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健楚《上大夫堂》紅心番薯時代史

2019-12-03
余健楚
香港註冊中醫師
 
AAA

a5afe426-bc9d-44fe-b42e-3352b0e1d901.jpg

母親蒸了幾條紅心番薯讓兒子帶去上班,每次出門前還嘮叨地說:「餓的時候記得拿來吃呀! 」
她從小到老都是早睡早起,晚上九點左右睡覺,清晨大約五點醒來,入廚房弄東弄西是她的習慣也是寄託。與她同住的日子,不會錯過每天簡簡單單的早餐,尤其是母親做的紅心番薯稀飯是大夫從小到大的心頭好,哪怕家裡從前經歷過貧困的歲月還是到了如今脫貧的境況,普普通通的紅心番薯成了大夫某種的記憶符號,也是東南西北地區好多代人在飢荒時期的生命糧食。
如今搬離家裡已有半年,平時週末回家探望母親,她還是跟以往一樣提前蒸好一袋紅心番薯偷偷放入背囊,而且三番四次地說:「番薯熟的,記得拿來吃呀!」

shutterstock_398299948.jpg
番薯似乎已經種在母親的心田裡,多年以來潛移默化地讓大夫對番薯有了揮之不去的情感,有時不經意地在吃紅心番薯的時候回憶起童年那段簡單歡樂的時光。
上小學是在鄉村里度過,每年到了秋天,稻田滿是金黃,等到農民收割完稻殼後,田地進入休養期,卻也成了煨番薯的好地方。只要有好動的小夥伴帶頭相約,誰家有紅心番薯就往家裡拿,到了田地後,大家拾起硬蹦蹦的泥土做成一個窯,然後放入乾柴和番薯,一起喊着:「點火啦!」直到熊熊烈火把泥土燒得有些烏黑了,這時才可以封窯。

a1965611-67b7-4050-b2d0-94391d4e85c6.jpg

網上圖片
玩耍完後,大夥們再回到原處拆窯,着急想吃的人迫不及待拿起熱騰騰的紅心番薯在手上翻來翻去,等到剝開番薯的一刻,那是真真正正煨番薯的原野味,好吃極了!可是,如今在城市裡用紙幣買到的煨番薯早已不是同一回事,感受也不同了。
到了中學,經朋友介紹去尖沙咀維港旁一間五星級酒店做宴會侍應「炒散」,每逢到週末去賺零用錢的幾年裡,從來都沒有看見過一款關於番薯的菜式。番薯在人的觀念裡是很低檔的,上不了高級的殿堂。就在那種一片紙醉金迷的氣氛裡,油然泛起了曾經一絲絲別人看不見的自卑。
到了社會工作後,聽到有人流行用番薯當主食來減肥,也有人知道紅心番薯可以益氣補虛又能排毒通便,現今在半山區的餐桌上或是在貧窮區的板間房裡,番薯竟然擔當了健康主角,不再卑陋。人又何須卑下?
今夜寒風吹起,大夫在家中晚餐時凝視木碗裡的紅心番薯,心裡默唸着心咒的同時,幾乎清清楚楚聽見了老一代人的祝福。

A.png

附錄:
《紅心番薯紅糖湯》
材料:紅心番薯乙個,紅糖適量,生薑三片(切)。
功效:驅寒保暖。
B.png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