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德財:香港要發展「零工經濟」應對就業人口短缺

2019-12-20
華德財
會計從業員
 
AAA

4cd33457-c5df-441e-b4ce-bed517f4b018.jpg

本港社會近年正如經濟發達的地區,正面臨人口結構的危機。香港生育率偏低、社會老化持續,正是就業人口短缺、經濟可持續發展削弱等經濟隱憂的警號。年輕人的生育意願涉及諸多個人及社會環境影響,難以一時三刻舒解。但要舒緩對經濟帶來的影響,香港則可大力發展「零工經濟」,使勞動力變得更有效率。

勞工及福利局今年發表的「2027年人力資源推算」顯示, 2027年本港將有374萬勞動力需求,屆時勞動人口將欠缺達17萬人。調查又反映,增長速度最快的行業包括專業及商用服務業、和金融服務業,而這些行業也有潛質引入創新科技,以配合自由工作者,發展「零工經濟」。

「零工」下工作可「化整為零」,以網上平台配對服務供應者及消費者雙方並簽署合同。此模式下服務供應者可獲額外收入,不受工作時間、地方及僱主限制,消費者僱主亦可有更多選擇。既然就業人口不足將加劇,參與「零工經濟」使更多人可彈性時間工作,接受更多工作委托,而消費者亦可得到更多服務選擇,使勞動力能更有效發揮,而僱員亦可「多勞多得」得到更高收入。香港一系列外賣應用程式例如FoodPanda、Deliveroo盛行,就為不少送貨的車手創造了更多收入及就業機會。但為何這種好處多多的「零工經濟」,遲遲未能推廣到更多行業?

當中主因正是勞工權益保障不足,目前政府對零工經濟到底是否臨時契約,仍未有清楚定位,更遑論制定適切勞工法。一般僱主應提供的多項權益,例如休假、工傷補償及保險,「零工經濟」下不受規管及保障。政府只是不斷呼籲勞資雙方自己於合約解決。但缺乏法例監督下,僱主可以隨時修改「遊戲規則」,剝削僱員,例如派地點或時間較差的訂單給司機,司機做不到便扣除其收入,變相限制其休息時間。若愈來愈多的剝削被其他同行跟隨,變成所為「行規」,加上香港勞工目前仍沒有集體談判權,僱員即使遭不公對待下往往只能啞忍,故政府的介入監管實在責無旁貸。

今年初歐洲議會已通過了勞工新法例,規定了參與零工經濟人士基本權利,包括要求公司提高工作透明度、預測工作時間、一旦工作合約取消時要作的補償。 要透過「零工經濟」應對人口老化下的勞動力短缺,政府先要早日下定決心,透過完善的勞工保障為「零工工作者」提供基本保障,才能鼓勵更多市民加入。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預估今年第一季度香港經濟會跌到谷底,接下來的第二季度也會受到影響,而今年上半年香港經濟應該會收縮5%左右。從全年來看,此次疫情對香港經濟的影響應該是在1~1.5個百分點左右。

    2020-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