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抖音在美行路難

2019-12-09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shutterstock_1326305111.jpg

在虜獲全球年輕用戶方面所向披靡的抖音近來麻煩不斷。繼年初因非法收集13歲以下未成年人姓名、電郵地址和住址被美國政府課以570萬美元重罰以後,抖音這兩週又接連惹上官非。

居住在加州帕羅奧多(Palo Alto)市的大學生洪女士(譯音,Misty Hong)上週三對海外版抖音“TikTok”發起集體訴訟。洪女士聲稱她在3、4月間下載了TikTok的應用,幾個月後發現TikTok未經許可替她創立了賬戶,還收集她的私人信息,其中包括她未發布的視頻中的生物特徵識別信息,並將這些信息轉移到位於中國的兩個服務器上。

起訴文件並未提供證據以支撐這些指控,抖音海外版沒有對上述訴訟做出回應,但它一向強調,所有美國用戶的信息都儲存在美國,備份在新加坡。

到了本週,針對抖音的母公司北京字節跳動的訴訟也接踵而來,字節跳動被指控未經家長許可,收集13歲以下兒童用戶信息,售賣給第三方廣告商,涉嫌違反兒童隱私權法。

在美國,人們視打商業官司為家常便飯。企業被用戶起訴不等於罪名成立,何況對市值約750億美元的北京字節跳動來說,即使被罰賠償幾百萬美元也只是九牛一毛。但官司接連不斷,足見抖音在美國面對的壓力逐步加大。

抖音赫然已成為中美貿易戰、科技戰下的又一家遭殃中國企業。據路透社報導,美國外資審議委員會(CFIUS)已對北京字節跳動兩年前收購美國社交媒體應用程序Musical.ly一事展開國家安全審查。在美國參議院11月初舉行的聽證會上,議員對抖音存儲用戶數據的方式,以及抖音是否替中國政府做內容審查的強烈質疑,更是溢於言表。

共和黨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的聲明就充滿恐共情緒,他對美國家長發出警告:“如果你的孩子使用TikTok,中國共產黨就可能知道他們在哪裡、長什麼樣子、認得他們的聲音還知道他們在看什麼。”霍利也質問,一些抖音用戶是軍人、政府官員和社會賢達,讓中國知道他們的社交生活意味著什麼?

在西方媒體上,對抖音的質疑更多集中在其內容限制上,抖音被指將“中國式審查”輸出到世界。今年9月,英國《衛報》聲稱取得抖音海外版內部指引,明確限制批評或攻擊任何國家的政策,限制妖魔化或扭曲他國歷史,包括印度尼西亞、柬埔寨、中國的爭議性歷史事件,世界政壇上的20名爭議性人物如金正恩、普京、特朗普等也在限制之列。

最近,抖音國際版又被發現人為限制傳播殘疾、同性戀與超重人士發布的視頻,而屢屢受壓的抖音每次均展示配合姿態,表示願入鄉隨俗,調整內容管理。

有意思的是,面書創始人扎克伯格站到了反抖音的最前列。扎克伯格扛起了維護自由言論的大旗,但西方媒體沒有因此忘掉面書的醜聞,它們在報導中指明扎克伯格依然不承諾限制面書上含謊言的政治廣告,批評扎克伯格只是利用抖音轉移焦點,掩飾面簿自身問題。

實際上,關於面書和抖音之爭,體現的是言論自由與抑制爭議以維護現狀與和諧的分歧,反映了西方與中國對待言論的不同價值觀。從中國本土長出來的抖音,標榜只談娛樂不談政治,通過刺激創意與娛樂體驗牟利,到任何一個社會都以規避政治話題、服從體制來換取自身的安全運營空間。面書則不避諱利用政治議論來凝聚人氣,更不拒絕政治廣告帶來的收入;言論自由對面書而言,也是一部生意經。

從自由與責任的原則性辯論來看,中西方對待言論自由的價值觀各有其產生的原因。不過,不論是抖音或面書等美國社交媒體巨頭,恐怕誰都沒有披露其生意模式的全盤真相,也都是將企業自身的利益——本國的政治安全利益或商業利益,置於用戶利益之上,實非全球用戶之福。抖音和面書的差別,其實為社會嚴肅探討言論自由的責任與界限,提供了生動的素材,只可惜,中美的國家利益之爭以及美國蔓延的恐共情緒,並不支持這方面的冷靜討論。當然,中國將多個美國的科技媒體巨頭拒之門外,美方也沒有對話的推動力。接下來,國際版抖音“Tiktok”須要證明其能獨立於中國母公司而運作,否則在美國的運營將越來越艱難。中美科技脫鉤都是可能的,又豈會在意一個抖音?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短視頻平台「抖音」近一兩年風靡中國眾所皆知,但很多人或許還沒意識到,抖音其實已經「抖」到國外去,尤其在美國成了受青睞的社交媒體,用戶群還包括用它記錄日常軍訓生活的許多美國軍人。

    林展霆  2019-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