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昂山素姬為何變了

2019-12-23
施永青
中原集團主席兼總裁
 
AAA

322.jpg

昂山素姬為爭取緬甸民主,與軍政府展開長期的鬥爭,作出了重大的犧牲,曾獲諾貝爾和平獎,被譽為民主女神。

2015年,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贏得大選。2016年昂山素姬被任命為國務資政(她丈夫為英國人,所以不能當總統,但實際掌有相當大的權力)。

國際社會希望她在掌權後,會為長期受逼害的羅興亞人發聲。但昂山素姬先是沉默,日前更親身率團現身海牙國際法庭,為緬甸的行為辯護。

昂山素姬認為外界掌握的情況不夠全面,有些地方甚至備受歪曲。她承認種族衝突令雙方都非常痛苦,但責任並非純在緬甸一方。緬甸軍方是受到襲擊後,才作出反擊。

然而,外界收到的信訊息卻是軍方有放火燒村,槍殺村內男性,性侵村內女性,大量羅興亞人被逼逃離家園。緬甸政府如果重視人權的話,實在不應縱容軍方有這種接近種族清洗的行為。

其實,羅興亞人問題存在已久,只是世人一直不關心罷了。我名下的慈善基金在十年前已開始為逃往孟加拉的羅興亞人興建難民營與設計學校。我對羅興亞人的苦難有一定的了解,覺得他們的處境實值得同情與援助。

然而,近年羅興亞人的問題之所以會惡化,與外部勢力的挑撥亦有一定關係。緬甸的種族衝突很多,除了若開邦之外,與中國及泰國接壤地區亦經常有種族衝突,內戰不斷。

緬甸政府在政策上對國內少數民族都有一定制約,帶有一定的歧視與排斥,但大多未至於仇視到要進行種族清洗。唯獨對羅興亞人特別嚴厲,原因與羅興亞人對緬甸人的態度亦有一定關係。

羅興亞人在外貌、語言、宗教信仰、生活習慣上都與當地人有很大的差異,而且不肯接受歸化,所以民間的衝突比緬甸人與其他少數民族嚴重。

為了避免事情惡化,國際社會應勸喻羅興亞人歸化,以融入當地社會,而不是強替他們出頭,與當地的主要族裔進行鬥爭。中國政府就一直鼓勵華僑歸化,說當地的語言,改當地的名字,讀當地的學校,甚至與當地人通婚。但羅興亞人甚少會這樣做。

我認識的緬甸朋友告訴我,羅興亞人的問題曾經沉寂一段時期,但由於昂山素姬上台後並沒有一面倒的跟隨美國,才有人刻意找她麻煩。如果說人權問題嚴重,也門的情況也值得關心;但國際法庭卻一直沒有嚴加追究,緬甸人才有「大細超」的感覺。

世人必須明白,昂山素姬在緬甸的權位,來自緬甸人的選票,她在作取捨時,怎能不理會緬甸人的意願。她若是失去了緬甸人的支持,即使想幫羅興亞人,亦休想可以有具體的成效。其實即使在西方,政府亦很難為了人權而犧牲本國人的利益。西方亦有國家把難民拖出公海,以防有難民進入本土,分薄自己國民的資源。西方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罷了。把羅興亞人的問題政治化,並不符合羅興亞人的利益。

 

文章原刊於《am730》2019年12月17日。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