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暉:如何解讀2019區議會選舉

2019-12-06
蕭暉
退休經濟學者
 
AAA

20191124042341798.jpg

香港選民發出了自己的聲音。泛民主派(反建制派)在香港地區議會選舉中贏得了壓倒性勝利。雖然一些人聲稱選舉過程中存在不當行為,但總體而言選舉結果應當被視為民意的正當表達。

然而,人們本不應覺得選舉結果出人意料。所謂的建制派和反建制派的得票數基本遵循了傳統比例的40(45)比60(55)。情況並未發生太大轉變,即便本次選舉的投票率達到了史無前例的71%。

雖然較年長選民更高的投票率曾助力建制派,但年滿18周歲、投出他們人生第一票的新一代選民壓倒性地支持了反建制派陣營。

或許一個跨度更長、更平和的競選活動周期可能會對建制派陣營產生幫助。但現實是,由於大規模的暴亂和社會動蕩,香港各地幾乎沒有舉行任何競選活動,可以很公平地說,大部分選民對於自己選區的候選人所知甚少,他們僅僅是根據傳統的派系陣營投出了一票。

既然候選人之間並未進行過有意義的探討或意見交鋒,選舉結果就不應被解讀為投票支持暴力和肆意破壞,也不應被解讀為投票反對中央政府。但這的確是針對現任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處理所謂「逃犯條例」及後續事態發展中表現出的極度無能投出的反對票。

該條例的提出完全是香港政府的自身意願,絕非北京授意。

對於香港而言,整起事件就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悲劇,因為如果香港政府可以少些傲慢、更願傾聽、更靈活迅速地行動,這一切本不必發生。

這意味著有必要對現行香港治理團隊進行重大改革。雖然現任治理團隊和其中的個體成員或許並未做錯任何事,但他們再也無法有效地帶領香港前行。

一個新的開始需要一個新的、聲名未受玷污的團隊。新團隊應當考慮針對整個「逃犯條例」事件設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重點關注港府在這起事件中的處理方式,包括但不限於警方行為,目前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正在受理這方面的投訴。同時,或許還可以成立一個市民委員會,探討香港面臨的迫切經濟和社會議題以及公眾憤怒的根本原因,並提出適合的修正方案。

隨著選舉落下帷幕,首要任務就是恢復香港法治,以便讓這個城市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恢復常態。在一個文明、民主、自由的社會,維護法治是基石,要讓每個人都享有法律的全面保護。即便是多數派也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他們尤其無權要求給予違法者特赦。

自19世紀中葉以來,3K黨一直斷斷續續活躍在美國南部。其成員頭戴風帽,只露出雙眼,這不僅是為了恫嚇受害者,也是為了逃避被追責。他們燒毀非裔美國人的十字架、教堂和房屋,並以對黑人和同情黑人的白人實施私刑和其他暴力犯罪而聞名。

他們時常會得到當地大多數居民的支持,至少是心照不宣的支持。但該組織及其行為不僅違法,按美國法律是赤裸裸的犯罪,同時在道德上也令人極度反感。針對他們的訴訟完全正當,即便他們或許曾享受過大多數當地居民默許或言明的支持。

針對暴力分子,這也應是香港政府的立場,我希望這也是香港絕大多數選民的立場。在一個文明、民主、自由的社會,恐嚇與暴力絕不應有一席之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