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達:基層居住環境劣 解決需大膽進取

2019-12-03
高達
學研社成員
 
AAA

tic1.jpg

香港住屋問題的根源,是長期供求失衡,再加上過去幾年環球資金充裕、持續超低利率的大環境,導致樓價和租金高企,市民住屋負擔沉重。在香港,大部份人「財富與居住環境不相稱」。富裕階層,住一千呎已是豪宅;中產努力一生做樓奴,換來一家四口住四百呎的窩居。而基層市民,如果未住上公屋,其居住環境可以用非常惡劣來形容。根據最新數據,截至2019年6月底,香港約有116,600個這種居住環境欠佳的住戶。以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的定位,這樣的情況實在不可接受。

由於覓地建屋需時,行政長官於2018年6月29日宣布,運輸及房屋局(運房局)轄下會成立一個專責小組,為民間團體倡議的過渡性房屋項目,提供一站式的統籌支援。讓民間發揮智慧,政府提供支援,盡快解決非人道居住環境的問題。但截至2019年10月,才共有11個民間團體提供約622個單位。很明顯,杯水車薪,遠水救不了近火。

小修小補,解決不了重大的社會問題。要盡快令該11萬戶得到合理的居住環境,單靠民間團體是不足夠的。必須大刀闊斧,才有機會在短時間打開局面。筆者不才,大膽提出以下建議:

第一,善用空置校舍。過去二十年,香港學生人數下降,不少學校停辦,各區均出現了不少空置的校舍。這些空置校舍,被列入「政府空置用地」,可供非政府機構或社會企業申請以短期形式租用作社區、團體或非牟利用途。問題是,如果沒有非政府機構提出申請,這些空置校舍就是「丟空養曱甴」。政府應該採取主動,例如提出優惠政策,鼓勵非政府機構,將空置校舍作為過渡性房屋來營運,或者主動邀請非政府機構,甚至自己將空置校舍改裝,來解決該11萬戶的居住問題。

第二,提供「住屋券」。政府一直抗拒為基層住戶發放租金津貼,其原因無非是害怕難以審查,又怕現金津貼難以確保其用途。其實,政府可以參考醫療券和學券,住戶證明無私人物業、無佔用公屋,即可申請。政府害怕浪費少許公帑,卻忍心市民住在惡劣環境,當中孰輕孰重?而住屋券只能用在與居住問題有關之事項上,可以令基層住戶改善生活水平。事實上,香港地少人多,不論政府如何努力起屋,總不能令所有人受惠。市民要麼得大獎(得到政府幫助而住新屋),要麼是零,無論如何難言公平。而住屋券的公平之處,是靈活。有些市民或許不需要搬屋,只是需要減輕租金負擔,或者添置一些傢俱。這種幫助是人人有份,永不落空,政府何樂而不為?

最後,筆者請政府檢討是否與迪士尼樂園繼續合作,發展樂園第二期。香港政府與迪士尼合作十餘年,年年虧損,只有迪士尼賺得盤滿缽滿。其第二期發展的用地,完全是對香港人的剝削。筆者情願把這些土地用來建過渡性房屋,也絕不希望把這些土地送給一個對香港人全無貢獻,也只賠不賺的生意。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