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德武:特朗普捲土重來是誰的噩夢

2021-03-02
周德武
大公報副總編輯
 
AAA

1Untitled.jpg

北京時間3月1日,一年一度、為期三天的美國保守派行動大會在佛羅里達落下帷幕。這是美國共和黨政治新星亮相的舞台,也是有意競逐下屆總統者表達意願的場合。

與去年大會不同的是,由於剛剛卸任的前總統特朗普將要發表壓軸演講,引起各方關注。自打特朗普被社交媒體禁聲之後,很少能聽到他的聲音。從他不多的幾次聲明中可以看出,他對國會再起發起彈劾耿耿於懷,對參議院黨魁麥康奈爾頗有微詞,稱這位參議員有着一副「陰沉、面部僵硬的臉」。雖然麥康奈爾在參院彈劾中站到了特朗普一邊,但他隨後在補充發言中稱特朗普必須對國會山暴亂事件負責,只不過需要尋求其他法律途徑追究,而不是在參院這個舞台。極具諷刺的是,沒過幾天,他就與另一位共和黨大佬羅姆尼表態稱,「如果特朗普有意競選下一屆總統,相信會獲得提名」,以此討好特朗普的支持者們。

特朗普在長達一個半小時的演講中,讓我們再次目睹了「美國版祥林嫂」的再生,除了老生常談建墨西哥牆、反移民,念念不忘「中國病毒」、民主黨通過修改大選投票規則公然舞弊之外,再就是吹噓在自己任內開發出了新冠疫苗,「儘管拜登也注射了,估計他都忘了」。

用「了無新意」來形容特朗普冗長的演講一點都不過分。唯一的新意是,他再次激起了人們對四年之後美國大選的懸念。特朗普澄清,他另組「愛國黨」、將共和黨一分為二是假新聞。他明確表示不會這樣做,共和黨需要團結,目標是兩年後重新奪回國會,四年後重返白宮。他強烈暗示「有可能第三次參選」。此言一出,台下(幾乎不戴口罩)觀眾抱以熱烈的掌聲,讓特朗普十分陶醉。他在演講中,一一點出了在參院彈劾中投下支持票的6位共和黨參議員名字,號召選民在2022年的中期選舉中把他們踢走,從而吹響了清黨的號角。在演講結束前的一分鐘,他反覆強調,共和黨一定會贏,「我很好奇4年之後重返白宮那個人是誰?是誰?是誰?」全場再次響起上世紀70年代名曲《Y.M.C.A》。去年大選期間,特朗普多次伴隨這段音樂扭起了屁股,也算是特朗普的經典保留曲目。

前幾天,前國務卿蓬佩奧、現任聯邦參議員克魯茲、科頓、霍利等有意問鼎2024年大選的人物紛紛亮相。尤其是蓬佩奧的政治野心暴露無疑,他此前激活自己的競選捐款賬戶,曾在社交媒體上喊出了下屆總統出爐倒計時的天數,引起人們的廣泛猜測。

這次大會主題是,「美國抵制取消」。聽起來有點拗口,但要想理解這句話的涵義,有必要對這個詞的出現進行一點歷史回顧。「取消文化」是網絡新詞,2017年開始流行起來,當年就被谷歌列入搜索庫,2018年《紐約時報》還就「取消文化」發起過大討論。2020年8月在美國共和黨代表大會上,這個詞成了大熱門。「取消文化」對應於「政治正確」,最初是指在「政治正確」的大環境下,說錯話、辦錯事需要遭到一定的懲罰。在網絡時代,則意味着你的粉絲將取消對你的關注,或被迫從公共視野中消失。有點類似於中國當下的「社交性死亡(社死)」的味道。

在去年「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中,美國出現了對歷史文化遺迹大清理的運動,一些蓄奴者的雕像被推倒。而與之相對立的美國保守主義者則認為,這是美國文化無法抹殺的一部分,堅決反對「取消」行動,為此特朗普還簽發總統行政令,對破壞歷史遺迹者科以重刑。

美國保守主義者認為,民主黨正在被左翼或極左翼騎劫,其「社會主義」的傾向將徹底毀掉美國的立國初衷,反對「取消」就是在國內抵制民主黨的極端勢力,在全球範圍內則要防範與打擊威脅民主與自由的「威權主義」國家,讓美國回到本來的美國。

「取消文化」成為「民主黨極左政治」的代名詞,而「反對取消」則成為保守主義者的新旗幟。美國兩黨政治的極化,不僅僅是政策上的分岐,更多體現為意識形態及價值觀的對立,所謂「美國反對美國」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變得越來越激烈。

為期三天的大會,有兩個突出特點:一是攻擊拜登政策,讓「美國第一」變成了「美國最後」;綠色能源政策在得州變成了能源災難,在全國讓石油工人失業;大規模移民放寬政策將讓美國面目全非。二是展開對中國的新一輪妖魔化,對中國共產黨進行最惡毒的攻擊。特朗普三次使用「中國病毒」字眼,指責拜登親華,從而對民主黨的對華政策調整形成巨大掣肘。

這次大會共有6項涉華議題,包括「誰統治白宮」「美國企業屈服於中國」等專題討論,竭盡污名化中國之能事,號召不能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者」,而是實實存在的敵人。

輿論普遍認為,這次大會標誌着特朗普主義不會輕易退出政治舞台,共和黨本可以選擇與特朗普切割的方式開啟政治新議程,但現實清楚地表明,共和黨仍離不開特朗普,只能以「選擇性遺忘」的方式,讓特朗普重新回到共和黨的中心位置。這無疑是民主黨的噩夢。如果拜登這四年無所作為,那麼四年之後,共和黨重返白宮,在推進保守主義議程方式將會更加激烈,在反智、非理性及抗華遏華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前幾日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在東盟的一次論壇上警告,隨着中美兩國實力的接近,「未來10年將成為最危險的10年」,不知道他的計算公式中是否包括共和黨捲土重來的可能性。

保守派行動大會透露出來的信號已很強烈,在美國國內,任何改善中美關係的努力都會遇到強大的阻力,「中國是美國問題之源、是美國最強敵手」的認知越來越固化。對此,我們還須進一步做好心理和對策的準備。

 

文章原刊於《公評世界》微信公眾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特朗普四年後是否能再次當選,甚至是否出選,現在都言之尚早,但他的這一次高調亮相,揚言不肯退場,肯定會給未來美國政壇帶來影響。

    郭一鳴  2021-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