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海澄:禁煙變點火 加煙稅須三思

2019-12-10
余海澄
公營機構公共事務顧問
 
AAA

24d5b185-ea62-474f-b036-890152d680a9.jpg

無論世事變改,社會持續不穩,香港人要繼續上班生活。在十月,特首在氣氛緊張下提出的《施政報告》,既未能解決政治亂局,又未能為民生問題帶來出路,社會大眾也記不起《施政報告》的政策。對於實際的香港人,財爺推出多輪的紓困措施,退稅、資助電費等,聊勝於無,卻是亂世中的一點安慰。政府就新一份財政預算案展開公眾諮詢,在財爺亦早已打開口牌,今年政府將錄得十五年來首次赤字情況下,不知道社會大眾還會否對政府有期望呢?芸芸耳語中,不少政界及煙民朋友,最擔心的是政府大幅加煙稅,最終「禁煙變點火」,再次燃點火頭。

加煙稅無助壓抑剛性需求

傳統智慧教導我們,只要透過法例增加罰款及煙稅,增加吸煙的成本,煙民人數就會減少。可是,近年的數字卻呈現另一種景象。香港政府自2009年起,曾三次增加煙稅,分別是2009年的50%、2011年的41.5%及2014年的11.8%。現時,每包香煙的零售價由2009年的29元上升至59元,增加一倍。但是,香港的吸煙人數卻龜速下降,並沒有減少一倍。根據控煙資訊站資料顯示,每日吸煙的人士由2010年佔人口11.1%,下降至2015年的10.5%,至2017年的10%,約有61.5萬人。用經濟學解釋,仍然香煙對未戒煙的煙民呈剛性需求,即無論價錢怎樣改變,他們都要吸煙。換句比較流行的說法,即是「核爆都唔戒」。面對這種人,再大幅增加煙稅無法讓他們戒煙,卻挑起六十萬人的怒火。

大幅加煙稅會令私煙問題猖獗

對於一些經濟能力較差的死忠煙民來說,加煙稅只會令他們轉向購買私煙,造就不當的私煙商人賺錢。牛津經濟研究最新發表的《亞洲十六國私煙問題2017研究報告》,當中指出香港非法煙草貿易佔整體煙草貿易消耗量28.6%,即是大約每四支於香港消耗的香煙就有一支為私煙。目前,香港的煙價59元,當中有38元是煙稅,不僅冠絕鄰近地區,更拋離一段距離。倘若大幅增加煙稅,將進一步拉遠價格差距,令走私香煙的利潤更高,走私香煙的誘因就會更大。加煙稅與助長走私香煙的因果,政府必需權衡輕重。

全禁加熱煙 勢引發新火頭

早在反《逃犯條例》修例風波前,政府已決定一意孤行,漠視煙民意見,全禁電子煙及加熱煙,引起泛民及建制政黨不滿。縱使立法會委員會在暑假前已通過政府暫緩《2019年吸煙(公眾衞生)(修訂)條例草案》工作,政府近日仍然堅持全禁立場。事實上,由於政府不容許加熱煙在港出售,但有關產品使用情況愈趨普遍,預計會出現與傳統香煙的嚴重私煙買賣情況,亦相信私煙活動會有上升趨勢。有建制議員已經提出建議,要求政府規管代替全禁,讓煙民有正規途徑購買加熱煙,以避免非法進口或販賣。

可是,政府仍然充耳不聞,依然固我。《逃犯條例》修例風波前仍未平息,筆者建議政府在處理加熱煙問題必定要「停一停」,「諗一諗」,切忌重蹈覆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如果政府沒有將煙草當成是毒品禁絕,那其實亦很難說服香港人禁止加熱煙進入香港。反而兩害取其輕之下,政府應容許加熱煙在香港售賣,正式規管以及對其徵稅。

    甘文鋒  2020-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