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婉婷:區會過後 推動復和

2019-12-30
伍婉婷
灣仔區議員
 
AAA

NG1.jpg

當了12年灣仔區議員,離開崗位在即,在整理辦事處文件與物資當中,滿腦子一幕幕為社區為社會「打仗」的片段,不斷思索這場選舉以後不一樣的香港,該要如何走下去。

或許,是時候總結經驗感受,展望未來新年。

我說,這是自回歸以來最艱難的時刻。歷史學家前輩回道:何止回歸後,簡直比一九二五年省港大罷工更嚴重。一場又一場這樣的對話,感受大家的痛心與無力。

特首林鄭月娥在修訂逃犯條例事件錯判形勢處理失當,是事實的一部分。半年下來政府無法與不同意見持份者達成共識,止暴制亂愈做愈亂,進退失據下只有依賴警隊作擋箭牌,不斷的暴力衝突、兩陣都各自不停的犯錯、無止的真假消息混淆視聽全城飛……才是各界情緒失控的火頭。

當然,難得政府犯大錯,面對區議會選舉,反政府的當然不容易「收科」。一句「血債票償」,足夠顛覆世界,奪取話語權。你以為區選「贏到開巷」可以洩忿收手天下太平嗎?對不起,聖誕佳節繼續普天同「慶」,打的打、拉的拉、不喜歡的繼續幫你「裝修」、深黃深藍繼續誓不兩立。

至此,仍然相信只是修例風波?事實是我城病入膏肓,病因錯綜複雜:利益分配不公、經濟結構單一、政策制定離地、官民關係不暢順、與內地的管治體制及文化差異等等,病情棘手,併發症一來,徹底大爆發!對政府失去信心、對一國兩制失去信心,對傳媒失去信任,更甚是對身邊人都失去信心。

要對症下藥,政府當然責無旁貸。但,我們每一個人,當也不能獨善其身。

想想,我城一直以來最讓人引以為榮的是什麼?那人人拼搏、努力建設的精神?那多元開放、包容兼聽的社會氛圍?那施政有度的空間?那追求專業的精神?

那幾代人用心經營的,在不同的時空,我們都有一樣的堅持。也惟有緊握那份堅持,才可以在任何時候謹守崗位。公僕如是,專業人士如是,普羅大眾如是,代議士如是。

我一直希望推動跨越對立,推動復和;全社會能夠回歸理性,共同倡議、討論和規劃我城未來。一個議會議席算不得什麼,區議會一屆不過四年,但,做人,是做一世的。落敗的,其實沒有需要政府安慰,都是關心社會的人,想要政府認真面對政治問題解決問題。2020年換一個角色爾後,能夠換來社會復和的、為我城一天一天進步、一天一天重建互信有愛的,還是值得堅守原則,繼續做該做的事,行之正道。

推動復和,我們一起重新出發。期待有一天,重新得見那個多元、文明、開放的香港。

P.S. 參與公職以來,我只相信憑學問、專業、經驗與對政策關注為政府、為社會當大義工,對很多默默付出的公職人員來說,「政治酬庸」論是不公平、是侮辱。真想香港好的,難聽過粗口的話,少說為妙,開口前三思。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回顧過去一年,這場抗爭運動令香港社會發生巨變,尤其是帶來國安立法,再也回不到從前。未來何去何從呢?

    易銳民  2020-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