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增社會政治基礎:一年一個百分點,22年就是22個

2019-12-24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HK1.jpg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澳門回歸20週年慶典講話,總結了澳門「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4點重要經驗,包括,堅定「一國兩制」制度自信,準確把握「一國兩制」正確方向,強化「一國兩制」使命擔當,以及築牢「一國兩制」社會政治基礎。

筆者對比港澳回歸之後的不同經歷,對築牢社會政治基礎這一點,感觸尤深。如所周知,香港反對派與建制派力量之比,一直在六四之間徘徊,建制派好的時候可以達到四五多些,但是始終未能與反對派打個平手。對比澳門,便知道香港輸就輸在社會政治基礎差。

筆者很早就提出過,如果扎扎實實做好基層工作,建制派一年能增加一個百分點,回歸22年就增加22個百分點,那麼,現在香港藍黃之比就不是輸,而是贏,是倒六四比了。那麼,建制派還怕打選戰嗎?什麼區議會、立法會,還有特首選舉,都沒有問題了。還有,「五十年不變」的問題,也不是沒有問題了嗎?

習近平這次藉澳門回歸20週年,首次提出「一國兩制」的社會政治基礎的概念和課題,要求始終築牢這一社會政治基礎。筆者認為,這對於一國兩制的偉大事業,是一項千秋萬代的戰略性基礎工作,是值得香港人深思,也是香港特區一國兩制重回正軌的重要的努力方向。

澳門回歸20週年喜慶,與香港依然須將止暴制亂放在首位,形成鮮明的對照。香港在一國兩制實踐中落後於澳門,固然有國際的、歷史的、內部的複雜的因素,不可一概而論,但是,僅從社會政治基礎看,不得不承認香港大幅落後,而香港這次動亂的基礎原因也的的確確須從此深思。

對比香港,筆者感受最深的是,澳門市民在國家認同感、歸屬感和民族自豪感方面遠遠強於香港。應該承認,香港回歸在前,澳門在後,澳門較易吸取香港的教訓。例如,香港基本法對於香港人的定義有不嚴密之處,致使香港終審法院1999年就居港權案判決過於寬鬆,給香港帶來可能數以百萬計的人口壓力,全國人大常委會不得不終第一次釋法。之後,澳門基本法便吸取經驗,對澳人的定義較為周延。事實上,澳門對維護國家安全的23條立法,以及特首選舉的立法,也都因為是後手可吸取香港的經驗。

但是,澳門在回歸後實踐一國兩制做得好,也不是因為事事在後吸取教訓,他們本身更主要是在把握「立一國之本,揚兩國之利」這個根本原則上,在築牢「一國兩制」社會政治基礎上,確實很多方面都走在了香港全面。事實上,對國家和民族的認同感不是自發產生的,澳門和香港一樣都有「去殖民化」的艱難工作要做。對比之下,高下可見。香港這次動亂中有六千多人被拘捕,其中大部分是年輕人,大中學生佔了四成多,而且有80多名教師或教學助理被拘,不得不承認香港的教育是出了問題。尤其是相當部分回歸後才出生的年輕人,竟然舉起美國旗英國旗、崇美崇英而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對此,澳門的青少年會和珠三角的同齡人一樣感到不可思議。

筆者到澳門參加研討會時得知,澳門回歸後構築了一個多元立體的愛國主義教育體系。2006年澳門制定《非高等教育制度綱要法》,從法律上確立愛國主義教育目的,組織編寫適應澳門區情、適合澳門青少年教材,並與內地合編教材推廣使用。在2007年開始,規定初中二年級的學生都要參加一期「國防教育營」。這種類似內地學軍的活動,是移步到鄰近的中山市國防教育基地進行,大大增強了澳門學子的愛國和國防意識,也提高了紀律性磨煉了意志。十多年來,這也成為澳門愛國愛澳教育的品牌。澳門還設立「青年教師中華傳統文化及國情教育計劃」,以活潑生動的形式提高他們的民族國家認同感。另外,澳門還設立基金資助澳門幼兒在鄰近內地城市受教育。也許,澳門的教育形式香港未必可以照搬,但是澳門教育界重視回歸後「去殖民意識教育」的精神則是香港所缺乏的。尤其需要譴責的是,香港回歸以來不少老師不但沒有對學生進行正面的國民教育,而且自身對中國歷史對中國共產黨歷史知之甚少,更多接受西方社會對我國及執政黨污名化宣傳,並對學生的教育扭曲事實,破壞尤深。

值得強調的是,強化一國兩制的社會政治基礎,需要有厚實的物質基礎,否則教育成為空頭政治,空泛化。澳門的一國兩制社會政治基礎強,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澳門市民回歸之後獲得感強。澳門回歸20年,是歷史上發展最快最好的時期。漫步澳門街頭,遊人可隨時感受到澳門人愉快的情緒。澳門人回歸後的收入水平增長幅度超越香港。一句話,澳門人的獲得感和幸福感,超越了香港。香港這次發生暴亂激烈程度高持續時間長,原因是複雜的,多方面的,有國際和台灣的背景,但是各種的外因都是透過內因起作用的。內因是什麼?筆者認為,基礎性的因素是香港一般市民尤其是青年回歸後的獲得感不強,反而是受到樓價高得無法接受以及向上流動的機會渺茫的雙重煎熬。加上,香港長期國民教育的薄弱,助長這種不滿情緒的累積及疊加,自然容易受到反華抗中以至分離主義思潮唆擺,而走上街頭成為反對力量以至發展到暴力破壞行為。故此,香港要重回一國兩制正軌,須在深化社會政治基礎上迎頭趕上。此事不易,但是難也要做。問題在於,誰去做?怎麽做?未來治港要深思。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一國兩制」本身就是妥協的產物,是個矛盾綜合體,需要雙方良性互動才能運行。但最終如果「一國兩制」走不下去,香港絕對損失最大。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路易  2020-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