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當修法廢除了「政改五步曲」

2021-04-01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福山智庫研究員、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4-01 at 09.51.28.jpeg

為了落實全國人大早前通過的《關於完善香港特區選舉制度的決定》,全國人大常委會近日正式通過了《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修正案,坊間除了鋪天蓋地的表態文章外,便是分析香港政治生態在修正案通過後產生的變化,包括非建制派在選制改變之後,究竟還有沒有生存空間,或者剩下多少生存空間的問題。

然而,中央今次以何方法改變香港選制,比起選制有何改變,更值得大家重視。因為今次改變選制,並沒沿用《基本法》附件一原有的所謂「政改五步曲」即:特首先向中央遞交報告、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港府向立法會提交政改方案,立法會全體議員2/3多數通過,再由中央批准或者備案的方法,而是直接由全國人大啟用《基本法》第159條的修法程序,再根據《憲法》第67(22)規定,授權人大常委會負責修法。

北京此一做法,便衍生一個有趣的問題:過去非建制派坐擁立法會1/3以上的議席,是引用「政改五步曲」的最大障礙,但是主流泛民在立法會總辭之後,非建制派在議會內已經只剩兩人,即是照道理而言,沿用原有的「政改五步曲」,應該能在建制派佔有絕對多數的立法會中通過。既然如此,中央為何不以原有的「政改五步曲」改變政制呢?

是中央認為現屆政府不可靠,由他們以「政改五步曲」方式改變選制,最終會走了樣,或者甩漏甚多?還是今次改變選制,並不只是動了非建制派的奶酪,也動了部分建制派的奶酪,令他們成為「關鍵少數」乃至是「造王者」的好夢成空,所以中央才會直接以「決定+修法」的方式改動選制,避免再次出現修例風波時所出現的各類怪事?

這個問題,我們這些普通市民,自然難以知道真相。可是無論如何也好,中央今次明明可用原有的「政改五步曲」而不用,還要在改變香港選制的同時,把涉及「政改五步曲」的原有條文刪除,改為政改權直接收歸全國人大常委會所有,當中所釋放的政治訊息,實在是不言而喻。

不過有一點需要注意,今次修正案直接把政制發展決定權直接收歸中央,其實有利有弊。好處是毀了「造王者」的好夢之後,政府之後出招化解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時,便再無所謂「關鍵少數」的後顧之憂。然而,今次廢除《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原有的「政改五步曲」程序,而又未有廢除《基本法》第45條和第68條的普選最終目標,便會變相使到過往非建制派掌握立法會1/3議席,造成政改方案通過不了的障礙消失。

在此情況之下,非建制派乃至建制內部那些自稱是「溫和派」之人,便有可能在中央或港府銳意化解深層次矛盾,再次利用普選爭拗轉移視線,並把香港未能實行雙普選的矛頭,悉數指向中央。屆時,港府和那些不認自己是忠誠廢物的其他建制派,又會想出什麼理由,解釋香港為何未能達致雙普選呢?這將會是一個十分耐人尋味的問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