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胡錫進的疾呼

2019-12-23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433.jpg

中國媒體人、《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周三(12月18日)下午突然對中共幹部發出公開警示,提醒大家不要罔顧社會反應追求極限「政治正確」。雖然語焉不詳,但許多人都看懂了。

他寫到:我想提醒各地的一些幹部們,民主、自由這些詞彙都是24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里的內容……如果有誰覺得核心價值觀里的某個詞刺眼,有必要在他們的日常工作中迴避,那麼我認為,一定是他們的認識出現了偏差。」

他還直接告誡他們「千萬不要為了追求極限的『政治正確』,而引起群眾反感,侵蝕社會信心,提到應「防止一些粗糙的意識形態工作」。

網民對他的意有所指的批評心領神會,在微博上給了他9000多個贊和約3000轉發,港台媒體也紛紛報道。大家都注意到,就在此前一天,中國教育部官網公布核准數所大學修改章程,其中上海復旦大學章程新增了「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和社會主義辦學方向」相關的大量內容;而原章程里的「思想自由」四個字沒有了。

有關消息瞬間引爆輿論關注,在復旦校友的朋友圈裡更是刷屏。胡錫進質疑幹部覺得某個詞刺眼,指的顯然就是「自由」。

這裡必須補充一句,筆者閱讀過修改後的復旦大學章程,證實雖然「思想自由」四個字沒了,但原章程里「學校尊重和保護學術自由」還保留着。因此較完整的理解,當局的意思或許可歸納為:復旦大學尊重與保護學術自由,但是思想必須統一。

復旦大學星期三深夜發表聲明則是這樣解釋:修訂章程是「體現黨的十九大和全國教育大會精神,進一步突出了黨對學校工作的全面領導」。

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將「黨是領導一切的」寫入了黨章,這已經被確立為中共的政治原則與政治現實,縱然如此,「領導」作用能如何更好體現,仍有可探索討論的空間,而今百年名校復旦大學章程將「思想自由」一筆刪去,就讓許多人心頭一驚,尤其在甘肅鎮原縣級圖書館剛發生過「燒書」——所謂「現代版焚書坑儒」事件之後。

甘肅省鎮原縣政府10月下旬清查銷毀了65冊「涉傾向性」書籍,還堂而皇之在官網公示燒書的照片,強調「焚燒活動由鎮原縣文旅局分管領導親自到館督查」,相關新聞與圖片本月初在國內炸開鍋。輿論壓力下,當地政府稱調查後發現那65本是盜版非法出版物,又承諾對燒書不當行為進行追責。

上述解釋相當勉強,但它至少證實了一個重要信息:焚燒「涉傾向性書籍」並非上層下達的全國統一指令。反之,這個動作源於有基層官員為揣測上意,彰顯政治忠誠,才自作主張「燒書示眾」,結果不但引發眾怒,在政治上也踢了鐵板。

「甘肅燒書」事件後,大學修改章程緊接着登場,除了引起強烈關注外,兩者其實都未必有很大實質影響或絕對必要性。既然如此,相關人員仍來此一舉,可見這些行動都是社會普遍左轉風氣下的衍生品,而中國原本就不多的寬鬆空間則更為縮小。中國正對應美國貿易戰與制度競賽壓力,要堅持原則又預防矯枉過正,還不扼殺自由空間,個中拿捏實屬不易,但也不能不拿捏,不能不同時堅持容許寬鬆空間存在,因為失衡的後果嚴重。

胡錫進18日下午其實連發了兩則微博。他在後一條微博里自稱,《環球時報》一直站在與西方反華及不友好勢力作鬥爭的一線,也經常與國內的「自由派」或所謂「右派」激辯;同時他也不斷提醒團隊與自己:千萬不要因為鬥爭、辯論而把自己逼向相反的極端,即所謂「左」了。他讚許國家這方面做得就很好,主張「大家都要學習中央的這種戰略定力」「在當前複雜的形勢下各地要特別防止受到干擾而出現政策的偏頗」。

這話十分懇切,也比前一個微博更重要——他提醒各方不要在鬥爭中偏離了原來的立場而走極端。不過,有個現實也值得一直奮勇與右派激辯的胡總思考:這些年來,隨着自由派的聲音被全面壓制,沒有了光譜另一端的聲音來維持某種平衡,中國的輿論左傾成為慣性,那麼最終的走向極端,是不是更可能從一種可能性變為事實?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