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選民資格豈可胡亂被取消?

2019-11-27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VOTE1.jpg

受到修例風波影響,今屆區議會選舉投票人數出奇地多,投票率更是高達七成。在高投票率的影響下,再加上區議會採用勝者全取的單議席單票制,泛民及其他非建制派系在今屆區選中大勝,其實是意料中事。是故,本文今次無意算剖析建制派為何在今次區選當中失利,而是談談今次本人無法投票的奇怪經歷。

在談論今次投票經歷之前,本人先交代一些個人資歷。本人在1998年曾被聘為選民登記大使,並工作期間登記成為選民,自此之後從沒搬遷,自然亦沒更改住址的必要。此後的多次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本人都有投票,從沒出現過任何問題。因此,本人雖然在今次區選之前,並沒受到選舉事務處寄來的信件,但也沒有因此而認為,自己喪失了選民資格。

直到上星期日的投票日,基於網上一直傳言,下午各區將有可能爆發暴力衝擊,於是本人決定一改過往晚上才去票站的習慣,提前在當日中午前往票站投票。跟部份選區的情況不同,筆者所屬的選區沒有多少人排隊,很快便能進入票站,於是本人便一如往常地拿出身份證,給票站職員核實資料,以便索取選票投票。

就在此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票站職員查遍選民名單,都找不到本人的身份證號碼,於是把本人轉介給另一位職員,相信是票站主任的人處理。該位職員打了一通電話,便告知本人的選民資格已被取消了!對於這個消息,本人自然感到十分詫異,因為自問過去從沒主動申請取消選民登記,當日選民登記的資料亦從沒虛假失實之處,回歸以來一直都能順利投票,為何偏偏到了今次選舉,選民資格會被莫名其妙地取消呢?

據票站的職員解釋,選舉事務處曾經致函到本人的住址,核實已登記選民的資料,但是未獲本人的回覆,於是取消了本人的選民資格。然而,本人跟家人同住,為何只有我的選民資格被取消登記呢?更重要的是,本人及其家人,自始至終都沒收到對方提到的信件,試問又怎樣回覆呢?據對方的解釋,那次是抽樣檢查,不是所有人都需核實資料。至於收不到信的問題,對方則解釋,可能是信件寄失了。總之,本人的選民資格已被取消,當日肯定不能投票,若要在以後的選舉中投票,便需填表重新登記。

事後,本人翻查新聞資料,發現選舉事務處在今年8月1日,發表了臨時選民登記冊,以及取消登記名單,當中有49000名選民是處方經查訊程序之後,被載入取消登記名單。選舉事務處發言人在新聞中聲稱,他們曾向被載入取消登記名單內的人士發出提示信,再次採取補救行動,提醒他們必須在8月25日或以前提交回條,才可恢復其選民登記。

似乎票站職員當日所講的核實資料,便是指這一回事,而處方核實選民資料的原因,相信是過去有人投訴各個選區出現「幽靈選民」的問題。可是,處方的處理手法,確實令人感到大有問題。首先,處方取消選民資格的權力,究竟有何法理依據?其次,本人過去一直有填寫稅單,亦收過稅務局寄來的信件,難道這樣還不足以向政府說明,本人不是所謂的「幽靈選民」乎?

更重要的是,網上早前有照片流出,指選舉事務處寄出的信件,被人刻意偷走。此事難以查其真偽,但是本人所居住的地方,跟香港不少商住兩用的舊樓一樣,陌生人也可進入大廈之內。在香港爆發修例風波的時刻,選舉事務處竟然還像往常一樣,用最原始的寄信方式,核查所謂的「幽靈選民」,難道又沒想過信件可能被人刻意偷走的可那成乎?

退一步而言,難道處方又沒考慮信件寄失的可能性嗎?再退一步而言,本人在政府宣佈所謂的「取消登記名單」之後,曾多次出入香港邊境,難道還不足以證明本人依然在世,筆試甚麼「幽靈選民」乎?處方若要作出所謂的提示,以當今的科技,難道又不能在本人過關之時告知嗎?為何仍是單靠書信往來的呢?這個問題,還請處方正視和深思。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