現在問題是示威者加了「真」雙普選。曾鈺成表示,曾經和一些年輕人接觸過,了解他們的想法。他們指不會提港獨,如果能給予「真」雙普選的話。因為是香港人自己選自己政府,中央不能干預,而這就是他們想要的「真民主,真普選」。

中央沒說不能重啟政改

曾鈺成說,這樣當然是觸動了中央的神經,中央認為這就是奪取政權,因為《基本法》清楚列明,只是立法機關最後去到普選,第28條已清楚列明,但行政長官不是。中央官員認為,行政長官選舉有提名委員會,指明行政長官由中央任命,保證行政長官人選不可能是一位中央不能信任的人。按照政協副主席梁振英的講法,由於「一國兩制」,所以特區政府的行政長官的權力,比一般地方政府要大。假若特首不能和中央保持一致的話,不獲中央信任就可能出大問題,故此中央一定抓緊這一點。

曾鈺成續稱,要爭取重啟政改,一定要在《基本法》的框架內進行。事實上,泛民議員亦贊成,他們也曾公開提出要返回《基本法》。不能說人大「831決定」不符合《基本法》,提名委員會有廣泛代表性,所以為什麼不能在這個基礎上討論?同時希望中央能釋出善意。

曾鈺成說,有留意國務院港澳辦新聞發言人楊光的講話,他強調要返回《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雖沒有指明是「8‧31決定」,但人大最新決定就是「8‧31」。曾鈺成不希望看到當一講到重啟政改就說成「8‧31決定」,而泛民就會說「8‧31」他們不談。既然大家同意返回《基本法》框架,同意人大常委會有決定權,大家就在這個基礎上談。

有人認為現在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代表某一方,曾鈺成不認同,他舉出回歸前例子,1985至89年談香港前途問題時百花齊放,沒有人代表某一方,每人都可以交出方案來討論,當年的基礎是《中英聯合聲明》,現在基礎是《基本法》,沒有人相信問題可以很快找到共識,畢竟回歸以來搞過三次政改,其中兩次失敗,故此是十分艱難的。而對話平台其中一項最重要的就是香港政制發展,如何改善香港管治問題。國家主席習近平在1月初發表講話時曾經提到,要和平統一台灣,實行「一國兩制」,要為台灣度身訂造。而香港的「一國兩制」未完成,仍在實踐中,現在正是時候作回顧、總結,找出更好的答案。

今次持續示威帶出了一個問題,就是有年輕人成為暴力分子,社會上有人認為是香港教育出了問題,特別是沒有進行國民教育。曾鈺成稱不能將所有問題都歸咎於教育,因為他們的一輩,包括中央委任的政府高官在內,特區政府的幾任行政長官,他們讀書時都沒有受過國民教育,全部都是在殖民地教育下長大。在他自己的母校(聖保羅書院)每天都接受反共宣傳洗腦教育,因為當時大部分老師都是南來的知識分子,非常反共,天天都在罵共產黨,林鄭讀書時是高材生,何來國民教育?

國民教育既艱難又必要

曾鈺成沒有否定洗腦是否有效,但認為,青少年不是一張白紙,人的發展和學習不是你放什麼進他腦袋就接受什麼,故此對教育應該有一個較科學的看法。「國民教育是既艱難又複雜又必要」﹗錯的地方是沒有認真研究,應該怎樣教和教什麼?只着重將國民教育變為一個獨立必修科目,增加資源,為何香港要進行國民教育?對於香港年輕的一代,他們的國民身份並非與其他一般主權國家那樣是自然培養出來,甚至連內地也沒有一科國民教育,只有愛國主義教育,香港很特別,居民持中國特區護照,但國民身份與內地居民有沒有分別呢?

曾鈺成指出,香港居民拿着特區護照返內地,並不享有內地公民的全部公民的權利。回說國民教育,最重要的元素是什麼?就是國民的權利和義務,如果不知又怎去理解自己的國民身份?這些特區政府沒有搞清楚,中國法律專家沒有講清楚,中央政府沒有一個標準講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在香港適用,是否全部適用還是部分?這些多年來都未有搞清楚,又如何談國民教育呢。

有調查指,年輕人國家民族歸屬感比較薄弱,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曾鈺成認為並非因為沒有國民教育。在反修例前,幾乎每間中學都與內地交流,比回歸前要多數十倍。肯定年輕人對內地、國家、中央政府疏離甚至負面的看法,為何會如此?我們就要研究,分析為何會這樣。如再推硬國民教育,又會重蹈2012年覆轍,教育是啟蒙,所以要用一個開放、開明,完全符合教育原則的方式來進行有效的國民教育才是最重要。

一國兩制在港成功實踐

對於當前香港的亂局,曾鈺成稱有危就有機,大家要痛定思痛,「我們不會否認,回歸20年一國兩制在香港實踐是成功的。如果說一國兩制不成功﹐香港沒有可能回歸以後,絕大部分時間是好的,社會穩定,經濟繁榮,整體發展比回歸前的悲觀估計是好的,而且好了很多,這是事實。」但另一方面亦不能漠視在這實踐中出過一些很嚴重的問題,發生幾次危機,暴露了一國兩制實踐的矛盾,如今這些問題仍未解決,如23條立法,如何進行普選,國民教育等都未解決,而且一直存在,亦同時影響着一國兩制實踐,甚至可以說是正在腐蝕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

他說,在反修例風波之前,香港已經歷了三次政治危機,第一個是23條立法;第二個是國民教育;第三個是人大「8‧31決定」。20年的港人治港能否說十分成功呢?為何沒有一位行政長官能做足十年?現在社會分化對立,不同陣營只是互相譴責對方,又怎能一起實事求是去解決問題,去反思。「社會暫時未有這種氛圍。」曾鈺成說。

 

延伸閱讀
  • 讓人感到費解的是,非建制派不想依照《基本法》的規定推行政改,當年意圖攜眷移民他國失敗的曾鈺成,竟是要求中央藉着「修憲」而作出讓步,他又有否站着國家利益的角度考慮問題?又是否尊重中央的香港政制發展決定權?

    陳凱文  2020-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