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駱惠寧老樹抽新枝

2020-01-06
 
AAA

23.jpg

香港中聯辦主任換人了,這並不出人意料。出人意料的是65歲的駱惠寧老樹抽新枝,擔任了中聯辦主任。這位政壇老將將重新披掛,到一個充滿風險的新環境去迎接新的挑戰。

65歲是中國正部級大員退居二線的年齡。一個多月前,年滿65周歲的駱惠寧卸任中共山西省委書記。10天前,駱惠寧就任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這是省級「一把手」到齡卸任後的正常安排。依照慣例,駱惠寧將在2023全國人大換屆後徹底退休。

但駱惠寧的新職務不僅打破了正部級大員65歲退居二線的慣例,也打破了香港回歸中國後從來沒有曾任省級「一把手」的高官主持中聯辦工作的慣例。

在中國正部級大員序列中,省委書記是公認的「挑大樑」職位。能夠擔任省級「一把手」的高官都經過千錘百鍊,具有駕馭全局、處理政治、經濟、社會穩定等各種複雜事務的豐富經驗。駱惠寧擔任過中共青海、山西兩省省委書記,證明他受到高層的充分信任。而駱惠寧在退居二線後被重新點將,接掌備受爭議和質疑的香港中聯辦,則顯示其能力和精力都受到高層的充分肯定。

按照官方定位,香港中聯辦屬於正部級機構,主要職能包括聯繫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和解放軍駐港部隊;聯繫並協助內地有關部門管理在香港的中資機構;促進香港與內地之間的經濟、教育、科學、文化、體育等領域的交流與合作,聯繫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增進內地與香港之間的交往,反映香港居民對內地的意見;處理有關涉台事務;承辦中央人民政府交辦的其他事項。

事實上,香港中聯辦就是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的代表機構。香港人對中央政府和內地印象,與中聯辦的工作直接相關。2019年6月以來,香港暴力抗爭成了家常便飯。儘管香港亂局的產生有種種原因,有些因素並非香港中聯辦甚至中央政府所能掌控,但香港中聯辦的工作也有重大疏漏,尤其在與港人、特別是年輕人的溝通上沒有盡到職責,也是不爭的事實。

長期以來,香港中聯辦負責人主要由前外交官或長期在港澳辦機關工作的官員擔任。這些官員善於與香港商界、政界的精英人士打交道,主要穿梭於各種酒會和高檔場所,對香港普通民眾的生活狀態、所思所想知之不多,感受不深,也無暇或不願去做艱苦紮實的基層工作。這必然逐漸拉大中聯辦與香港市民尤其是青年人的距離。

同時,外交和機關出身的官員沒有主政地方工作經驗,開拓新局和處理複雜事務的能力相對欠缺,習慣安於現狀和打磨漂亮文案的文牘主義。這些缺陷在平日里尚不明顯,一遇到大的風浪則手忙腳亂,暴露無遺。

目前,香港亂局還看不到終結的跡象。但中國高層選擇曾主政兩省的駱惠寧主管香港中聯辦,展示了高層處理香港事務的新思路。簡單地說,就是選派一位政治地位更高、更具務實處理複雜事務能力的大員更有效地協調外交部駐港公署和駐港部隊,協管在港中資機構,更好地與港府和香港民眾溝通,盡量消除港人對中央政府和內地的誤解和對立,力爭在短期內達到止暴治亂的目標。

駱惠寧年輕時當過知青,當過七年鍊鋼廠工人,1978年考入安徽大學經濟系。他曾長期在安徽省工作,並在中共前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前副總理回良玉擔任安徽省長時,擔任省政府秘書長。1999年,駱惠寧出任中共安徽省委常委、宣傳部長。2010年,駱惠寧出任青海省長,2013年出任中共青海省委書記,2016年任中共山西省委書記。從履歷上看,駱惠寧的地方主政經驗十分豐富。

當然,香港局勢的複雜程度絲毫不亞於內地任何一個省份。駱惠寧入主香港中聯辦必將面臨他從政30多年來從未遇到的挑戰。與前任王志民相比,駱惠寧在中國政壇的地位顯然更高,也可能獲得更大的授權。他能否在一片混亂中穩住陣腳,開創香港中聯辦工作的新局面,今後一個時期將見分曉。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駱惠寧主任出任國安顧問的另一意義,就是完成了王志民主任「中環西環行埋一齊」的心願,令中聯辦以國安之名,將權力伸延入中環。

    李伯達  2020-07-07