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觀察/日本女性在社會中的重要作用

2019-12-16
黃匯傑
資深傳媒人
 
AAA

thumbnail_IMG_1794.jpg

日本企業招募時,分一般職和綜合職。一般職就是內勤,處理事務文件,門檻低,但是福利、待遇和升遷機會少。大多數的女性都安分守己,只報考一般職,比較容易被錄取。有時,碰到景氣差時,還沒辦法被錄取為正式社員,只能當契約社員。日本女性也非常認命,反正打算工作個幾年就去結婚生小孩。日本女性把家庭主婦當成一種職業,持家也要發揮職人精神到淋漓竟致,全心全意去煮飯、洗衣、打掃、照顧家人。

可能正是這樣的環境,造就了日本女性在某些行業具有了不可替代的功能。例如:老人的護理和傳統的工藝傳承,因爲她們有着耐性、耐力、細緻的內心,這些男人不輕易做的工作,當她們作爲自己的事業時,會做得更加極致。

thumbnail_IMG_1790.jpg

理公司經營者神戶貴子(右)

筆者對鳥取縣從事護理工作的神戶 貴子等代表們的事業概要進行了解,並採訪在生活舞台變化的環境下,以靈活的方式工作着的女員工們。

N.K.C護理公司,她們靈活利用遠離現場的「潛在護工」 解決超高齡社會問題, 在遠方照看老人的「遠距離看護」已經成為了日本全國性的問題。在日本,可以說每年因看護而離職的「看護離職者」約有10萬人。N.K.C護理公司活用持有護士資格卻沒有工作的「潛在護工」的力量,以此,來解決這個問題。

神戶貴子是該公司的代表,她在接受採訪時介紹到,現在,全國範圍內因結婚生產,丈夫的轉職等原因而離職的護工約有71萬人。在日本整體醫療,護理人才不足的背景下,政府致力於護工等專職的人員的復職,N.K.C的努力在日本全國範圍都備受矚目。

她説,公司有一項服務叫做「我的護理人」,主要是持有護理資格的員工利用各種空餘時間,陪伴家人不在身邊的高齡人去醫院接受檢查,家訪確認健康狀況,並向其家人報告過程,說明醫療內容。通過活用自己的醫療知識,不僅能夠和醫生進行更好的溝通,還能夠注意到服務者身體的異樣變化。加入該項目的員工,幾乎全為女性。員工能夠選擇自己想上班的時間工作,這是該公司的工作體制。這種體制中,生產育兒等休職中的潛在護理人員能夠進行短時間的勞動,因此,能夠令他們不與社會斷聯,也能夠促進他們技術提升與再就業的意欲。

在看護中活用潛在護工的經驗和時間,這一想法是由在過去曾擔任護工的神戶代表們,在了解到鳥取縣外生活的人們疲於遠距離看護這一事件為契機而提出的。這一項目,不僅限於遠距離看護,同時,也拋開了看護就是女性的工作,這一慣性思考而給女性造成的就職障礙。這一項目曾在內閣府主辦的「女性挑戰獎男女共同參與擔當大臣獎」獲得表彰。

 

thumbnail_IMG_1848.jpg

 

筆者與佛阪香奈子女工匠 

在鳥取採訪的最後一站,筆者採訪了擁有悠久歷史的織物傳統技術,由女性們不斷編織至今,並繼承給下一代的佛阪香奈子女工匠。

弓浜織——從江戶時代開始由女性繼承的棉織物,位於鳥取縣西部的弓浜地區,從江戶時代開始盛產棉花,並曾是支撐鳥取藩財政的特產。在距今250年前,弓浜地區的農家的女性們開始編織弓浜織,其特徵是具有樸素的花紋樣式。

佛阪香奈子女工匠在接受採訪時說,這種織物不僅是私用的衣物,並且作為副業曾受藩的獎勵。農家的姑娘和主婦們利用家務活的間隙和以及夜晚的時間一邊編織,一邊鍛煉技術,從而將手藝不斷磨練起來。江戶時代末期到明治時期,是弓浜織的生產鼎盛期。

鳥取的弓浜織 雖然成為了日本全國前三的織物生產地,但洋紡織業的發達以及生活方式的變化令其產業不斷衰退,尤其是,戰後幾乎沒有新的生產。長久以來傳承的技術即將失傳,在這樣的危機中,相關業內者內部便興起了復興傳統之風。1973年生產者們設立了弓浜織聯合組合。1975年,弓浜織被認定為傳統工藝品,1978年,被認定為縣非物質文化遺產。

最後,因製造者的高齡化等原因,傳統文化的存續陷入了危機的狀況中,該組合從2007年開始,接受日本國、縣、地方自治體的支援,為培養後繼者,開始了三年的研修事業課程,至今已有6人畢業。當地出身的佛阪香奈子就是其中一人。她作為第一批的學生參加了三年的學習研修,後來她創立了自己的工坊。從棉花的栽培到紗紡,再到織紡,全程通過手工作業守護傳統的製法,生產着吸引年輕一代並適合現代生活的產品。

thumbnail_IMG_1809.jpg

佛阪香奈子女工匠

其實,儘管現在身處21世紀,比起舊時代傳統思維與兩性不平等的觀念,已經較爲消退,給與女性的既定枷鎖與傳統規範或許不再有如老一輩生活的年代那時所面臨的重大壓迫,看似逐漸民主的現今社會,其實,對於女性還是有些舊思維。

在風俗民情較爲保守與傳統的日本社會,多年來男女之間存在不對等的權利關係,隨着近幾年女權主義的意識逐漸提高,日本平權運動在近幾年逐漸受到大衆的重視。不過,這個存在多年的男女不平等問題並非一朝一日所能解決,尤其是對於職場來説更是如此,潛規則與對男性與女性差別待遇依舊存在於現今的社會。

還記得不久前,由於職場規定女性一定要穿着高跟鞋上班,進而使得女性們發起了反抗運動。而近期,日本節目有探討女性上班戴眼鏡會收到處分與開除的議題。多項產業表示女性若戴眼鏡上班則會有不尊重,不美觀的形象產生。

日本料理店認爲,眼鏡與和服不搭,航空公司認爲會危害安全,化妝品業表示這樣無法呈現完美的化妝給顧客。反觀男生若佩戴則不會受到指責,爲了配合男性的審美眼光而發佈這樣的規定,令女性們感到相當的不滿,也在網絡上出現反抗聲浪,對此,我們香港人們看到這些有什麽想法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人口減少以及人口構造不斷變化這樣的背景下,單身人數最少的鳥取縣越來越重視「女性的力量」,並致力於構建出能夠發揮女性個性與能力的環境。

    黃匯傑  2019-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