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英國大選,特朗普坐不住了!

2019-12-12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1111.jpg

約翰遜拿自己的政治前途作賭注的英國大選今天終於粉墨登場。這場 「事關英國未來」的大選被賦予了太多內涵,對於許多英國人來說,讓他們在聖誕節到來之際進行這種選擇,實在是件痛苦的事。無論是約翰遜當選,還是科爾賓上台,都有一半的人無法平靜過年,真可謂冰火兩重天,看來指望通過這次大選彌合英國的分歧簡直是天方夜譚。

輿論分析認為,如果約翰遜如願以償贏得國會多數,他將重拾信心,義無反顧地帶領英國於明年1月底脫離歐盟,從此孤懸大西洋,過着自己的「小確幸」生活,再也不用擔心主權被讓渡,大量的東歐、中東及非洲移民湧入,更不用擔心日後7900萬土耳其人加入歐盟後帶來的額外衝擊。而科爾賓領導的工黨獲勝,一些人跳樓的心都會有。

完全被妖魔化的科爾賓被描繪成極左翼人物,西方媒體把對這位「馬克思主義者」的恐懼推到了極致。科爾賓明確表示,如果他當選首相,將與歐盟繼續談判脫歐新協議,連同二次公投選項一同交給人民決定。科爾賓的競選口號就是「相信人民,為希望投票」,他希望通過自己的謙虛、執着,堅守陣地,聚合不同的政治力量,把因脫歐問題而分裂的英國重新拉回正軌。

各種民調顯示,約翰遜領先科爾賓8--10個百分點,讓工黨創造奇蹟的確有點困難。但是在黑天鵝頻出的年代,科爾賓會堅持到最後。更何況,年輕選民這一次被廣泛動員起來,是英國大選的最大變量。

其實,年輕人對歐盟的歸屬感,讓保守黨在過去的兩年里吃盡了苦頭。一是2017年英國大選期間,年輕人站出來,阻止了特蕾莎梅的夢想,保守黨大勝的希望落空,最後不得不靠聯合組閣才避免執政危機。失去議會多數的保守黨處處受到工黨的掣肘,讓梅姨的脫歐協議在下議院三次闖關未成,最後不得不於今年6月黯然辭職。

約翰遜臨危受命,接過了脫歐的第三棒。與特朗普一樣,約翰遜對國民和國會採取極限施壓法,聲稱「不脫歐,毋寧死」,用背水一戰的決心逼國會批准他的脫歐方案,但功敗垂成,不得不通過大選放手一搏,以挽救他的脫歐計劃。

2016年英國首相卡梅倫,為了一紙競選承諾,輕率地做出了脫歐公投的決定。由於對形勢出現嚴重誤判,結果脫歐假戲真做。所謂的脫歐公投,其實也未必真正反映民意。對於5200萬具有投票權的英國人來說,真正參與投票的只有3400多萬人,而贊成脫歐的只有1740萬人。

當梅姨接任後真正開始推動脫歐程序的時候,許多人才恍然大悟、後悔莫及,覺得被約翰遜為首的政客徹底誤導了。三年多來,成千上萬的英國人民走上街頭,要求進行嚴肅的二次公投。但保守黨充耳不聞,為了所謂的民主執念,一直推動英國儘快脫歐。

2019年的歐洲議會選舉,英國人再次用選票向脫歐說不,親歐的自民黨、綠黨、蘇格蘭民族黨等均取得了不錯的戰績。反觀工黨,科爾賓一直在脫歐問題上態度模糊,與脫歐大遊行保持一臂的距離。他的出發點旨在爭取多數,但客觀結果往往是吃力不討好,政治地盤一天天萎縮。

法拉奇領導的脫歐黨此次採取了棄保策略,讓保守黨少了強有力的競爭對手,指望通過此舉助保守黨一臂之力。反觀反對黨群龍無首,且相互攻訐,更談不上有效的整合。直到最近才有人提出可「嘗試進行策略性投票」,減少反脫歐陣營內部的選票分流。媒體預測,工黨與自由民主黨的聯手是此次大選中的重要變量。為此,約翰遜不敢掉以輕心。

約翰遜沒有穩操勝券的把握,大洋彼岸的特朗普心情也是七上八下。特朗普上周赴倫敦參加北約峰會,一直期望能替約翰遜助選,遭到這位首相的婉拒。特朗普對約翰遜當選的期待溢於言表,對科爾賓直接以「壞人」相稱。科爾賓的當選無疑會成為華盛頓的惡夢。

2016年是世界史上值得銘記的一年。英國率先打開了民粹主義的潘多拉魔盒,在全球化中失意的英格蘭中部地區選民選擇了退出地區一體化,少摻和歐洲大陸事務的先祖教導再次佔據半數英國人的心田。

民粹主義之風在歐洲颳起,迅速在大洋彼岸開花結果。打着民粹主義旗號的特朗普成了2016年11月美國大選的一匹黑馬。這位政治素人把當總統的笑話硬生生地變成了神話。特朗普發誓抽干「華盛頓的沼澤」,與精英主義決裂。美國中西部年紀偏大的白人成為特朗普的絕對支持者,與英格蘭中部地區脫歐支持者遙相呼應。

英國無疑引領了2016年的政治發展趨勢。三年過去了,英國又一次面臨歷史性的選擇。有輿論認為,英國這次大選對明年的美國大選具有風向標意義,至少可以激發擁抱全球化、希望呆在歐盟內的年輕人更多地走出來投票。

如果說,2016年的英國青年還是睡眼惺忪的話,那麼這一次必須睜大雙眼,把世界看個明白。一些媒體呼籲:主張留歐的人,你們已無處可躲。如果再不出來投票,等待你們的將是分裂的大英帝國,大不列顛與北愛爾蘭共和國的名稱會變得越來越短。

對於特朗普來說,約翰遜任何閃失對於自己決不是好消息,畢竟特朗普鐵定成為面臨彈劾的第四位總統,這是特朗普之恥。況且他的支持率一直是在40%上下徘徊,低於歷屆總統的平均水平。令特朗普感到幸運的是,不是特朗普有多強,而是民主黨人太弱。

儘管特朗普反覆吹噓美國經濟怎麼強勁,但有點經濟常識的人都知道,經濟良好的結果是加息,而不是一再降息。美國股市屢創新高,其主要推動力是美國公司回購股票的衝動,高處不勝寒是投資界的普遍共識。明年美國股市的大幅度調整是懸在世界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特朗普的政治命運與英國這次大選緊密掛起鉤來。從這次英國大選中,我們或許會找到究竟迎來的是「特朗普時刻」還是「特朗普時代」的參考答案。

 

文章原刊於微信公眾號《公評世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特朗普扭盡六壬,無非為了做多四年總統,一場快閃式染疫出院,或者令他可以改變選情如願連任,但卻改變不了美國抗疫失敗的事實,又或者點票結果是特朗普無力回天,卻不願意承認落敗交出權力,結果可能更難收場。

    郭一鳴  2020-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